《科技觀潮》紫光被申破產重整 內地半導體強國夢再受挫

文章日期:2021年7月13日 00:29

7月9日,內地的紫光集團發表公告透露,在當日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通知,其債權人徽商銀行以紫光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兼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具備重整價值和重整可行性為由,已向法院申請對紫光集團進行破產重整。該集團將依法全面配合法院進行司法審查,積極推進債務風險化解工作,支持法院依法維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紫光集團又回應內地媒體表示,被債權人申請破產重整並未對集團屬下公司的日常生產經營造成直接影響,目前集團屬下公司生產經營活動均正常開展。而法院是否受理、集團是否進入重整程序,尚存在不確定性。

早在大半年前,紫光集團已被踢爆出現周轉困難,到去年底已無法償還多批到期的境內外債券,出現多宗債務違約事件,當時該集團已強調,積極推進債務風險化解工作。

但大半年後,仍然發展至被申請破產重整,不能不說是令人失望。事件曝光後,成為兩岸網絡上的大新聞,更被認為是內地半導體強國夢的一大挫折。

 

 

曾豪言「併購聯發科、收購台積電」

由2013年起,紫光集團通過多次併購,成為了內地最大的綜合性半導體企業。2015年,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到訪台灣,更豪言要「併購聯發科、收購台積電」,其財大氣粗的作風令人側目。趙偉國在內地媒體面前也毫不避諱他鍾情資本運作方式,但目前紫光集團正面臨被自己掀起的資本風暴吞噬的危機。

在趙偉國的主導下,由2013年開始,紫光集團就開始了「併購之旅」:先後收購在美國上市的晶片設計公司展訊通信、物聯網晶片公司銳迪科微電子,HP惠普旗下的雲端網路設備公司華三通信。之後,還斥資38億美元取得硬碟生產商Western Digital的15%股權,成為最大股東。還收購法國微連接器公司Linxens接近100%股權。甚至曾經打算收購美國最大的記憶體生產商Micron,只是美方不接受。在大約6年時間,紫光集團以及其屬下企業先後對20多家企業發起了併購要約,投入資金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

 

 

「短貸長投」造成財務危機

有些觀點認為,由於起步較遲,紫光集團主要通過大規模併購,來變成半導體巨頭,屬無可厚非,而該集團亦已經擁有「國際級競爭力」。但亦有人擔憂,半導體行業資金技術非常密集,投資回報周期長,倚靠高槓桿的融資方式來收購,會令集團的負債規模過大,財務結構失衡,暗藏風險。現在看來,顯然是後一種觀點較為準確。

問題爆發的確源於融資結構失衡。因為紫光集團的負債較多為高息的短債,但投資回報卻是相當長的事情。加上當初的估計過份樂觀,旗下有部分公司遲遲未能獲得顯著的市場佔有率,卻需要持續投入資金,例如生產記憶體晶片的「長江存儲」,以及設計手機處理器的紫光展銳等。於是,該集團的流動資金嚴重吃緊,要靠不斷發新債來償還舊債或應付營運所需。

據內媒報導,截至2020年6月,紫光集團的總負債規模達到2029.38億元人民幣,比2012年底的46.47億元人民幣暴升了接近44倍。更值得關注的是,在這2029.38億元的債務當中,流動負債為1192.11億元。此外,融資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在2019年第一季之後,紫光集團就開始難以通過債券市場持續發新債券,因而在去年底連環爆出債務違約事件。

一般認為,在趙偉國2009年以他的健坤集團購入紫光集團的49%股份之前,紫光集團的情況並不算好。他入主紫光集團初期,的確有拯救和壯大該集團的功勞。而他主導紫光集團以160億元人民幣的高價收購展訊和銳迪科兩間晶片設計公司之後,瞬即獲Intel出資90億元人民幣購入紫光集團旗下併購展訊和銳迪科的主體公司紫光展銳的20%股權,以公司價值計,的確是「有賺」。對此,趙偉國曾得意地說:「企業併購是花錢的,但紫光通過併購發展壯大,我們把收購變成了賺錢的方式。」

但問題是,趙偉國有些貪勝不知輸,過份相信自己的併購和高槓桿營運能力,最終引致資金鏈斷裂。有些財資界人士指出,內地的民風過於急功近利,只求在最短時間內快速進入行業,利用高資本槓桿來買到規模及地位,而非發展壯大。而有些內地企業亦覺得,只要跟著政府政策發展,自己就一定不會是輸家,出了事也會有人埋單。

無疑,以紫光集團現時的規模和重要性,顯然是「大到不能倒下」。而它旗下的幾間晶片設計公司以及生產記憶體晶片的長江存儲,也是比較值錢的。此外,紫光集團還持有中芯國際(0981)的股份,是後者的主要股東。但為了解決債務問題,它很可能要賣出這些比較值錢的公司的部分股權。

最重要的是,這次事件對於內地半導體企業日後的融資、收購合併、吸引境外人才(包括台灣人和美籍華人)等等,肯定會帶來不良影響。內地官方和企業都必須吸取其教訓。

薛偉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