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專欄】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文章日期:2021年6月24日 18:15

    庸俗點說,香港人最喜愛講錢。如果說,2019年的社會事件,令香港人學會了甚麼,我會說,時代讓我們明白到,若果想爭取及保留甚麼,不要單單說句「加油」就算,「課金」才是最基本的支持。買爆黃店、黃色經濟圈等,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挑選與自己理念相同的商家光顧,用自己賺取的金錢支持同路人,相同的理念才得以傳承下去。

    因此,當《蘋果日報》推出會員制,未等到安心事件片段流出的推波助瀾,筆者已急不及待成為會員。付費訂閱計劃一推出,未等到面書上眾多KOL空群而出寫Post,筆者已乖乖課金。後來蘋果推出一次過繳交一年月費的優惠折扣,擔心短期資金流出現問題,又想到無論如何也會支持,幾乎不加思索地又再課金。傳媒行業從來不易經營,特別是日漸式微的紙媒,再加上港人習慣資訊是免費接收的,要他們付出真金白銀來獲取感觀上是免費的東西,難。只有極少數廣告商的支持,幾乎全靠訂戶月費,蘋果能夠艱難地走到今天,已經很不容易了。

    金融人看蘋果,職業病發作,也會先看財經版。說實話,即市財經新聞最緊要快,但蘋果怎樣快,似乎也快不過網媒或報價機,因此訂閱多年,會在Trading Hour期間開蘋果App來看財經新聞的次數,寥寥可數。然而,蘋果最精於的,從來都是從新聞中挑選最啜核的部分加以諷刺。我不肯定財經娛樂化是不是由蘋果帶動,但千頌C的《收市閒情》,多年來無數次為平淡的魚缸增添笑料。股榮的財經拆局式的文章,雖然從金融業行內人看,有時或過分將簡單事情複雜化及陰謀化,但對於思考財技背後的深層意義,卻肯定充滿啟發性。

    然而,俱往矣。

    一間仍有營運資金的上市公司,因戶口被凍結而無法出糧、無法營運,這種終結的方法,未免太唏噓。若果,它是因為被讀者離棄,入不敷支、資不抵債而被逼終結,還可能說是咎由自取。若果,它是被執法部門強行取締,還可以說是轟轟烈烈。現在,只能以這種陰乾的方式自然流逝,強權還可反指沒有打壓新聞自由,是媒體因缺乏營運資金而自行選擇結業。這是大家曾經想像過的結局嗎?

    小讀者不會過分美化蘋果。就算沒有讀過傳媒道德等理論,蘋果以煽色腥聞名的揀相及排版,也知道是一件多挑戰、甚至越過底線的事,也因此在初面世時震驚了整個香港報業,陳健康事件更是報業發展史的污點,只是後來看得多,大眾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加上其他報紙爭相仿傚,讀者才逐漸習慣。發起報紙減價戰也是多年來蘋果被詬病的黑歷史之一,利用燒錢策略,間接在當年令多間本身已陷入經營困難的媒體結業;然而在商言商,為了賣紙,金融人倒不覺得有何問題。看看今天內地那堆科網巨擘,美團(3690)在外賣市場又好、阿里(9988)在電商市場又好,誰不是先燒錢趕走對手,再在搶佔市場份額後加價獲利?

    蘋果不完美,多次因報道爭議而被當事人告上法庭,但它的存在,卻是反映香港是個容得下不同聲音的象徵;亦是遇上不平事,會有人尋根究底,力圖揭發真相的代名詞。你能想像,沒有了蘋果,遇上了具爭議的政治事件,掌權者喊一聲歸隊,媒體隨即清一色大合奏的場面嗎?再遇上下一宗紅磡站月台鋼筋剪短醜聞,告密者可以向誰「放料」,才會得到事件必定被深究、必定逼得涉事機構或部門調查問責的保證?

    世道崩壞,是這幾天聽到最多用來形容蘋果倒下的詞語。或許大家都想像過有這樣一天的來臨,看看強如馬雲,建立了一個如此龐大的電商帝國,今天一樣只落得神隱的下場。馬雲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多年來已成為強權眼中釘的毒果?只是大家心中尚存一絲寄望,覺得我們身處的畢竟是香港,是一個向來有制度、有法治的地方,就算要打壓、要取締,在制度的保護下,不是一個人說了算。告別的時間說來就來,崩壞的感覺亦因此而生。雖然說要戰勝荒謬,首先要接受荒謬的必然性,但官員前後矛盾的荒謬、政策朝令夕改的荒謬、執法部門並非以同一準則去處理案件的荒謬、不合心意就趕盡殺絕的荒謬,也實在未免發生得太頻繁。崩壞速度之快,正好與港人移民的步伐成正比。

    朋友圈的崩壞,比社會制度的崩壞,比自由受限、民主倒退的崩壞,影響更直接更痛心。社會的撕裂,不見得在暴力抗爭事件未有再出現而獲得修補,不同政見的人依然難以回復昔日的友誼。疫情前閒話家常的「遲D約食飯」,竟然成為難以實現的憾事,稍一不留神,又發覺好幾個最近一次見面已在疫情前的朋友,已經悄悄離港在他鄉展開新生活。對,離別仍未算多得驚人,但卻不能麻醉太平地說沒有發生,而且正逐步增加著。為何獅子銀行的幾句條款更改,竟會引起社交媒體的一片哄動?只因信任的崩壞,令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觸動到已成驚弓之鳥的香港人的神經,特別是計劃移民中、但尚未實現到的香港人。

    堅持、加油,打氣說話不敢說太多,因為對未來的感覺是絕望多於希望。既然崩壞難以逆轉,只希望在心頭仍能守住明辨是非黑白的能力,成為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心至少一寸未變壞,狂雨降,寒風吹,還有你。共勉之。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