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利生專欄】我是遺憾整理師

文章日期:2021年6月17日 18:30

半年結將至,論資產熱度當然是比特幣與港樓市的較量,通(滯?)脹下考驗窮惡與我們的距離,樓市商戶谷針來得很像袁教授口中的海市蜃樓,新香港平衡時空下,六七月似乎又是另一輪「離港」高峰期,突然又帶點末世滅絕的感覺,現在可以揀的似乎還很多,往後能夠做的著實卻太少。

本欄去周針砭時「幣」,提出以幣谷針卻未曾兌現,反映虛擬貨幣在香港仍未成氣候,暫難成為官民主流。

相反,柏傲莊lll繼續收票吸金,加上全城谷針效應,帶旺新盤以至針盤市場,地產經紀可以由奧運示範單位睇樓睇到南昌深水埗,彷如一刀不剪親證樓價濁水漂流。而最近興講(或興不准講?)「執屋」,無論移民抑或其他原因而人去樓空,重組故人離去前留下來的所思所想,形而上很Netflix 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

長周末前後發生的湖北天然氣爆與台山核電超標,無論人為定天災,計法定所在地當然同屬國家級不可抗力事件,審核自是無力,也理所當然敢於抗衡港交所披露要求,等有關當局先定調才再酌情公布,並煞有介事中途停牌,要向投行基金等機構大戶有所交代,氣管同輸電都沒有網絡安全隱患,no further comment。

由此路進,與公關談起下半年輿情以至下幾年運程,他慨嘆財經相關專業的可用武之地只怕愈來愈少,國際認可的金融專業資格「普世」搵食價值觀,浸淫近廿年北水後變成免試「普投中」(普通話投資中概股)逐一被收回;本地港生上流機會亦似要躺平,個別中資背景企業包括核數審計估值律師等,據講早已對中大理大畢業生暫不錄用,中環「廣投中」自然失勢。

同時間,財經媒體的可發揮空間已愈見收窄,殺傷力減弱不小,連帶其公關行頭可起的角色及作用亦可能有所影響,可能是有見及此,部分agency外籍partner甚或無心戀戰,索性relocate返英國老家算罷。

西裝筆挺常以三件頭示人的顧問J不日便會安心起行,並相約一眾行家farewell,限定共聚。J公布當刻,盛載著十餘年間一幕幕經典財經新聞版面及場面的WhatsApp群組,歡呼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個個講笑要追隨J到倫敦「搲撈」,反應之大差不多要J來示範其crisis management功架。雖是戲言但也多少反映眼下現實,即疫情發展至今本地financial service新常態、再被政治事態發展加速放大的另類後遺。

事實上,金融服務業價值鏈環環相扣,來個順瓜摸藤,當專業資格考試或發牌制度也「被安檢」,對行之有效的金融人才體制將有所衝擊,似乎相關機構亦終於出現權責轉移,萬佛朝中。政府變相收回香港會計師公會的權力,也表明有與華人會計師公會等業界組織會面⋯,此消彼長下,筆者就聽聞,每逢年底一年一度會計師公會理事選舉,不少新生代本地細行代表近月來已埋班組軍,期望要染指今年底的公會選舉,想必與來屆立法會的組成也有莫大關係。但無論如何,專業界別精英份子連番被打壓,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有的遺憾很難整理,當然要還債提一提比特幣,扒行一段後端午節終於衝上40K水平,可悲(喜?)的是,又要靠有幣圈陳百祥之稱的馬斯克發功,稱如果比特幣礦工能證明有合理水平(50% )來自清潔能源,特斯拉便可重新買入比特幣,但沒有提及如何定義及量度 - 其實只是幣圈proof of work同proof of stake的績效討論,但證明幣市此刻仍無法子擺脫馬斯克,只能對其彈出彈入又愛又恨。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