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專欄】「鐵飯碗」怎能「我全都要」?

文章日期:2021年6月10日 20:02

    從來都覺得,公務員是職場中獨特的一群。

    別誤會!所謂的獨特,其實是個中性的形容詞。公務員,既是政府政策的構想者,亦是執行者,概括點說,就是去構建一個機制,再讓事情按機制去逐步實現。「機制」這兩個字,是高官口中的常用詞,亦是回應所有質詢的萬能Key。無論是被問到任何部門被投訴、任何基建工程超支、任何立法程序、任何人事任命等,凡此種種,只要搬出「我們會按現有機制處理」,彷彿所有事情都會迎刃而解似的。

無人會有心思去想這些機制,當初是如何被構建出來,因為挑戰權威,並非公務員的傳統,而且一般不會有好下場,跟從機制辦事才是公務員的慣性。商界以利益為前提,辦事講求靈活性,雖然設有機制,但機制經常都會因時制宜。政府辦事則講求按部就班,就算面對趕急情況,也極少容得下逾越機制的行為,也因此經常被批評太官僚。出色的公務員,通常擁有出色的行政手段 ------ 這並非指辦事能力有多強,而是指對機制的熟悉程度,懂得如何在機制下拿取最多資源,以增加事情推進的速度及成效,林鄭葉劉都是當中的表表者。

    也因此,當行會提出公務員凍薪後,再聽聽某些公務員工會對傳媒的回應時,筆者是吃驚的。我怕自己聽錯,特意翻聽了幾次,以確定自己沒有理解錯誤。某工會會長回應大意是,若果政府繼續堅持進行薪酬趨勢調查,該工會明年未必參加,除非疫情有重大轉變,各行各業及市民生活逐步恢復正常,進行調查才比較客觀,才會考慮恢復參與。弱弱一問,政府開口埋口經常說「機制」,公務員不是應該最尊重「機制」嗎?怎麼聽起來,這工會的回應卻好像在耍賴,有種「公我贏,字你輸」的感覺?

    公務員的薪酬是怎樣調整的?公務員事務局的網頁,說明它有一個既定的「機制」,主要是根據每年的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再按其他因素,如經濟狀況、政府財政及公務員士氣等考慮。士氣,從來都是一個最廢的指標,「個個都想加人工,唔通個個都有得加人工咩?」,私企減薪裁員,會否考慮員工士氣?士氣是虛的,只有財務報表的收入和支出,才是實的,而且公務員一向秉承「做又36、唔做又36」的精神,士氣提振,倒不見得服務質素會提升。過去一年的情況是,失業率高企、經濟負增長、政府錄得龐大赤字,而薪酬趨勢調查,理應是理性反映就業情況的客觀數字,亦應該是「機制」下,調整公務員薪酬最值得考慮的資訊。

    然而,當最新一份的薪酬趨勢調查出現負數後,擔心自己有機會被減薪後,這些工會就開始歪理頻生。甚麼是「各行各業逐步恢復正常,進行調查才比較客觀」?背後的意思就是當經濟順遂,薪酬趨勢總指標出現正數,意味自己有人工加,就認同調查結果;當疫情出現,經濟變差,總指標出現負數,就指責數字不客觀。荒謬的事,果然天天也在發生。環顧四周,疫情不是仍是「現在式」嗎?就業市場不是仍然嚴峻嗎?正因為經濟差、高失業率,各行各業輪流減薪裁員,總指標才會出現負數吧!一個明顯反映職場狀況的數字,卻因為不合意就被指責不客觀,不是輸打贏要嗎?

    誠然,沒有人想減人工,因此竭力維護自己的利益並沒有錯,但維護也要講求邏輯,例如要求凍薪,算是合理要求,但此情此景仍要求加薪,卻顯然是貪得無厭。就在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出爐後的幾天,另一個公務員工會也說出了一些Goodest Logic,大意就是,不少私人企業也會參考公務員薪酬調整幅度,擔心若政府凍薪減薪,其他私企也會跟從,更建議政府應該按通脹加薪,為私企作示範作用。公務員經常被批評離地,這工會的相關言論,正正引證了離地的觀感是因何而起。

    早在去年疫情剛開始,經濟活動幾乎陷入停頓時,大量私企早已減薪裁員,拿著「鐵飯碗」的公務員,不用擔心在疫情下失業,已不知比多少市民幸福得多,私企還會等政府減薪凍薪才來跟風?不但人工早就減了,連員也裁了不少,鐵飯碗中的飯,依然未減分毫。私人機構會跟隨政府掀起減薪潮?我是否活在平行時空?減薪潮不是早在去年年中已出現?又反過來思考,難道政府真的加薪,公務員真的天真到認為其他私企也會跟加,惠及大眾?別將防疫開支增加、生活成本及交通開支上升,也剖析成公務員理應加薪的原因,好像說到只有公務員才需要防疫、食飯、搭車。普羅大眾就算要減薪,也一樣咬緊牙關應付一切增加中的開支。

正所謂「開天殺價、落地還錢」,明白工會當然要先開出「加薪」這個政府就算肯、市民也會唾罵的天價,才有機會還到「凍薪」這合理報價,這是談判的基本技倆,但也要顧及市民的觀感。別忘記薪酬淨指標,最差也不過是負2%。去年本港就業市場的人工平均數,減幅肯定不止2%,計及無薪假,數字更差。去年凍薪已經與市民共度時艱?別說凍薪,我相信香港肯定有大量打工仔,願意保住飯碗,與僱主共渡人工只減2%的「艱」。

    薪酬淨指標滯後,是公務員工會經常用來批評人工加幅不足的原因,特別是今年經濟肯定較去年疫情最嚴峻時有好轉,工會覺得人工應該反映經濟復常的勢頭;但去年的數字,不是一樣滯後地反映疫情前的狀況嗎?對,去年薪酬淨指標是輕微正數,政府仍決定公務員凍薪,但別忘記去年疫情初現時,是一種「死人塌樓」式的經濟崩盤,凍薪已遠比職場真實情況好。若果真的想改善指標滯後的問題,請先追溯回去年理應減薪的大幅惡化預期,才用去年的基數,反映今年的輕微好轉預期吧。說穿了,經濟好轉就說指標滯後,經濟惡化就直接漠視,所展示的,正是輸打贏要式的貪婪。

    不時也有公務員朋友,說起投行的大額花紅,又或私人企業的高層人工時,總會說自己薪酬水平遠遠不及;但鐵飯碗之所以是鐵飯碗,優點全在它的穩定,對比投行或企業高層,每隔幾年就要面臨一輪被裁風險,薪酬較高只是反映其風險溢價;而且公務員的人工一點也不低,起碼對比職場上同年資的打工仔,公務員人工肯定比七八成人都高。若真的不爽私企人工較鐵飯碗高,何不跳出框框,也去私企闖蕩一番?

又要鐵飯碗,又要做打工皇帝,除非你是《九品芝麻官》內的豹子頭,才能意氣風發地說句:「我全都要!」。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