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利生專欄】國家金融安全的尋人記

文章日期:2021年4月20日 18:30

4.15國家安全教育日聲勢浩大,反響更大,特府最高層與相關司局長出場當然不會教人意外,但香港金融三頭馬車-金管局、證監會都高規格拍片以示支持,分分鐘比銀行客KYC或股市散戶的投資者教育更加緊張,反映國安已經變種特攻向其他重要領域。

「XX安全」不要問只要信全部由國家賦予,甚至可能上演圍繞金融安全的《尋人記》。經常懷疑財政司司長是否要下設國安職系,事關其竟然繼財庫局許正宇後再次祭出「武器」、以至是「戰爭」等字眼。財金高官自己開口埋口、有意無意間將公開論述提升至敵對意識兼口號,又如何大談穩定,但反正應該不會說被人圖片說故事地抹黑,尋人之事變成尋釁滋事。

陳茂波在其網誌直言,「一些所謂制裁、經濟封鎖,甚至以貨幣結算作為武器,無非是想通過經濟和金融手段,迫使別國就範甚至摧毁其政權,確保經濟領域安全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 。又說,「在助力國家金融開放的過程中,香港須緩減以至阻止境外市場風險傳導到內地市場,同時確保金融體系不會被利用來進行違反國家安全活動。除了全力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融資,還需打擊違反《國安法》的資金活動。」好像首次有財金高官說得如此坦白、毫無忌諱。

而今問題是,既然香港多年來號稱國際金融中心,反洗錢的工作理應已經是世界級,但如今在這個高度的標柱之上,竟然還僭建另有一個dimension是香港金融要緊跟的,間接地直接向外資表明,不用假以時日,香港也已經行負面清單的一套。

就以周末曾急跌的bitcoin為例,這種去中心、棄大台的資產,價格愈來愈高但監管並未成形,一邊傳出市場先行的美國會指控有關洗黑錢、一邊又話政治集權的土耳其禁止使用,在在令人懷疑強國會如何定義這個「走資」選擇,而香港據報因監管寬鬆而成為不少「幣莊」集中地,如此一來,又會否成為司長口中傳遞風險、不利國家金融安全的一道以虛入實的缺口。

言猶在耳,人行行長周小川便在博鰲說,跨境使用數字貨幣存在許多問題,在國際上使用可能會影響貨幣政策的獨立性。中國做數字人民幣初衷不是跨境,而是服務國內 - 變相隔絕、截斷了「外來」風險傳入。

再極端點說,在華融可以提但不可以爆的大原則下,如果本港上市公司當中,有令華融出現爆煲風險的官司出現,若牽連人物涉及內地官場,屬國家安全隱患,這裡的法庭又會如何處理,由普通法法庭 「移交」國安法法庭?

強制安全的相對面是自發的秩序,就好像金鐘阿布泰不問價直take攞貨過數畀錢。人流、物流確實可以促進,但禁查冊、以假新聞為名限資訊流通自由、不用今天便說禁網,只要成立個網訊辦,限制瀏覽個別金融服務或市場資訊網站,便足以收到效果,不論是Bloomberg、Reuters或什麼的terminal,看你們有什麼辦法,還是先過來西環正行酒店辦公室領張暫準證吧,那裡的人在找你。

久利生

更多久利生文章:https://www.facebook.com/%E8%B2%A1%E7%B6%93%E6%8B%93%E6%92%B2-639932416206133/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