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你的錢不是你的錢

文章日期:2021年3月16日 21:00

積金局數日內轉軚,不許市民以BNO作永久離港之證明,若非局方內部未及時摸清不承認BNO後的口徑便回應傳媒提問,便是上頭施壓,無論是哪一種,都象徵香港過往的辧事手法與今日截然不同,與新風氣有基因牴觸。就中國與香港政府不承認BNO計,積金局舉措是符合「原則」,但對於政府而言,政策仍反映智慧不足,邏輯混亂。

據積金局向來指引,市民若循永久離開香港一途申請提早取回強積金,便須「令受託人信納計劃成員已獲准在香港以外地方居住的證明。」判斷是交由受託人。宏利日前曾向傳媒表明,BNO是有效證明,即受託人「信納」成員離開香港,如此說法本來便成立。

到今日受託人被逼跟從積金局指引,相信企業內部亦是無所適從。積金局要更新指引,無非要跟足隊形,但現時新指引卻使市民感到不便之餘,對朝令夕改更顯反感。

當初中國揚言不承認BNO,以向英國反制。假設中方是希望舊香港人從速外逃,盡早換血,然則中方應該樂見香港人移民,會配合市民提取強積金,兼方便後來者仿傚,現時卻妨礙市民移民。

假設中方是希望鎖住舊香港人,不願他們離開,然則政府現時不准移居英國者提取強積金,只會加深恐慌。香港人的價值觀是努力工作、保住資產,現在隨時見財化水,本想在香港多工作幾年的人便會更早移民他去,與中方初衷背道而馳。另一方面,政府不斷宣傳國安法會保持香港金融中心地位,財爺與金管局皆作是說,即中方應該是希望香港金融形象是穩定的,但強積金一事又令市民到機構不敢相信制度。除非政府是刻意令大家不信官方拍心口所講的繁榮穩定,但如此又無道理可言。

較合理的解釋,應是中方拒絕承認BNO是出於面子居多,但未考慮香港在地的複雜情況,BNO與強積金的關係便是一例。香港是按原則建立一層層程序,現時在位者玩的是中式政治,投鼠本應忌器,但未有顧慮到香港許多細節,便將國情硬壓下來,造成不相容,以至有積金局反口覆舌的鬧劇。而積金局按舊香港原則辦事,向傳媒答覆後被人提醒,應按不承認BNO的新原則辦事,便突然要重新適應規則。然而從上而下急住澄清之際,又未顧及市民對強積金的觀感與移民的感受,結果愈說愈亂,又與「想/不想市民移民」的政治方向相悖(舊香港只按程序辦事,但現在確實政治掛帥)。

在大眾仍在揣摩紅線之際,或者,其實連政府亦未知道國安法對香港影響有多闊,包括如何與舊制度相容。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