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赤字財爺的愛國金融中心

文章日期:2021年2月23日 21:09

踏入牛年,一班特區司局級官員至今做得最正當的事,莫過於為表愛國一齊去打科興疫苗,看著叫人過年總算能夠痛快一下。疫苗的英文vaccine,便取自拉丁文的「牛」vacca,印證古有種牛痘抗天花,今有打科興示效忠的政治疫苗史觀。

暫時獨善其身的要數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明顯是因為要為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做最後準備,他聲言要「睇餸食飯」,預示「筆直」菜式有限。但就算是同枱食飯,恐怕亦難免各自修行,不少開完年甚至已經或準備離枱。

經過近一兩年施政失當、反智抗疫,政府已成功製造出非靠經濟反彈不可的困境,「赤字財爺」理應有更大發揮空間,可大談如何變革預算案。但此一時彼一時,觀乎政治上施政空間已大為收窄,財政政策對內的社會資源分配(紀律部隊、大學、醫療、社工、港台⋯)相信已「冇數講」;對外則大有可為,一方面配合直送大灣區,另一方面則在西方主流社會智庫組織的營商downgrade潮中,力保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施政報告最失敗是不急市民所急,財政預算講錢傷感情,就更加容易直接失分,不派糖便港人身份認同及荷包歸屬感發球雙錯誤。有建議指可派發1萬元電子消費券,救一時燃眉之急筆者並不反對,只要不變質成為下載「安心出糧」APP便可。

但更重要的是,疫情重創環球經濟,香港封關失敗抗疫更失敗,一年間就疫施政,最終重創本地生意。財爺已難撥亂反正,卻仍應多以企業為定位,對症下藥,反正本地經濟已惡化至SARS年代,nothing to lose,就如亞洲金融海嘯迫使韓國結構轉型,先死而後生,沒有未來的話即便有未來基金又有啥用?最重要是有工便有人。

失業率創17年新高,SARS時才剛得幾歲的年輕人成為重災區不再話下,大灣區似被打造成金融專才唯一生路。去周六王維基為香港大學為工商管理碩士課程講課,分享其四十年來的創業經驗及營商哲學等,並成功爭取對外免費開放(下堂在本周六),網上反應熱烈,便再次證明私人市場的效率及企業家的觸覺遠勝政府,靠保就業還不如自己創業。

現下特府管理班子將來無法子不順利過渡,一旦帶領香港進入結構性財赤的日子,無責可問為官者下場亦不至於太慘烈,特別是改善民生如今已受政治所限,得讓路予配合大國策,明日大嶼籌資是收order「做嘢」,粵港澳信用大灣區評級新債冚舊債,免回到舊日大嶼落得掏空庫房、車毁人亡之污名。

眾所周知陳茂波並非紅褲子出身,故此出自其及其團隊手筆的預算案也不會有甚麼亮點,強求家藏萬億盈餘的「富太持家」(林行止語),改變為睇餸食飯無米可炊的巧婦,實是阿茂整餅,多此一舉,要談公共理財哲學是自欺欺人,何況印象中其不算很處心積慮想博取掌聲的人,也似欠缺選特首的個人野心及政治智慧。

就像iBond,無論預期通脹通縮都好,已經成為「筆直」的招牌菜,面對通縮照推可也,硬說成通脹的中長期風險是不能忽視,幸好,外面已有不少交易員暗中觀察reflation trade,似乎仍有機會是蝕頭賺尾的選擇。

說來說去,經濟尚未恢復,政府指須維持逆周期措施,聽起來似乎變成鐵板一塊的官式擋箭牌,甚至乎毋用再考究的line to take,久而久之還忽視市場的自我實現功能,令逆周期政策往往事與願違。

然而,不少財經有識之士都知,面對結構性財赤,將引發不少經濟後遺症,一旦出現downward spiral式的發展形態,只會加速惡化並拖累中長遠的經濟發展,最終民不聊生。而財赤持續多久,取決於當局決心,需大力投入推動經濟,不能絕對量入為出。

事實上,財政儲備降至近8000億港元,相當於「夠使不足一年」的政府開支,與SARS爆發時相若。而官員「唱高開低」已經是慣常技倆,近日傳出的赤字「只有」3000億元,算是市場預期的接近下限。(尾季賣地收入便可像地產商作最後衝刺book靚條業績數)。

但正如筆者一向甚為敬重的關焯照教授此前所言,以現時的經濟仍處於衰退和財政儲備的消耗速度來看,今個財政年度的赤字預計高達4000億元,即是儲備會跌至7500億元,或更能反映實際數字。

關教授所言非虛,香港經濟疫後反彈,但並不代表經濟復蘇後,便會持續有高增長,因為香港仍有很多的結構性問題未解決,否則香港經濟只會停滯不前,更遑論維持其金融中心地位!

無論如何,疫苗上市新經濟股已牛三,舊常態估值修復,商界活動價值回歸。長實同新世界各自努力,前者啟德忽然高價奪最後一幅地王,後者高調表明將大手淡市高薪請人,合力營造出疫後本地商界恢復正常的基本盤。復加上市公司業績期正式展開,不難想像中外「港商」繼續大合奏,將業務策略發展方向企管重心融入大環境擁抱大政策,不用歇斯底里也可積極響應。

久利生

更多文章:

財經拓樸https://www.facebook.com/%E8%B2%A1%E7%B6%93%E6%8B%93%E6%92%B2-639932416206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