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移民快手的非計量研究

文章日期:2021年2月10日 19:01

年廿八,洗邋遢。本欄一般不會作如此老套的開場白,但OK今年就照用住先,事關傳統智慧的美好,現在才發現愈來愈要珍惜。還記得上一個鼠年,次按風暴引發金融海嘯席捲華爾街,金融世界秩序投行花紅定律全遭打破。十二年後,GameStop一役,挾淡逼空觸發「紅登仔」Redditor上演佔領華爾街2.0,機構投資者熄燈落閘輸打贏要,一夜之間聲名狼藉,再次證明QE熱錢沉淪下too big to fail的人性回歸。美股虛幣新高下目空一切的舊金融思維復辟,「乜嚟㗎?我都冇聽過」繼續反映對新生代的輕視。

電影<沽注一擲>中有一幕筆者最為深刻,不諳英語的中國數學比賽冠軍被德銀經紀 Ryan Gosling帶去見客,sell信貸違約掉期產品,做的就只要坐著不發一言,”Look at him, that's my quant”,這種華爾街甚至美國大學界的stereotypes角色,在GameStop電影(if any)理應得到延續並有更大發揮,金融路人甲變主角。事關GameStop最大空頭基金Melvin Capital的最高話事人,同時因為是Robinhood最大金主而叫停所有買單的趙鵬,便是出身計量研究員(Quantitative Researcher)。而另一大配角肯定是馬斯克,好似要向曾經「空過」他的淡友宣戰,申報買入15億美元的比特幣,用現在流行的用語,便是要反制曾經以世紀泡沫來妖魔化、甚至借貨沽空做Tesla及bitcoin世界的投資者。

美股新高,愈來愈多人在網上貼真倉,又或大包圍介紹新上市公司後只講升的當作有推介過,確實也是造就了「走資」的抉擇。今年由於疫情關係,沒有了春運這個人類史上最大型的遷徙,但在香港無論股樓都可能面對近年最大一次資產換手,究竟要清什麼、清幾多。港股抽升做成變量財富效應,叫人仍可能要糾纏港股港樓。與此同時,英國加拿大先後協助香港人移居安排,不少人主觀願望可以一家大小過年後出發,不求大富大貴,只望入籍commonwealth - 當然literally是共富,實際上當然是解作流氓醫生行醫的英聯邦,再退一萬步說,可說是法治可以有效行使的地方,即是你聽李澤鉅講投資公用事業ROI保證有低雙位數的地方,而不是開口埋口所謂行之有效。

講開睇淡,金管局總裁余偉文此刻充當大好友,又「擺事實」在匯思行文試圖用數字破解迷思,相信是見到近日有關港資撤走、基金離港的報道。他在去年6月初已指要以事實為本看金融穩定,這點本欄沒反對。不過新聞頭條就是具真實但又有放大的效果。香港國際金融中心 - 金融中心是國際級的,而不是香港地的,余總當然有最新最齊的數據支持,對外振振有詞,但對內聽起來卻帶點detached。

筆者向來反對圍爐,但得知不少人都開始討論「香港圈」的概念,反正二等公民在彼邦做什麼都港式,他們的生態圈變成真正的港漂圈,留圈得留人。近日又與財經媒體中環人及無國界斜杆精英討論,前者認為加拿大之後公布的更多細節,其門檻高低將取決於英國BNO的事態發展及美國拜登的對華政策鬆緊;後者卻指加拿大若從搶奪人才的角度出發,則無論如何都要在首批工作簽證申請數人頭後,盡快公布其他的救生艇計劃。結論是在此之前,如果情況還許可,當然是賺多個錢也。

新股旺場,亦已成為被濫用證明香港仍是can do的卡片。快手可以講是成功填平了抖音與螞蟻之間遺留在資本市場的IPO缺口,如今在新股市場眾志成城「補裂口」之後,亦為今後新經濟概念股的走向定調,科技「低金融、高普惠」已經成為主流!好像美團最主力是惠民,特別是在疫情下可謂企業盈利社會責任(當然速遞員過勞另計)雙修,也是滿足基本日常食色要求多於街頭巷尾錢搵錢搵錢,但再怎麼說都好,也可以隨時藉反平台、反壟斷來控制企業、壓倒市場。監管自然是不容挑戰,也順勢在數字人民幣前,將線上金融資金池列入「受限區域」,嚴防因此構成內在系統性風險,自亂陣腳,再壞國家爭取虛擬資產話語權的大事。

快手避過了金融創新,選擇上市編號1024是2的10次方,換手率也是會幾何級上升,但這類的直播app面對的監管雖然相對或會輕手些,但也可以是無限大,只要意識形態監管風向一轉,顛覆社會價值觀可以更罪大惡極,例如直播主帶動的被認定是不良風氣,就像by invite開戶的Clubhouse,雖然定位有如潮人小眾炒名牌自家波鞋式,但變相成為有兩岸三地會員討論新疆台港等敏感政治議題,當權者一聲令下,打壓肅清整改兼而有之,絕對有被查封之虞。

莫說邏輯規矩,只講道德倫理 ,兩地貫穿,在欠缺完整科學數據下,為做政治show而強行封區鎖街,為限而限,脫離疫情及公共衛生知識,是單向式的社會內耗,圍封了制度公義,同一時間卻不知放生了幾多商務豁免來港。最後,讚下跨境理財通的鋪排尚算專業,至少諒解備忘錄是中英文對照 ,但「各方可根據需要對諒解備忘錄進行適當的修改或補充」,到底又會有多少人諒解?金融或許仍可跟香港的國際水平那一套,因為仍當機構投資者做stakeholder,用expat接任港交所行政總裁,但香港人便沒那麼好彩,要自己先行一步了。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