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封區鎖街的空間經濟學

文章日期:2021年1月27日 18:00

手機不時會彈出之前拍下的照片,一年前的今天是在過農曆新年,亦是瘋搶口罩的日子開始。一年前的不果斷封關,結果落得一年後的怱悠封區。如今看油麻地東西南北被劃成「疫區」,彷如Netflix日劇今際之國的奇情異境,而封區的處理手法與一年前的武漢封城又如出一轍。

美國特、登兩任總統不順利交接之際,《經濟學人》指出,不少美國總統都在國家正值危機時上任,拜登更加至少面對四個難題之多:疫情未受控已演變成公共衛生災難、病毒已重創美國本土經濟民生、種族公正平等的凝聚開始快速分化腐敗、黨派間積怨已蝕入美國人對民主的信念。

筆者認為,香港的情況相對「好」一些,至少就只有前兩個半問題,此刻立法會已沒有了黨派互相制衡更遑論積怨,但在今次煞有介事地封區48小時之後,少數族裔、基層民生問題肯定更形突出,疫情確實是壓倒了一切,但千萬想不到幾餐簡單「外賣」,便足以考驗大家的道德價值觀態度應要如何「自取」。

不難想像,隨之出現的變化,便是方便了之前失落地方議席的政黨,憑其人力物力及地方關係趁疫情盡量收復失地。疫情加劇不平等,對窮人的傷害遠大於富人, 並發生例如油尖旺素人區議員將地區事務「轉介」對家而反遭嘲笑,突顯疫情如何扭轉社區民情及影響「地級」政治。

計十八區的人口平均收入,油尖旺是不及榜首傳統富人區的灣仔及中西區,但油麻地因為有尖旺撐住,拉勻剛好能夠排在中游,也就高於榜尾的深水埗及觀塘兩區。但如果有油麻地的分項數字可看,便很可能與深水埗、觀塘差不多?

從空間經濟學的角度出發,可以探討地理位置及經濟發展之間的關係,例如黃竹坑學警去佐敦封區及油麻地清潔工返夜負責海洋公園清潔,當中涉及的生產者及消費者的相對成本問題。油麻地一向是舊區產出廉價勞動力的供應地,同時是多元流動文化的理想試驗平台, 錯綜複雜的彌敦道內街伸延次文化,也是卧虎藏龍之地,五金夜冷、跌打按摩、神壇庵堂、麻雀歌廳、洋服裙褂、炭爐煲仔飯,也有貨櫃唧車的汗水和霓虹光管的美色粉飾繁華,五味紛陳。沒有獨立顧問數據支持的振興氣泡不要緊,重要的是日常衍生出來的無窮活力。

封區不當可以形同殺區,疫後餘生究竟會變成怎樣不得而知,但修例強檢強拍強拆之日終會到來,不論是活化新填地街抑或現代化砵蘭街,都是市建局地產商合作舊區重建的套路,佐敦四街又會否變成為旺角六街朗豪坊2.0的契機?但一場疫情帶來了「中環中心 vs Zoom」的365日反思,實體辦公室的商務(及牙簽式酒店的旅遊)需求還會有多大?真實社區低端人口的流動變化會如何?又或者,也不應再糾結於相類似所謂翻新硬件後重推的主題樂園式收費方案,反正已從舊時的美好事物,變味成為個人色彩甚濃的一個壞咗的project。

而不出本欄所料,專家已經估計下個有封區之虞的將會是果欄。它絕對是過年本土經濟三頭馬車之一,能夠屹立多年,一旦封欄影響可想而知。但在高鐵開通後,其地理位置戰略價值已不能同日而語。「遲唔爆早唔爆」,網上陰謀論者又可skeptical一番。但阿志偉同祖藍大可提議大台在深圳搭個果欄廟街景,反正遲早會有套所謂抗疫電影之類什麼的出現,但極其量只是為石家莊而非本地打氣。

河北GDP本欄未有興致研究,反映深水埗經濟景氣度的北河街「排檔PMI」下跌多時料仍未觸底,卻更值得人關注。同區堪比恒生科指的高登黃金underlying佔全港ICT產業的GDP肯定高企。至於另一疫情高水地區即那裡只塞駿業里的觀塘,近年工廈改造成新媒體studio再轉炒coin屎亦帶動新經濟。相比之下,廟街的地攤經濟難道只能靠小紅書帶來的遊客紅利才能有些許生機?

疫區外繼續平衡時空,QE的疫苗效力事隔多年仍高達120%,北水亦沒有標明出廠牌子的質地,香港舊區經濟與內地新經濟股估值脫鈎。耶倫央媽變財長,但親娘不及養娘大,認錢不認人,有ARK契媽、麵咪媽壯膽,連登仔、Redditor網上起義,虛擬上演大衛與歌利亞,挾淡收死機構大長空,正所謂有今生冇來世,You only live once,只希望再有機會到加士居道天橋停車場快手影兩張廟街夜景,大概用那「半支煙」的時間。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