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李曉佳:美蘭空港成代罪羊 厚樸GIC討公道應找中證監

文章日期:2021年1月8日 12:24

去年狂升逾6倍的「低調股王」美蘭空港(0357)近日惹上官非,公司前晚發公告,基金Aero Infrastructure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交申請,指美蘭空港違反股份認購協議,要求索償最多近70億元(你無睇錯我無寫錯,美蘭空港昨日市值是93億元)(編按:市值是指截至1月6日計算);不過,筆者翻看事件經過,美蘭空港可能只是無辜的代罪羔羊,基金要索償或者應該要找中國證監會。

事緣美蘭空港在2019年9月底宣布,計劃以每股4.69元配售2億股H股新股,引入Aero Infrastructure為公司策略股東;而公司股價去年開始猶如「坐火箭」:由2019年9月宣布交易時股價約5元,至2020年6月30日升至約10元,兩個月後再升至高位60元,一年間升幅超過10倍,其後雖然回落,昨日更因為索償消息跌8%,股價仍高達41元,倘若當時交易成功,Aero 帳面賺近73億元。之不過,問題在於原來交易一直未完成。睇番2019年年報,當時美蘭空港都仲有將Aero列為股東,但事隔半年後,已經消失於中期報告的股東名單上,意味上述數十億元的利潤全部煙消雲散;Aero背後股東是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和傳奇投行家方風雷旗下的厚樸投資,自然不肯善罷甘休。

美蘭發行新股 一直未獲中證監「放行」

翻查資料,今次事件的關鍵似乎是中證監一直不願「放行」美蘭空港發行新股,這個不難理解,金融市場一向知道要求中證監批准發行H股不是易事,但美蘭空港的個案卻不是一個「難」字可以概括,事關公司早在2017年7月已經開始申請發行新股,最初是計劃向母公司海航旗下海口美蘭機場發新股注資,直至2019年宣布引入Aero時,申請已過兩年,當時公司估計仍需時半年,但至今已隔年多,卻依然音信全無。事實上,以H股形式上市的民企,集資一向非常頭痛,事關發行新H股必須獲得中證監批准,重點的內銀國企等當然優先放行,但民企則只能望天打卦,其中內房行業應該感受尤深,事關在2018年之前,內房發行新H股集資被封關長達12年,只能集中透過借貸賣樓周轉,直至近年內房行業資金鏈愈來愈緊張,在生死關頭之際才予以放寬;比較之下,美蘭空港的3年時間則顯得不值一提了。

計劃經濟下 一切都是中央旨意

筆者自然不知道,中證監為何不批准美蘭空港發行新股(是與最終大股東海航有關?),但在中國實際上是採取計劃經濟下,一切其實都只是中央旨意,正所謂「朕不給,你不能搶」;馬雲都可以數月間天堂掉下地獄(近期更人間蒸發),因此像厚樸和GIC 這種明明買了、原來不准買的怪事根本不足為奇。話說回來,既然中證監都不給了,筆者猜厚樸和GIC 最後恐怕追討也是徒然了。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