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今年沒聖誕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24日 21:35

    臨近年尾,Trading Floor人流疏落。往年這個時候,同事們忙於清假,或到日韓滑雪,或與伴侶浪漫旅行過聖誕,或到外國探望留學子女,仍然留守公司的人甚少。今年外遊俱往矣,但Trading Floor依然人跡罕至,倒不因為清假,而是Work From Home的抗疫措施,令大部分非前綫非必要的同事,都盡量留在家中免回公司,節日氣氛淡薄得要獨唱一首《今年沒聖誕》。

    抗疫,是整個2020年的主調。由農曆新年開始,疫情在生活各方面大幅度地改變了原來的模式。單是談工作談上班,就算原先多抗拒,經過反覆的第n波疫情後,稍有規模的公司,相信已制定好WFH措施及相關軟硬件安排。Business Trip變成奢侈品,取而代之是連串的視像會議,倒發現原來這模式也確切可行。IT部門原先擔心WTF或視像會議會增加洩露機密訊息的風險,但經過近一年的Version Update,保安漏洞逐步封堵。斟茶灌水成絕響,但只要如常提供服務,客戶關係原來不一定要靠飲飲食食來維繫。

    當然以上所說的只局限於金融業證券業,說實在,今年對大部分投行、證券行來說,生意說不上是特別差的一年,甚至業務比去年更頻繁、更Profitable。不是風涼話,疫情確實重創了要靠人類互相接觸才能做得成生意的行業,例如飲食、零售、旅遊,只能在「寒流下勉強支撐」;但金融業早已深度電子化,疫情下交投如常、生意如常。即使需要做Due Diligence的投行業務,也可分Team處理,由身處內地的同事代勞,在由留在本港的同事跟進。新股市場今年繼續暢旺,絲毫未覺受疫情影響。

    對投行最為關鍵的「炒房」業務,從行家聽說回來,業務普遍比去年更好。或許不熟行情的人會很驚訝,疫情不是曾經在今年重創股市嗎?是的,但股市的表現從來不反映盈利,環球股市在疫情恐慌下,今年3月曾經短時間內急跌,但卻是單邊向下,之後低位反彈後,縱有反覆,也未有出現幾日內大升大跌的反覆走勢。對比去年經常因侵侵的幾句說話,而在短時間內裂口急升急跌,交易員今年的對沖壓力頓減,炒賣套路亦有法可依。

    各財經媒體的總結今年、展望明年的回顧節目,正播放得如火如茶。金融同業著眼明年如何搵錢,然而疫情發展及疫苗成效,未必再是影響後市的主要因素。看看過去幾個月,兩隻測試有效率達90%以上的疫苗面世,對外圍股市的利好刺激只是短暫而輕微。近一星期英國出現變種病毒,投資者似乎對疫情反覆已習以為常,亦未見如3月般的恐慌性拋售出現。可以說,股市已經習慣與病毒共存,再來多一年的反覆疫情,股市或許只會徘徊在Affordable Range內升升跌跌。

    那麼,究竟明年股市是升抑或跌的機會較大?老土點說,誰人又有水晶球可以準確預測?不過行業對前景普遍是審慎樂觀的,最主要原因,是覺得明年出現突發消息的機會較低,亦即是「坐盤」出現意料之外變數的機會減少。得出這個結論的原因,一來是覺得各國忙於抗疫,未必有心思處理其他事或挑起紛爭,二來是拜登上台在即,投行普遍視之為有利行業的因素。

    雖然,一日到正式就任,說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已塵埃落定,在本屆較特殊的選戰格局下,依然言之尚早,但若果依照現時的劇本發展,侵侵能夠翻盤的機會,或許只存在於幻想中。特朗普是過去幾年令環球股市出現最多突發因素,以及產生裂口的主因,特別是去年打貿易戰的期間,有Deal、無Deal纏繞近一年,往往見中美談判有轉機,侵侵突然發一條Twitter,又將所有東西推倒重來,股市又再度出現裂口。來來回回不知多少轉,交易員「坐盤」如坐針氈,「炒房」好不容易累積了些少利潤,又因侵侵的一條推文而倒賠。

    拜登若順利上場,可以想像,他當然不會一下子推倒特朗普政府所做的一切,貿易協議、關稅安排、商務部國防部黑名單等,更很大機會繼續維持,畢竟他也需要向國民交代,但未來再出現「一條Twitter拖低1,000點」的機會將會大大降低。交易員Take view賭Delta,亦因拜登比侵侵更有路可捉,而更願意放手一搏。從Business層面來看,華爾街肯定更願意支持拜登。

    風水輪流轉,記得奧巴馬時代,華爾街對民主黨當權有多厭惡嗎?那幾年,是金融海嘯後的那幾年,國民將次按失誤而要政府「埋單」的憤怒歸咎於華爾街,針對投行的調查罰款從無間斷。奧巴馬政府也樂於向投行發出大額罰單,一來國民樂於見投行受罰,二來可幫補海嘯後重創的庫房。操縱利率、洗黑錢、助客戶逃稅等,投行業務千絲萬縷,有心人算無心人,要從中找到疏忽漏洞肯定會找到,大小失誤一一向罰款中數,也因此罰款金額屢創紀錄。

    特朗普上場後,針對投行的大額罰款瞬間消失,侵侵與華爾街也曾經有過蜜月期,但朝令夕改的政府,令股市參與者無所適從。說到底,投行著眼的始終是錢,兩邊計數,若果能好好搵錢,雖然上百億美元的罰款絕非碎銀,但若政策風險不再成為風險,罰款重現也可視為獲利回吐。可以說,侵侵上場,罰款消失,但波動依舊;拜登上場,罰款或重現,企業亦要加稅,但波動性勢必降低。放在天秤的兩邊,投行將希望押注在轉變上。

    新一年新開始,P&L的數字再度變成零,既是動力,亦是壓力。疫情消失的願望或許太貪心,能夠平淡過活,年年跑數達標,已經很不錯了。今年沒聖誕,明年有嗎?

羅仕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