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香港金融發展的后翼棄兵?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2日 17:05

這兩星期起香港全城舞動,但見群組名單疫情彷彿上流寄生族,中環返工半山飯堂米芝蓮三星的核心價值似有被攬炒之虞,所謂富豪群組「中小孖沙」之間的雀局飯聚,突然變得像the queen's gambit奇峰突出、引人入勝。港版后翼棄兵最新上線,但情節略嫌沉悶,施政報告劇透唱高收低,更險將再培訓局讀成再貧困局,不管其是否freud slip,還是自覺捉西棋可隨機落子、安心出行,面對殘局卻不知如何收拾是好。

市傳特首之後接受電視台訪問半場休息期間,竟嫌男主持人的問題過於配合。這便是所謂「你可以自願問,亦可自願唔問」的漂白水效應。是哪個台就恕不能開名了,但邱生跟住老婆即時確診,親證乃生活緊密接觸者,respect。

那邊廂電視台主持人指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政治上著墨不多,上周明報<<財經澡堂>>又稱是金融上濫竽充數,本欄認為後者評論較為中肯,卻又未至於乏善足陳,例如一開首已出現的所謂內地人類遺傳資源過境香港計劃,創科局其後補充已有三間機構的申請獲批云云。

講財經人話啦!何謂人類遺傳資源?睇見近日「金斯瑞生物董事长被逮捕,或涉嫌走私人类遗传资源!」的頭條新聞,便可略知一二。內地網評指即是涉嫌盜用國人DNA的這些「少數相關企業將公眾健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拋於腦後,偷運人類遺傳資源出境。」而最重要是,「今年,受疫情影響,生物安全還被單獨立法,並被列入了國家安全體系。」所以,國產凌凌漆恐龍骨基因內循環攞正牌出入香港?

讀‘Guns, Germs, and Steel’《槍炮、病菌與鋼鐵》便知,人類文明演化優劣是如何生息循環,其中指出糧食產生高密度牲口,再變出感染性病菌,觸發了歷史上很多征服事件,其重要性遠高於軍事科技。這便解釋得到,作為外循環的一著,便是服下了人類遺傳資源計劃的膠囊,香港事隔廿年有機會再培植成「中藥港」- 中國生科藥企到來上市集資壯大的變種樞紐,來港接種有國際投資者登記的資金疫苗,對創新西方藥企產生成藥仿製抗體,繼世衛主導權後再提出健康碼、爭奪藥物鏈的話語權。

正因如此,與其話李小加是標尾會又好、特首跑馬仔的「伸前利益」都好,毋寧說他猛然發覺北風南下,才識相硬將互聯互通牌匾同生科股名單交出。當然小加速師也非浪得虛名,即使螞蟻失蹄但仍能推出科期,再來縮短IPO時間來個T-4,但又大幅提高上市盈利要求(還是查太意思?),港資券商、本地經紀似乎又無所適從。

類似的政治默契疑似暗藏於證監會,例如永續有得改變走法步向的REIT,筆者只可以話房託產品可投資範圍多年來屢次mandate改完又改,consultation搓來又有搓去,電話接完一個又一個,文件交完又交,轉頭SFC已趕及宣布大功告成。總言之,就是幾大金融部門砥礪前行,特區政府重新出發,而明日大嶼的相關財務結構及資源安排,可如何做到既協作且監管?財爺之後的「筆直」又剩下多少發揮空間?還是又成為施政報告的補漏拾遺,等清零、再派糖當治本解藥?

不少人詬病香港產業過於集中、單一,同金鐘三寶一樣實際但單調。至於香港講了多年的創意產業,如今一場疫症,驗證了並非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珍寶海鮮舫活化不了港經濟。市道轉差、人情攤薄、天不比高,鬧翻了都一樣係法庭見的。

曾幾何時上電台同特首對話的星爺之後北上拍片,長江七號第一句對白係乜?我唔知,也唔得閒去YouTube或B站,但唐伯虎點秋香裡面一段倒很深刻:

「公子,你真係識貨喇,咁多船唔揀就係揀中我呢隻船,我出咗名夠快。」

「吓話呀,喂,你架船沉緊喎你架船。」

「係呀。沉得快丫嘛。」

跳舞吧。只要音樂還繼續響著。即使我們未開局便注定要走卒。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