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借屍還魂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24日 14:47

1959年吳唅編寫了京劇目《海瑞罷官》,初獲毛澤東青睞盛讚,六年後有報章刊登姚文元的文化評論,暗示劇目是影射彭德懷炮轟毛澤東的三面紅旗失利。急為護主,煽風點火,由此揭開文革序幕。當日率先刊登文章的報章,名為《文匯報》。

重提歷史,是因為衣裳與生活習慣換了,但某些人性仍在這裏。有「黃店」因被《文匯報》、《大公報》點名,指涉嫌違反國安法,即日起停業。另一邊有科大教授提及「香港不屬於中國,是屬於世界」,又被兩報炮轟斥為港獨。乾脆用姚文元的話語翻譯,是「一株毒草」。

決定疑犯有沒有罪,是法庭,儘管用上所謂「三權合作論」,歸屬文宣機器的噪音,亦與三權沾不上邊。國安法可畏,但更可畏的,是自製恐慌人人互相監察。何況「網民」說話無須負責,「報道」隨便找個「網民」言論,再放上標題,指涉嫌違反國安法,是司馬昭之心,不是傳媒水平。自我審查,先行閉門,不但無助自救,反而無意間助紂為虐,令搞手自鳴得意,幫忙傳染恐慌。數年前爾冬陞導演向《十年》頒發最佳電影時,引用羅斯福的話警世:「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今日言猶在耳。

上文提及的姚文元,最初意氣風發,更乘勢登上四人幫的「寶座」,與江青並列,呼風喚雨,叱咤風雲。到毛澤東逝世,華國鋒「揸莊」,清算四人幫,姚文元入獄15年,出獄時垂垂老矣。中國智慧博大精深,一朝天子一朝臣,此話到近代中國似仍見效。當日寫《海瑞罷官》的吳晗,亦不過是見毛澤東想宣揚「海瑞精神」,急於擦鞋而已,風向一轉,即成眾矢之的,供大家踐踏而上位。

科大教授李靜君後來發聲明澄清,當日所言是指香港文化與經濟屬於世界,非指權力管屬,是有報章斷章取義兼誤譯原文。香港的活力,在於東西文化交融,是小學常識書寫了數十年的事實,從貿易港到金融中心走來如一,由是中國希望「充分利用」香港,以之為窗口,與世界來往。

南宋大宗師朱熹論讀書:「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方塘所以清澈,是因為活水源源不絕沖刷,好比知識洗滌頭腦,歷久常新。若然自外於世界,滯凝於歷史的一角,或許就如柏楊先生口中的醬缸,氣味千年不散。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