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馬氏這一家的良知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17日 13:03

2018年愚人節,馬斯克在網上被人發現疑似酒駕,他當時因為公司經營不善而自嘲即將破產,還喝著自己不務正業搞的「特舌蘭」(Teslaqulia) 來借酒消愁 。這個娛人娛己的玩笑開了近一千日之後,竟帶點玩味地變成了事實。「特舌蘭」(其實未正式注册商標)網上開賣,每瓶250美元、每人限售兩瓶,結果秒速掃光,就連空瓶都照搶可也。

「玩嘢」性格又好,飢餓營銷都好,單是車廠賣酒這招已充分體現了馬斯克的大膽想法及出位行徑,而最慘是drink don't drive but you still buy,據講現時唯一買得到特舌蘭的地方不是Greater Bay而是eBay,還要等到年尾,一個閃電瓶至少要過千美元,夠買兩三股拆細後的特拉斯。

「特舌蘭」當然雙十一難找,一來外國品牌今年因外交關係疫情影響而銷情一般,二來直播帶貨明顯未弄到手。假如中美打酒水戰,中方代表當然是茅台了,只比較售價又略嫌膚淺,不合本欄作風,當然特舌蘭肯定屬炒賣,但現在不是要計起步續航防撞,而是講潮流設計包裝,再直接點,特舌蘭sell的是這種發明天才的個人魅力,他沒錯是會偶爾發作,易得罪人、極惹爭議、觸碰底線,這種人,其他大國容得下嗎?

正如經濟學當中通脹本身並不重要,是通脹預期才真正影響市場,退一萬步,內地最大問題是政策空明拳「冇路捉」(掌管人行的周、易都算,貨幣政策始終受三元悖論所限),但其他張三李四部委就一張半份意見稿,話封就封,投資市場做不到政策對沖之餘,企業反遭追究非法跨界套戥社會安寧。

卅年浦東、卅年浦西,馬氏這一家搞科技的,特斯拉、騰訊(0700)、阿里(9988)、平保(2318),不同企業不同良心,但監管便是硬道理, 鐵了心、夾硬來,約談悔過,企業只能像電影擺渡人對白,監管「永遠站在背後,你無法拋棄,只能擁抱」 ,復加平台經濟反壟斷,槍打雙十一出頭鳥。網紅頂白,新舊經濟利益互換若隱若現、忽明忽滅,而又有誰來還咱們總理一個公道,至少在地攤經濟上。

幾乎同一時間在美國,亞馬遜亦面對反壟斷指控,但蘋果谷歌誰都辛酸過,重要的是文明法治明買明賣。創新與監管雙生雙剋,創新初時一定要自主破格,要尊重市場但不過於畏懼監管手影;而監管要真正做到張馳有度,市場要打破「死、放、亂、收」的既有定律;創業難、守業更難,這些絕非同新加坡搞個所謂旅遊氣泡,但「香港製造」個商標就三兩下被DQ的商經思維。

講開茅台,執筆之時,傳來MPF即時放寬買A股(點解買得美股唔買得A股先?)。fair enough,也對,其實A股港股都是中國股,更加要買,早前回港易(回港二次上市)在港交所掛牌的新東方(9901),內地評論是如此介紹出場的,「这也是中国股市(沪深港交易所)继贵州茅台之后的第二只千元股。」

世道崩壞,學蝙蝠俠中的小丑答住問:Why so serious? 係,有些基本問題,永遠都要大人解釋來當成辦法,安全港很難寫入葛咸城。今朝有酒今朝醉,但蒸釀出來的良知,必須強調,只得一種。管它是紐約地攤上的特舌蘭、上海直播帶貨的飛天茅台,還是這裡染藍在即的百威(1876)啤酒。

裝醉的人叫不醒。馬斯克終究不姓馬,他曾在此刻最搖擺的賓州大學讀書。而你,四年後移民加拿大偏遠地區再上網睇美國大選,用的便正是他發明獲批beta試用的Starlink。

久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