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螞」失前蹄,證券行最傷......

文章日期:2020年11月12日 17:23

    一場選戰、一支疫苗,似乎將螞蟻集團暫緩上市這個重大財經炸彈都掩蓋了。 作為本年、甚至是史上最大型的IPO項目,螞蟻的上市進程並不客易,但跌跌碰碰,得到兩地監管機構的祝福後,終於路演、招股。就在進入最後直路的剎那,竟然在毫無先兆下被叫停,大失市場所望。缸邊陰謀論四起,螞蟻掌舵人馬氏的言論,更被推測為出現變故的誘因。

    螞蟻上市失敗,散戶失卻抽新股博倍升的機會,整個金融業也因內地監管機構的決定而「攬炒」。你知道本港證券業,對再多一隻規模可媲美ATMX的新經濟股,能夠登陸港股市場有多翹首以待嗎?指數公司準備就緒,期待可利用快速納入機制,盡快讓螞蟻晉身指數成份股;投資銀行磨拳擦掌,想好一百個可Pitch客戶作螞蟻相關投資的建議;證券行及銀行更先飲頭啖湯,感謝螞蟻這隻「凍資王」令他們借出大額孖展,帶來不俗收入。然而,這一切都隨著螞蟻上市觸礁而落空。

    或許你會問,螞蟻最終未能上市,業界最多見財化水,為何嚴重到「攬炒」的程度?對於直接參與上市過程的投行,未能令手下大刁成功上市,雖然未至於無錢收,但業務利潤定必大減,下年花紅也難有著落。對於計劃上市後建議客戶作螞蟻相關投資的投行,投入前期工作的心血全數白費,又要想過其他「跑數」的策略。至於證券行及銀行,本來是少數的贏家,縱使上市不成,孖展已經借出,利息亦已「起釘」,利息理應可以「袋袋平安」,然而卻因為一宗小意外,令他們在「螞」失前蹄中受傷最深。

    就在螞蟻被叫停上市的晚上,直接或間接參與Project ANT的金融機構,還在盤算如何善後;沒有任何關係的金融業行家,例如本人,還在驚訝、埋怨、食花生之際,某間具強勁科網巨擘背景的券商,已比別人行先一步,在極短時間內宣布,凡經該行借孖展認購螞蟻的客戶,將會不收利息及全數回贈手續費。「咩話,免息?」「喂,佢以本傷人喎!」「孖展免息?從來未試過有行家咁做!」一時之間,從事證券業的朋友們亂成一片,在通訊群組傳來一條又一條的短訊。

    本港證券行純粹講業務經營,一向只有微利。免佣、免手續費、開戶送股票、戶口送串流報價等,近年連一向收費較貴的銀行,也加入免佣行列,業內生意就更難做。證券行要「搵食」,「放數」是不少同業賴以為生的法門,亦即是借錢、借孖展。平常一個普通客,就算借到盡,借幾十、甚至幾百萬,可能已經差不多;若想「放數」規模做到幾億、幾十億、甚至過百億,只能望天打卦寄望該年有大型新股上市,最好做到全民熱論、熱捧,就算每人借少少,最多只是借幾日,也可積少成多,集腋成裘。

    多得新經濟股受熱捧,今年先有網易(9999)、京東(9618),後有農夫山泉(9633),還有年中多隻醫藥股、B仔股、中概股,令證券行在「放數」方面有所獲益。年底前更來多隻螞蟻,證券行們也不禁要學那位抽中柏傲莊的買家說句「好似中咗六合彩」。招股的幾天,坊間出現了不少抽螞蟻攻略,甚麼估計要抽50手才中1手、全家總動員抽新股等,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銀行水浸,孖展息可低至半厘;證券行要向外拆借資金再向外借 (難道真的有「500億等住借俾你」?當然是借上借,別忘記連說以上廣告對白的華資大行,市值連500億的10分1也沒有),能有3厘息左右已經不錯,而優勢是可在上市前進行暗盤交易。

    所以當螞蟻最終上市觸礁,竟然有券商提出免孖展息,瞬間引起業內熱議。要知道證券行向外拆借資金,本身也有利息要支付,別人倒不會理會螞蟻最終成功上市與否,只知道證券行借了短錢,到期就要還錢還息。然而有券商開了先例後,其他證券行除非不打算競爭,否則只能陷入「焗跟」的兩難 ------ 跟了,就要輸息;不跟,就會流失客戶。

    若果跟了,就當只是借了100億孖展,3厘息,1.5厘是成本,5天計也要繳付超過200萬利息,還未計燈油火蠟等Fixed Cost,本來預計賺200萬,現時反過來倒輸200萬。某幾間大行借出逾300億螞蟻孖展,恐怕虧損是以上數字的倍數計。若果不跟,如沒有人打「七傷拳」,原本散戶也打定輸數;但知道鄰行免息後,只怕他們會永遠記得,曾經有一間券商借孖展後,若出現風吹草動可以免息,為免將來後悔莫及,不妨也去該券商開多一個戶口,下次再抽新股還是到那邊借孖展較有保障。為免流失客戶,其他行也只能硬著頭皮跟風。

    有任職中資券商的行家笑說,該內地券商寧願輸錢也要免孖展息,甚至不惜令整個行業「攬炒」,可能也是出於政治獻媚:螞蟻暫緩上市,是由於批出許可的內地監管機構突然反口,廣大股民若果因而錄得利息虧損,矛頭少不免會指向出爾反爾的審批者。為免令怨氣上達中央,該內地券商決定為當局分憂,化解了逾百萬散戶的怨氣,說不定更有機會就此邀功。利用幾百萬的成本,就得到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的信任,絕對划算!當然這說法只是陰謀論,若果真的要化解怨氣,為何中銀香港(2388)不用為國捐軀,堅持不免息?

    借錢還息,本是天經地義的事,然而這次開了免息先例後,只怕「上市不成,孖展息全免」會成為行業慣例。割喉價格戰的最終結果是甚麼?要不是死剩一方獨大,就是眾人覺悟「燒錢」不是辨法,決定尋找達到平衡的方法。然而可悲的是,本港證券業的發展,似乎正逐步傾向前者。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