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選戰.損戰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30日 18:44

    美國總統大選,可以說是未來一星期全球最關注、但亦是已說到不想說的大事。有別於傳統大選的民主對共和,特朗普對拜登,似乎已擺脫了政黨對決的局限,更撇離了對其他政策立場的關注,變成了單純反華及親華的對壘。

    四年前的大選,特朗普對希拉里,由於坊間的民調一面倒傾向希拉里,也因此當特朗普意外當選,才會對市場帶來巨大震撼。至於本次大選,雖然民調結果大多顯示拜登領先,但領先的幅度卻並非壓倒性,鹿死誰手,或許要開票開到最後一個州才知道。正因結果無法預料,市場在沒有前設下,無論最終誰人當選,帶來的震撼倒不會如四年前般這樣大。

    習慣受民主洗禮的美國人,理應更懂得分析不同候選人對不同議題的立場,從而選出最能代表自己帶領國家前進的領袖,先進國家無不以此作為選出國家元首的依歸。然而從特朗普與拜登的兩次辯論,你能從中了解他們的立場嗎?特朗普滿口中國,與拜登幾乎甚麼事也與疫情病毒扯上關係,形成鮮明的對比 ------ 兩人都想將自己的形象簡化成單一議題:特朗普將自己塑造成反華英雄,而拜登則將自己打造成疫情救星。兩者相比,或許特朗普算是成功一點,畢竟他變成了反華代表後,也將拜登變成了親華代表;相反拜登雖然力數特朗普對抗疫情不力,但口講總比落場易,沒有機會為對抗疫情作親身示範,倒不覺得有很多人認同拜登有能力帶領美國走出疫情陰霾。

    正因為選舉變成單一議題,甚麼政策取向、爭議議題立場等,在這次大選亦變得不太重要。不喜歡中國的選民,自然會投向特朗普;相反地,看重中國經濟力量的選民,則會投向拜登。疫情問題上,選民的取向同樣單一化:覺得疫情來自中國、對中國懷恨在心的選民,會押注在特朗普上;至於覺得疫情蔓延來自華府防疫不力的,則會選擇拜登。理性討論效力大減,兩個陣營的支持者只會依偎在自己的群組內圍爐,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當選戰變成互相貶損的「損戰」,任何游說工作的難度亦大增,即使某一陣營在某個議題上做不好,但只要他整體的立場是反華/親華、疫情是中國責任/華府責任,其他議題根本動搖不了選票取向的分毫。

    正因為大選演變成單一議題的對立,選舉結果極難預測,因此坊間對大選的討論,逐步走向一些「無論誰人當選,某事情/事件也會.....」的推測上,例如「無論是特朗普抑或拜登當選,反華方針也難以逆轉」、「無論是特朗普抑或拜登當選,疫情持續下,醫療股也會受惠」等。這其實是一些很荒謬的因果關係,因為只要找些與大選無關的事情,配以大選這個假因子在前方,大選就會成為萬能Key,放些甚麼在後方也可以。

    不過大市終歸要有方向,特朗普與拜登的立場截然不同,誰人當選,也總會牽動市場情緒。然而殊途同歸,大膽推測一下,無論勝選者是誰,在撇除疫情因素下,依然是升的機會大、跌的機會小,這或許與坊間看法略有不同,沒有令選戰帶來額外損失的「損戰」。反過來說,若疫情無法控制,則誰人當選,大市也似乎難有起色。

    先說若特朗普當選吧。一向自詡自己的金融成就、經濟成就的特朗普,美股在其任內創新高,更曾大膽施壓聯儲局要求帶來低息環境。這幾年,華爾街投行似乎少了面對奧巴馬年代的巨額罰款,即使中美貿易戰爆發,對美企的影響尚算有限,因此將特朗普視為「股市-friendly」人物,也絕非誇張。特朗普近年的最大敵人,除了是中國及他口中的的Fake News外,幾大社交網絡平台與他的關係也不甚好。若特朗普成功連任,幾隻大型科技股短線難免受壓,但這幾年它們也不在壓力下成長嗎?科網趨勢不可逆轉,倒不會因為與總統關係不理想而轉勢。

    若拜登當選呢?民主黨的政策,往往與富人掌權的共和黨對立。拜登的不少政策,例如加企業稅等,理論上是不利大企業、不利股市的;但他沒特朗普那樣反華的立場,卻對沖了他的民粹政策。一旦拜登成功入主白宮,美股說不定會短暫震倉,但中美貿易戰或有望成為過去,若最終能與華重修舊好,將可抵銷加稅等措施的負面影響,依然有利股市走勢。近期在「硬碟門」傳聞中忠心護主的幾大科技股,說不定更可乘勝追擊,延續板塊的強勢。

    問題是,特朗普若成功當選,會否繼續充當反華先鋒?同一問題,拜登若成功當選,又會否不顧一切向中國獻媚?這些推測,當然涉及幻想成份,但卻並非無跡可尋。特朗普在疫情未出現前,確實也有針對中國,但針對都是建基於貿易協議等利益上,開天殺價、落地還錢,只要中國肯買多幾萬噸大豆,侵侵還不是奉上一句 "We make a good trade deal”?寶座到手後,會否又將反華放在一旁,以利益作為最大考慮?至於拜登,當「不喜歡中國」成為大部分美國人的共識,當選以後若想鞏固寶座、順應民意,又會否逐步對中國「加辣」?相對共和黨傳統只考慮利益,與民主黨傳統上會談多些理想、理念,過去四年環球市場已逐漸習慣了侵侵的套路,說不定拜登會有更多驚喜 / 驚嚇,帶來更不明朗的因素。

    記得上屆大選,美國一邊開票、港股一邊波動,身處Trading Floor的我忙過不可開交。今屆大選,既有郵遞選票、亦有率先投票,開票隨時拖足幾日,未必會再重現四年前在短時間內的驚心動魄。由於兩個陣營的得票差距可能極少,敗選一方又隨時會不承認結果,若掀起司法程序,說不定會纏繞多個星期。拖得越久,撕裂越大,對比誰人當選,或許這是這場「損戰」的更大不明朗因素吧。

羅仕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