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政府「科水」 國泰炒人 真係啱數?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22日 19:36

【明報專訊】國泰航空(0293)昨日宣布大裁員,令香港一口氣增加逾5000名失業人士,恐怕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裁員,本來在企業營商角度是無可厚非,不過套用某警務人員話,「拉闊啲個畫面」,政府6月借錢打救國泰,今次國泰裁員只能表示遺憾,整個事件真的「啱數」嗎?

如《半澤》救航企橋段 應有條件

國泰正式公布大裁員後,財政司長陳茂波隨即表示,政府無參與國泰日常營運,至於由政府派駐國泰董事會觀察員、證監會前主席唐家成則說,觀察員在董事會表決重組決定時並無投票權,但表明已「提醒須減少對僱員和社會的負面影響」,聽落猶如與裁員事件劃清界線。

正如筆者開首已表明,疫情肆虐全球,國泰裁員實是無可厚非,問題是過去多月一直強調「保就業」的政府,6月破天荒宣布向國泰提供390億元融資,當時不可能不知道數月內可能有大規模裁員,觀察員縱不可以投票,政府貸款也可以加入保護員工的條款,所以「拉闊啲個畫面」,變相是政府「默許」了這次大裁員。

國泰目前的局面,令筆者想到近期播畢的日劇《半澤直樹》第二季,當中陷入困境的帝國航空情節與國泰何其相似。劇中日本政府想「拯救」私人企業帝國航空,要求多家債權人銀行將給予帝國航空的貸款撇帳七成(簡單講:當無數),作為其中一家債權人銀行職員的主角半澤直樹帶頭反對,原因之一固然是損害銀行利益,但另一重要原因,是接受政府援助每每可能有附帶條件;劇中帝國航空就有近百條長期虧損航線,是在政府要求下設立,接受援助便無法裁掉。那港府給予國泰援助又會否有什麼條件?

待觀望黃楚標會否承接航線

以目前情况猜想,假設真有條件,那也肯定不是「保就業」,實際是什麼,恐怕只有局內人才清楚。而從國泰昨日的一連串公布,筆者覺得有趣的是,隨着國泰港龍結束,公司的航線要用「國泰」及「快運」的品牌重新申請,同時市傳7月底才改名、內地富豪黃楚標旗下的大灣區航空很可能承接這批航線。國泰此舉動機難測,但熟悉航空業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就認為,這種做法有違國際慣例。

筆者認為,國泰母公司太古(0019)固然並非付不起390億元注資,「to be or not to be」才是關鍵問題,最終選擇接受港府援助這條捷徑,太古與國泰是否如哈姆雷特般痛苦掙扎?筆者不清楚,要國泰如《半澤》中帝國航空為被裁員工尋出路,恐怕只是奢想;至於特區政府,注資國泰說是保住香港國際樞紐,卻保不住市民飯碗,須知道政府非商業機構,豪擲數百億元,面對社會責任時卻說一句「我無份投票」,似乎很難說得過去。

政府「無份投票」也撇不清責任

至於國泰員工,由去年反送中被捲入風眼,遭不少建制立場人士批鬥,到今年初疫情爆發,大半年來無薪假、減薪,到今天更被開刀,無疑是事件中最大受害者;在此筆者希望借用《半澤》 中飾演主角妻子的女星上戶彩一番話「不用那麼努力也可以的,你已經太努力了」、「就算沒了工作,只要活下去,船到橋頭自然直」,共勉之。

[李曉佳 財經澡堂]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