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十年.金融業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15日 18:10

   以下內容全屬想像,如最終成真,只能說是現實的不幸。

   核心商圈的甲級商廈,遠眺維港的這間會議室,大橢圓形桌子圍坐著好幾個人。呀,一時順口,倒忘了維港已因去年國慶80周年改名為建國港。桌旁的人3個對3個分陣營坐在兩邊,左邊的外國人旁邊坐了兩個穿西裝的華人,右邊正中的男人身穿唐裝,旁邊兩位也是穿西裝的華人,貌似助手。

   「這已經不是你們第一次了,都已經2030年,國家安全法在香城已實施了10年,怎麼還會犯錯,走上錯誤的道路?」唐裝男人先開口,以訓斥的語氣向外國人的一方責備。「看看這份由你們公司分析員撰寫的證券報告,還未看內容,只看標題已經不對了。城交所?你要搞城獨嗎?城交所早已正名為我國香城交易所,『我國香城』這四個字是連貫一體,不容分割的。你們這些西方金融機構胡亂替它易名,難道想和西方政客一樣,對我國說三道四嗎?」

   「監管機構的幹部請勿動氣,這只是報告標題的字數所限,變成了簡稱,你看看證券資料這一欄,已寫明是『我國香城交易所』,完全符合相關條例,投資者應該不會誤解。」坐在外國人左面的華人率先回應,意圖平息唐裝幹部的怒氣,但似乎不甚奏效。「簡稱?這麼多字可以簡化,卻偏偏選擇簡化國家城市的名字?這若不是用心險惡,就肯定是包藏禍心的挑釁行為。你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將『我國香城寬帶』寫成了『香城寬頻』,就說是實習生誤用舊稱。謊言重複一千遍,依然還是謊言,你們分裂國家的圖謀,註定不會得逞。」幹部用詞嚴厲,嚇得會議室的眾人默不作聲。

   「而且,你們除了分裂國家外,還在證券報告內罔顧事實,混淆是非。看這份說我國銀行業的報告,評級竟然是『看空』?」唐裝幹部將身前的文件向前拋,紙張散落桌上。「本行的報告內容,都是分析員經過營運數據和實地調研所得,以持平客觀的態度及方法量化;而且國安法和證券條例,都沒有規限金融機構的投資報告,不能給予負面評級......」這次輪到坐在外國人右邊的華人回應,但聲音卻越說越低,雖然自問理直氣壯,但也怕言語上再得罪幹部。

   「持平?客觀?」唐裝幹部冷笑一聲。「『內房企業囤積過多土地,但缺乏資金開發,而且樓盤銷情亦不見暢旺,若有大型內房股出現資金鏈斷裂,將會提高我國銀行的壞帳水平。』這事發生了麼?若果未發生,難道貴行的分析員是孔明,能夠未卜先知?若未發生已先行誣告,這不是造謠是甚麼?」幹部翻一翻桌上的報告,再指著另一頁紙。「還有這裡,『中小型城市為了支付公營開支及基礎建設,地方政府債務已急升至難以負擔水平,一旦違約,將會令我國銀行業陷入風險。』城方政府舉債建設,也是為了人民好,你們竟然說是風險?這未免太高估自己的造謠能力,也太低估別人的判斷能力吧!」

   「不同人對事件的看法各有不同,這些都已在報告底部的免責聲明寫清楚,而且我們就算給予負面評級,也沒有違法吧......」右邊的男子再回應,但聲音也是再一次越來越低。「有免責聲明,就能妄圖否定我國的社會主義制度,為人民謀福祉的決心嗎?法律確實沒有不准金融機構看空某一板塊,但你們在發表報告前,已經核查清楚報告所述,都是明確無誤的事實和真相嗎?作為監管機構,我還是奉勸寫報告的分析員,恪守起碼的職業道德操守,放下意識形態偏見,摘掉有色眼鏡,不要再做不負責任、徒增笑柄的事情。」會議室再度一片寂靜。

   「不過,你們這些外資機構最不可原諒的,就是經常無視《不可靠實體清單》!你們記得獅子銀行的下場嗎?」獅子銀行那年因捲入政治風波而被列入清單後,隨即被禁在我國、包括香城境內進行商業活動。由於連分行營運也抵觸我國法律,觸發香城大批客戶示威,股份亦陷入長期停牌的局面,最終在我國及香城監管機構牽頭下,由我國保險收購獅子銀行大額股權,全面得到銀行的控制權後,才能由清單中除名。這段香城金融史上最大的政治風波,外資行說起來還猶有餘悸。

   「我們沒有呀,任何列入清單的公司,本行已凍結了其戶口,甚至客戶要進行這些公司股份買賣,戶口內也沒有選項,已完全參照香城指引。」想不到外國人開口說的竟然是普通話,口音上雖然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但已說得相當不錯。「凍結戶口,每間金融機構也懂得做,但剔除客戶不能輸入買賣指示,卻做得不好,正確做法是讓客戶正常輸入,但卻不讓他們執行指令,然後你們利用大數據,揪出這些反國亂城的滋事份子,再將名單上繳至監管機構。已經下達不可靠的指示,竟然仍想私下做買賣,豈不是沒有將我國放在眼內?」

   「這......是否不太符合程序?始終涉及客戶的私隱。」唐裝幹部卻顯然不滿外國人的辯解。「監管機構向金融機構要求資料,金融機構向監管機構提供資料,完全符合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天公地道。」就在眾人仍猶疑不是要有合理懷疑,才需回應監管機構索取資料的要求之際,幹部已一錘定音。「就這樣吧,你們提升系統,將所得資料如實上報;至於在撰寫報告上的失誤,當作缺點先記下來,我期待你們會改進,下次若再犯,必定重判。」

   「其實外資機構留在香城註冊成持牌金融機構,無非也是看中香城背靠我國的優勢,想得到我國富人這類優質客戶吧。」唐裝幹部見事情解決了,忍不住說多兩句。「金融是繼司法、教育和社福界三座大山外第四座大山,但金融業內都是聰明人、講利益。三座大山需要用硬一點方法處理,但金融業呢?倒可以軟一點。若外資機構執迷不悟,硬要不聽從我國的指示,白白失去龐大商機,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幹部猛然大笑,只留下一臉茫然的外資機構代表。

羅仕揚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