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傑龍︰限聚令放大酒樓弱點 冀以其他形式重現叙福樓

文章日期:2020年9月21日 15:57

【明報專訊】叙福樓(1978)最後一間同名中式酒樓上周日結業,主席兼行政總裁黃傑龍受訪時慨嘆,入行12年期間中菜愈來愈難做,不過新冠肺炎疫情亦放大中式酒樓的困局,疫情成為催化劑,令叙福樓較預期提早數年結業。他希望,未來以某種形式重現品牌。

明報記者 蕭嘉聰

黃傑龍解釋,香港租金昂貴,加上一間酒樓廚房設有點心部、燒味部等,需要更多員工,用料又講求新鮮,「條魚唔新鮮都賣唔出」,成本遠高於其他餐廳。一般而言,酒樓茶市生意穩定,而晚市客人大多是家庭客或年紀較大,較為淡靜。香港爆發三波疫情,人數限制放大了酒樓的弱點,其他餐廳仍有情侶朋友客支撐,但酒樓再無最賺錢的宴會生意,例如春茗、滿月酒等,「婚宴更加唔使講」,令業界叫苦連天。

最賺錢宴會生意停頓 業界叫苦連天

他續指,行業肯定會不斷改變,但叙福樓多年歷史「有少少包袱」,不想淘汰點心車,若作太大改革令傳統酒樓風味消失,續租時競爭力又會較低。叙福樓的租約原先仍有數年,疫情期間向業主領展(0823)請求減租時,對方同意3月起減租,但要求縮短租約至9月底,雖然他在洽商時提出在減租基礎上每年加租,但不算進取最終不獲續約,無奈結業。

他表示,只要收支平衡,可以的話亦想留住最後一間叙福樓,更有老股東認為「蝕錢都要做」,但疫情下經濟欠佳,集團財務上亦要較小心,「要保留一間唔係咁賺錢嘅酒家就好困難」。他又指,自己早在入行時已抱有必須改革的決心,終有一日會淘汰舊有業務,亦有想像過不再經營酒樓,只是今次並非主動選擇。近年中菜難做,要尋找合適地點開酒樓「好難計啱數」,去年出售「御苑」後,集團主力發展亞洲菜路線更明朗,因此最後一間叙福樓結業,對集團整體發展「可能是歷史必然」。

提出加租仍不獲續約

黃傑龍指,公布結業後大量客人特意到店光顧,不少人與他分享在叙福樓的回憶,對他而言更是「叙福樓養大我」,雖然未有計劃何時或什麼形式重開,但相信客人與叙福樓的情懷,會令品牌以某種形式重現。叙福樓數十名員工當中,約10名將調至集團最後一間粵菜餐廳「煲仔王」,旁邊一同結業的牛涮鍋全數員工就會調至其他分店。

雖然最後一間叙福樓結業,不過黃傑龍表示,未有考慮更改上市公司名字,以「叙福樓」為名或更有歷史感,亦包涵貨真價實、誠信可靠等意義,不論什麼業務都合用。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