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李曉佳:國開行救機管局也救港府

文章日期:2020年6月25日 09:22

全球航空業陷入困境,不少航空公司都要政府打救,國泰(0293)早前便獲政府注資。同樣面對收入停頓的機管局,日前則宣布與21家銀行簽訂5年期350億元銀團貸款,較原定計劃籌集的200億元為高,機管局稱這反映銀團的「踴躍支持」。不過更令人好奇是,這次貸款是由國家開發銀行香港分行牽頭並擔任顧問,可謂曲線的政府注資。

早在2010年,機管局自行籌組5年期的港元循環貸款,14家參與行當中並無中資;5年後,亦即2015年,機管局再與21家銀行簽訂5年期循環貸款,國開行只是簿記行之一,與今次既牽頭又當顧問的「獨當一面」有很大分別。

港分行牽頭 曲線政府注資?

眾所周知,國開行是中國的政策性銀行,成立於2009年的香港分行,是國開行首個及唯一一個境外分行,其行動也往往會配合國家戰略,例如2014年作為主要牽頭行參與前海首筆跨境人民幣貸款;2017年在香港發行首筆一帶一路債券等等。另一方面,機管局原本計劃籌集的200億元貸款,一半為三跑支出的定期貸款,另一半是循環貸款,用來維持流動資金水平,在加碼至350億元後,即三跑支出及日常營運資金分別增加75億元,對解決機管局短期資金壓力有很大幫助。

疫情下,今年4月及5月機場客運量按年跌逾99%,嚴重打擊機管局的機場收費、保安費、零售特許經營等收入;機管局又出資46億元協助業界紓困,包括先行向航空公司購買約50萬張機票。假設機管局的營運成本與上一財年(截至今年3月)不變,同為70.27億元,那麼連同紓困支出便需要116億元周轉,175億元的循環貸款正好解決了問題。

同時,機管局主席蘇澤光已明言機場三跑工程會如期在2024年啟用。造價達1415億元的三跑系統工程,機管局主要依靠徵收機場建設費、機場溢利、銀行借貸和發債3個資金來源。機場建設費已因客運量急挫而銳減;機場今年要有盈利相信相當艱難;更甚者,機管局原本計劃上財年發行3年期50億元債券,受疫情影響要延後至本財年。目前三跑融資就只有早前以私募方式向機構投資者發行的29億元債券。

要如期建成三跑 貸款雪中送炭

禍不單行是評級機構標普在3個月內兩度把機管局的獨立信用狀况(SACP)下調,目前為「a-」,這對機管局日後發債成本難免有影響。在這些困難下要如期建成三跑,額外增加的75億元定期貸款是雪中送炭。

再者,政府若要注資機管局便須經過立法會財委會同意,但現在由國開行牽頭「踴躍支持」,令機管局額外多了150億元額度,情况就有點像港府利用土地基金注資國泰而繞過立法會一樣,充滿了政策性,為港府解決了一個煩惱。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