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國安法的代價

文章日期:2020年5月27日 13:21

中共欲以國安法快刀斬亂麻,結束一國兩制,或許是想趁歐洲諸國與特朗普似親還疏時,只能於中美之間騎牆,便亦不敢就香港事務置喙,好使中國收拾殘局再與美國冷戰。結束了韜光養晦策略,也結束了香港,是否就對中國有利,至少從中國過去數年的部署看,其實不然。

中國的改革開放自1978年起,至今大業未就,當年借用的是香港的經驗、資金、人脈,今日要的是香港整套系統。人民幣國際化、資本帳開放、互聯互通,都是利用香港將中國帶到國際金融世界。習近平想要擴充版圖與美國抗衡,廣建「衛星國」,於是有了一帶一路,但一帶一路的樞紐是亞投行,藉債主身分做一方霸主,當中又要香港做國際融資之橋樑。若然對香港隨時可棄如敝履,當初又何須以香港為最大人民幣離岸資金池,何須開拓互聯互通,何須港交所(0388)收購倫交所,還有吹捧大灣區如何擁抱香港? 

自去年中共如此破壞香港,加上肺炎肆虐,先是台灣鐵定中短期內收不回,各國亦對中國諸多警惕,英國重新審視華為5G參與度,國民對華反感加劇,籌劃多年的一帶一路,亦隨住聲名狼藉兼香港角色失效而撻Q。除了在國內打下幾隻大老虎,習氏就任以來的對外大戰略,幾乎都因在香港出洋相而功敗垂成。既然中國當時要趁國際未醒時倚重香港促成霸業,實力自然未足以稱雄,現時但見香港情況覆水難收,亦只好將錯就錯轉換策略,直接與美國對立,切斷用香港做國際窗口的念頭,改為趁美國大選前拉攏搖擺不定的歐洲國家。至少,與原先暗渡陳倉的構想大相逕庭,對中國而言,設立國安法也是忍痛為之。

若然中國當初需要香港才有望追上美國,就此放棄香港,長遠不見得對中共有利,國際輿論趨勢亦未見靠向中方。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固然如陳文敏所形容,國安法等是一國兩制的哀歌,然而對中國一方,也是不無內傷。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