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伸手100億元 海洋公園示範劣幣驅逐良幣

文章日期:2020年1月16日 20:35

究竟亞洲首個取得主題公園業界最高殊榮「Applause Award」(全球最佳主題公園)的海洋公園,是如何「被玩爛」?由連續12年錄得年度盈餘變成連蝕4年累積蝕逾13億元?

「But you know, when you have a winning combination in business, you don't break the combination.」海洋公園前主席盛智文(Allan Zeman)在2016年6月接受傳媒訪問,提及海洋公園「被離職」通知只有一個月時心有不甘,強調無理由打破一個一直勝利的組別。打破這個勝利組合的人叫梁振英,他在2014年宣布委任銀行家孔令成為海洋公園主席。

盛智文2014年6月底離開前,海洋公園在2004年至2014年連續11年錄得年度盈餘,盛智文接任主席前,海洋公園2003年錄得年度虧損410萬元,但在2004年開始至2014年一直錄得盈餘,2004的收入及盈利分別5.36億元及9570萬元,到了2014年則上升至19.69億元及9600萬元,任內推出歷時6年分8階段的「全新發展計劃」(Master Redevelopment Plan)。

孔令成在2014年7月接過海洋公園帥印後,公園在2015年度仍然錄得盈利,2015年度收入及年度盈餘分別是19.68億元及4520萬元(較2014年大減53%),但其後開始虧損連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收入分別是16.15億元、16.2億元、16.86億元及17.35億元,並錄得年度虧損2.41億元、2.34億元、2.37億元及5.97億元,短短4個財政年度累積虧損超過13億元。

提起盛智文,不少人印象是他每年出席海洋公園的記者會時扮鬼扮馬,全程投入宣傳海洋公園,不少人不知道以為盛智文是受薪董事,其實海洋公園的所有董事均為義務性質,在財政年度內沒有收入海洋公園的任何酬金。盛智文與孔令成的最大分別,是根本無人認識原來孔令成就是海洋公園主席,參與程度及熱誠不可同日而語。

盛智文年代的海洋公園成功由一所古舊的地區主題樂園,晉身國際備受公認,任內同時面對來自迪士尼公園的挑戰及經歷了金融海嘯的低潮,但紀錄顯示2009年及2010年仍然錄得9860萬元及8200萬元盈餘,外部環境不是主題樂園盈虧的主要考慮,管理不善才是主要因素。

什麼是管理不善?海洋公園2016年的收入大減少18%,由19.68億元跌至16.15億元,導致公園10多年來首次錄得2.41億元虧損,董事局或管理層有沒有責任?有否視而不見?海洋公園在2019年錄得破紀錄虧損5.97億元,其中8550萬元來自2017年衍生的顧問法律費用,究竟是什麼顧問費用?

海洋公園承載著不少人的回憶,由於董事局是義務性質,若對營運主題公園沒有興趣的話,不應阻住地球轉。2013年早在盛智文「被離職」前,我已以〈蠢蛋‧劣幣‧梁振英〉為題撰文,講述一個社會如何被低質素的人玩爛,7年前我已寫得夠清楚了。

李鴻彥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