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財經澡堂】李曉佳:沒分界線的虛擬銀行

文章日期:2020年1月16日 10:15

兩個月前,如果說首家推出虛擬銀行服務是中資,可能只有行內人會相信。當時大家都笑說,中資的虛銀是準備得最早、最充足,可惜已被整個社會罰停賽。不過,如同已經連升6周的港股市場一樣,香港金融市場早已重現歌舞昇平(除了獅子銀行)。眾安銀行一場鬥推介朋友比賽,打響了香港虛擬銀行頭炮,這兩天大家再度關注虛擬銀行,又再問同一條問題:「究竟虛擬銀行和傳統銀行有咩分別?」

自從陳德霖在兩年多前說要搞虛擬銀行後,大家就一直想知道虛擬銀行有甚麼特別。眾安銀行這場推介朋友比賽可以作為例子去解釋,從形式來說,虛擬銀行特別之處在「心態」;從實際營運來說,虛擬銀行與傳統銀行不同的地方在「成本」。前者代表虛擬銀行之所以出現的原因,後者是虛擬銀行可以立足的關鍵。

傳統銀行App自我局限 與年輕人脫節

虛擬銀行的出現,說白了是由於社會對傳統銀行的容忍度已經到達極限,職員冷漠態度、分行長長人龍、缺乏創意產品都是其次,更深層次問題是傳統銀行開始和年輕人世界形成鴻溝。傳統銀行繼續贊助演唱會,信用卡仍有爭取名店優惠,但沒辦法再進一步走入日常生活。當世界各地Super App例如微信、支付寶、Grab等都踩進金融領域多年,傳統銀行的App仍自我局限在銀行業務。

眾安「遊戲化」開戶 展現新視野

因此,這兩年來,在虛擬銀行未正式面世前,各傳統銀行大搞手機開戶,改善及升級手機銀行App,願意去開放API與各行各業連接,這是心態上改變。縱使它們沒拿虛擬銀行牌照,不少已具備虛擬銀行的條件。眾安的推介朋友比賽可能再為業界帶來新視野,連開戶過程也用「遊戲化」(Gamification)形式去展現,我未敢說眾安這個比賽是成功的,但它把「遊戲化」這個概念帶出來,反映傳統銀行面對虛銀這場長期戰鬥,要準備在心態上不停調整。

根據眾安的比賽,如果能躋身首50名客戶,定存息率最高可達6.8厘。這是一個很高的數字,遠遠超過目前傳統銀行的兩厘水平。這涉及到另一個關鍵,就是前述的「成本」。虛擬銀行把前中後台的一切工序的人工智能化,以最低的邊際成本去處理從前銀行最費神環節,例如開戶、查詢、風險評估、合規及調查等,這給予空間讓它們可以做低淨值客戶的生意,或提供優惠的息率。

現在大家開始期待其他虛擬銀行的招數。其實如果能調整好心態,以及利用科技控制好成本,就已經是虛擬銀行了。在傳統銀行急起直追下,站上戰場的,早已遠遠不止8家。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