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請放過誠哥 別再過份解讀

文章日期:2020年1月14日 17:07

李嘉誠上周五在集團晚宴中小冊子再度引經據典,一如以往惹來大堆解讀。但在我看來,大家只是想得太多。過去半年,尤其是甚麼「因果由國」,大家把自己心中所想的,用首富名義以解說的形式講出來,對他本人並不公平。這些年來,或者他確實曾有話要說,但從「黃台之瓜」到「如夢幻泡影」,一切盡是道出失望之情而已,大家又何必翻書查經,賦予太多個人想法?

香港人一向喜歡聽李嘉誠說話,坊間有許多據說是他的至理名言、十大金句等等,有些實在無從考證。但在電視直播前、或白紙黑字記載,他確是有不少撼動人心、引人深思的名句,而且在近幾年愈來愈多用典。

最為人熟悉的是2016年3月,在後佔中時代,農曆新年大衝突之後,他談及香港前景,用了一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那是對當權者最後的勸告。

直至2017年3月,特首選舉前夕,他用了一句「女媧補天,事在人為」,可是大家竟一度不經思考就以為他說的「女媧」,暗示的是性別。而其實他說這句的重點是「補天」,事後他投票給誰,大家心知肚明,而誰人想補天但沒有機會,誰人有機會補天卻成了「撕裂2.0」,歷史已經有所記載。

往後他便退休了。而除了黃台之瓜,這幾年來,他公開引經據典的,就只有去年3月底慈山寺開光典禮時提到過「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及上周的「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封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然而,為這兩句都是佛偈佛詩,反映他心態已有改變,與其解讀成他對社會各界的勸喻,倒不如說是他在嘗試開解自己,叫自己不要再執著。

就像魏晉之際,士人對紛亂政局的失望,朝廷容不下清議之士,大家由論政變為清談,又議事變為研究玄學。李嘉誠愈是投身於佛學,愈給人放不開的感覺。況且,豈止魏晉之文士,放眼兩千年間,被政治玩弄,最後只能「卻道天涼好個秋」的淪落人,比比皆是。難道,蘇軾說了一句「也無風雨也無晴」,就能排解心中鬱悶嗎?

李嘉誠的鬱悶,或者從許多年前已經開始,當長實在內地賣樓也被指是走資,他說過,被誣衊走資「令人不寒而慄」。在近半年,他被赤裸裸地「鬥地主」,頭像套上曱甴的身軀,在一班急於表忠的奴才眼中,他現在只是一隻有顏色的昆蟲。

所以,李嘉誠說自己只是一個香港市民,是自嘲。所謂的首富、曾經是可以與歷代國家領導人見面的地位,都已成過去了。王謝的堂前燕,已經飛入尋常百姓家。變回普通百姓的李嘉誠,有甚麼能繼續讓他名流千古?就只有基金會了。從此他醉心佛學,埋首基金會,藉此找回心中的明珠,拂走政治塵勞,大家也就放過他吧,別再過份解讀了。

文濤

更多文濤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885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