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社運與麵包

文章日期:2019年12月10日 17:00

一直覺得,所謂黃、藍並非本質,而是相對的概念,背後反映的是改革與穩定,而這兩種概念一直存在於我們心中,隨環境變化而有取態,每人標準不一。今日渴望改革或民主的在香港佔大多數,是因為繼續「穩定」下去的話難令人滿意,於是,大多數人撥歸為「黃絲」。

很多人指出今次運動是出於年輕一代重視價值觀,兼與中國模式有衝突,故而覆水難收。不論是孟子說的「衣食足而知榮辱」,抑或馬斯勞的需求層次金字塔,都見溫飽過後,便是價值觀彰顯之時;換言之,價值觀是建立於麵包之上,麵包一旦丟失了,甚麼價值觀也許暫時黯然失色。

經歷過大半年的社會風波,加上中美貿易戰衝擊,香港經濟疲態逐步顯現,零售業、餐飲業首當其衝,如第三季餐飲業失業率即升至6%,而現時只是開端,還會波及其他行業。當然很多年輕示威者或對經濟下滑而拍手稱快,畢竟是希望藉經濟以打擊政府,但同時間年輕一代是否估計到經濟下滑的餘震,亦值得憂慮。

例如以10月2日提堂被控暴動罪的96人為例,至少一半是學生。雖說學生好處是少了成年人包袱,可以放膽參與社會運動,但在父母蔭下成長、未知世情艱難時,也可能忽視了經濟本是社會的筋絡。借經濟衝擊政府,達至「攬炒」,是一種Brinkmanship,但幾時在爆煲之前收手,又或者有後備方案支持經濟,只留自己在岸上,讓對手沉沒,都是學問。經濟疲弱,公務員反而提着鐵飯碗不用愁。若只着眼與對方玉石俱焚,卻沒有後着,則容易把自己趕上窮途。

尤其一旦失業率急升,基層受苦,大家不得不暫時擱置價值觀,重新尋求麵包,加上抗爭疲勞,到時會不會有大批市民由黃轉藍,重返穩定,都值得思考。正如高雄產業轉型滯後,經濟增長失方向,最後選出親中的韓國瑜當市長,也印證了鐘擺效應。趁經濟疲態尚未畢現時,新任區議員如何未雨綢繆、支援失業人士,亦值得集思廣益,例如提供廉價日用品、求職指引,又或引入大笪地等。區議員主理地區事務,若只趁勢當選而沒有覆蓋到前任議員所做到的功績,包括大家常取笑的「蛇齋餅糉」(經濟疲弱時物質對基層尤其重要),四年後風勢一過也只會被趕下來。

縱使現在「藍絲」如何被新一代嘲笑,但我對他們有多少溫情與敬意,始終他們是從苦日子走過來,成長路上有過陰影,自然一生難以磨滅。單純為飯碗憂愁而追求穩定的人,到底是值得體諒的,畢竟也多虧他們,才養活了我們一代人。總覺人類歷史是接火棒的過程,馬斯勞的金字塔可放在幾代人身上而論,上一代解決了飢寒,下一代便接力處理價值觀,我們都是個整體。然而正正為了讓香港得來不易的價值觀得以傳下去,讓更多人有餘力捍衛,也得須先思考如何應付經濟這個大關。Be water,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賈文清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