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星期日‧只做一件事

文章日期:2019年11月22日 20:35

「When we vote, we take back our power to choose, to speak up, and to stand with those who support us and each other.」柬埔寨作家兼人權運動者黃良(Loung Ung)告訴大家投票的重要性。假如過去半年大家花龐大精力去關心自己的家,我建議11月24日只做一件事:投票,唯有透過選票可以將大家過去半年流過的汗水體現出來。

過去無論是區議會抑或是立法會選舉,均有不少聲稱本土派人士杯葛選舉,認為是小圈子選舉又或者不希望含淚投票,有關杯葛或焦土建議最大影響是體現在2018年的立法會補選上,非建制派失落九西一席,因為欠缺了一整代青年人的選票。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講師蔡子強在2018年9月一篇題為〈三月補選青年投票率跌幅最為突出〉的文章,分析了年輕人不投票對非建制派造成的衝擊及影響。他將選民按年齡劃分出「青年」(18至40歲)、「中年」(41至60歲)以及「老年」(61歲以上)3個界別。

蔡子強同時將2016年立法會換屆以及2018年補選作對比,分析了不同年齡層的投票率,結果發現「青年」組別在2018年新東、港島以及九西補選中的投票率,較2018年立法會選舉減少22至27個百分點,結果出現令人意外的結果,九龍西議席由民建聯鄭泳舜取得,港島及新東雖然由非建制派「取回」議席,但過程驚險。

回看今屆區議會選舉,整體登記選民由2018年的381.43萬人增加至413.29萬人,若細分這413.29萬名登記選民,大家可以看到蔡子強口中的「青年」、「中年」以及「老年」的比例,這裡重點探討「老年」票。

以61歲以上登記選民進計算,413.29萬名中有32%屬於「老年」選民,18區中「老年」比例最高的地區是灣仔區,「老年」比例達到38.9%,其次是東區及黃大仙區,分別達到35.8%及35.2%,相反一些新界區「老年」票的比例不高,最低的元朗只有25.2%。

為什麼要特別提出「青年」、「中年」選民與「老年」選民的比例?因為在「老年」票的投票率在種種不知名的原因下普遍穩定,2016年及2018年立法會選舉及補選中,「老年」的投票率跌幅相對較細,即是他們會在種種原因下一定會出來投票。若過去6個月選民爭取的表達的是同一訴求的話,為甚麼願意堅持6個月卻不願意堅持6小時?

不要輕易放棄投票的權利,若有人告訴區議會不重要不要投票的話,你可以告訴他區議會是「一國兩制」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體現。首先區議會會產生452個民選議席(另有27個當然議席),另外立法會功能組別中區議會(第一)及區議會(第二)合共會產生6席立法會議員,最後則是產生特首的選舉委會員,港九各區議會及新界各區議會共產生117名選舉委員會成員。簡而言之,即是區議會選舉若未能成功進行,會直接影響新一屆立法會以及下一任行政長官,即是告訴大家「一國兩制」受到波及!

黃良是何許人?她是柬埔寨共產黨肆虐下的倖存者,在2000年出版回憶錄:《他們先殺了我父親:一個柬埔寨女兒的回憶錄》(First They Killed My Father: A Daughter of Cambodia Remembers),該回憶錄在2017年被拍成電影。

李鴻彥

其他觀點

【專欄】不要「裝修」中資銀行

【專欄】為「攬炒」儲糧6個月

【專欄】起公屋關我咩事?

【專欄】陳彥霖 讓警察失陷的名字

【專欄】擔驚受怕 商場聘請「天文台」哨兵

【專欄】大數據顯示市民拒收貨 遲來的撤回換90%粗口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