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不要「裝修」中資銀行

文章日期:2019年11月8日 20:14

「Maxim's performance during the third quarter has also been impacted by the ongoing social unrest in Hong Kong.」持有美心集團50%權益的牛奶國際在中期管理報告中明言,「反修例」引發的社會運動及衝擊,已確切地影響到旗下的飲食及零售收益,其中前者便包括以大家熟悉的美心飲食王國。

示威者不滿美心創辦人女兒伍淑清的言論,大肆破壞美心旗下包括星巴克、元氣壽司等餐廳,這些被稱作「裝修」的行動同時牽連至其他中資企業。最近出席一個關於銀行的工作坊,席間有專家提到「裝修」銀行其實對中資銀行的具體影響有限,事關一百幾十萬元的裝修費與每年盈利比較,可謂蚊髀與牛髀。

該名專家反而指出,銀行被破壞後最受影響的不是市值龐大的銀行,而是一些有實際需要到銀行提款又或者領取綜緩的長者,因為他們往往不懂到其他地區或到更遠的分行提款。

筆者聽罷翻查其中一間市值3000億元的中銀香港(2388),公司第三季單是計及減值準備前經營溢利已達到109.59億元(按年增加12.3%),期內減值準備淨撥備則接近4億元。試問一家單是撥備已近4億元的中資機構,「裝修」的實際影響有幾大?若示威者終極目的是中央的話,有誰會為區區一百幾十萬元上心?

香港要明白自身特有的角色,或者身處的位置。

對中國而言,香港除了是「一國兩制」的示範外,最重要的角色是中國外商直接投資(FDI)的主要來源。根據中國商務部對華直接投資排名,2019年1月至9月頭10位的FDI合共962億美元(相當於6724億元人民幣),其中香港佔74.5%達到716.3億美元(5007億元人民幣),較排第二位的新加坡高出13倍。

香港是中國FDI最重要的來源,這個重要的角度並未改變,2018年、2017年香港分別佔全年FDI的74.7%及79.4%。香港的法治與制度對外資而言,是進入中國的最佳跳板。問題是中美貿易磨擦以及香港陷入混沌下,外資對中國的興趣有沒有改變?外資會否繼續相信香港這個跳板,這才是香港最重要的角色。

的確,示威者「裝修」中資金融機構對她們而言不痛不癢,不過相關畫面透過電視新聞傳送到中國各省市以至外國媒體,片面的資訊令他們謝絕香港才是關鍵所在。明白到香港的角色與位置後,你會明白為什麼阿里巴巴會急急來港第二上市。

歷時近半年的社會運動有沒有嚇怕外資或來自中國的資金,視乎香港能否繼續發揮集資的重要角色,要看阿里巴巴這次集資是否成功,所謂的成功包括在削減集資規模後能否錄得超額認購等等。

李鴻彥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