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黨鐵是如何煉成的

文章日期:2019年10月3日 21:12

​港鐵封站,遍地開花。

​十一國慶,港鐵(0066)在對上一日已事先張揚要關閉三個熱門抗爭車站,之後封站如病毒般擴散,到午後更宣布整條荃灣線停駛。接近傍晚,已封站的港鐵車站幾乎數之不盡,既限制了示威者走上街頭的便利度,同時也杜絕了市民外出的意欲,配合港九多個大型商場「玉石俱焚」式地全面暫停營業,當權者的目的只有一個 --市民最好安留家中,就算是純粹想「行街」的和理非,也想恫嚇到你不敢外出。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近四個月,最受香港人信賴的公共交通運輸系統,由港鐵變成「黨鐵」,或許如7月才上任的主席歐陽伯權所言,確實是始料不及。記得反送中之初,港鐵並非針對對象,示威者即使在抗爭後撤退,也會一個一個購票入閘乘車,所以才有市民放下大堆散銀在購票機附近,甚至有買下幾十、幾百張車票的義舉,亦成為無知的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指示威者背後必有「幕後大佬」的所謂證據。

​721元朗站的襲擊事件,雖然港鐵職員因未及時處理事件,也被指需要負上一定責任,不過市民眼睛普遍是雪亮的,事件始作俑者是鄉黑,幫兇是用了39分鐘才到現場的克警,港鐵所受的批評仍相對輕微。回想抗爭的首兩個月,每當有激烈衝突發生,港鐵也會有封站、飛站,但同時會安排「吉車」,接走站內仍然滯留的乘客。即使是三罷前後的不合作運動,衝突亦主要發生在抗爭者與持反對意見的市民之間,港鐵未受波及。那時候,市民與港鐵的關係仍算和諧。

​事情的轉捩點,是8月下旬的官媒社評。《環球時報》作為中共喉舌,公開批評港鐵在衝突發生時,未有配合警方執法,更提供免費專車接送示威者集體離開,更指這做法是變相鼓勵,與止暴制亂背道而馳;不過最致命,是社評將港鐵與當時已因打壓至「跪低」的國泰航空(0293)歸類為同類,更暗示它們或明或暗地倒向破壞法治的一方。得到國家認證,港鐵當然不敢怠慢,加上其大股東為香港政府,也實在違背不得。在其後的公眾活動,港鐵在尚未發生衝突已先行封站,用「保護員工、乘客安全」作幌子,隱藏了「不想市民走上街頭」的目的,並擺出「是暴徒為市民帶來不便」的態度。831太子事件後,港鐵拒絕公開閉路電視畫面,更被視為與警察同行。港鐵自始正式受勳,榮升為「黨鐵」。

​作為金融人,當然較著緊「黨鐵」煉成前後的股價表現。港鐵作為傳統公用股,股價表現一向穩定,即使7月中因沙中線等要撥備24億,更首次發出盈警,股價當日亦只是跌約3%,仍然高見在53元以上;不過被標籤為「黨鐵」後,港鐵近期低見44元以下,由高到低,跌幅接近兩成(已除的中期息只有25仙,影響極微)。雖然恒指同期跌幅亦達2,000點,但以跌幅計只有一成,這額外一成的跌幅,容我帶點主觀地說,或許就是「黨鐵」效應所帶來的折讓。

​根據歐陽伯權所言, 近期車站破壞帶來逾3,000至4,000萬元的財產損失,數字其實遠比預期少,也少不免會將數字與立法會約5,000萬元的維修費用相比。多個車站的嚴重損毀,竟然比一個立法會的損失少,香港政府也實在「篤數」篤得太過份。港鐵跑輸大市,當然不會來自這幾千萬的財物損失,別忘記高鐵超支、沙中線撥備,動輒也以十億計,港鐵股價也未受到多少負面影響,更反而節節破頂。投資市場跟紅頂白,港鐵走勢突然逆轉,自然是有Smart Money,發覺近期的社會事件,開始影響到港鐵的根基。

​誠然,港鐵封站,對客運業務確實有影響,最新公布的8月乘客量按月跌約4%,但客運業務從來不是港鐵的命根,以上半年計,客運業務收入達107億,但帶來的盈利只有9.5億,利潤率低得可憐,佔其撥備前的整體盈利亦只有近12%。雖然預期客運量下半年有減無增,但港鐵也算是獨市生意,在沒有衝突的平常日子,仍然是市民賴以上班的主要運輸工具。當然,若以投資角度計,公用股的護城河就是穩定性,連客運量的穩定性都受到影響,其護城河也少不免被填平了些少。

​不少人可能以為,物業發展應該才是港鐵的根本。對…了一部分吧!物業發展在上半年為港鐵帶來近9億的利潤,其實比客運業務更少,不過期內開售的新盤日出康城MONTARA及GRAND MONTARA似乎未入帳,近9億利潤主要來自其他樓盤的貨尾,數字上才顯得較「輸蝕」。物業發展是示威者動搖不了的港鐵業務,以車站上蓋物業發展權來換取鐵路的興建成本,亦是多年來政府的方針。經歷今次衝突後,只怕政府對港鐵將會更傾斜,就算不是實質利益,對追究沙中線偷工減料醜聞、紅磡站出軌意外等,可能也會隻眼開隻眼閉,算是對承受政治壓力的一點補償。

​至於港鐵的命根,不說不知,竟然是車站商務及物業租賃管理,分別在上半年帶來逾26億及逾22億的利潤,佔其撥備前的整體盈利逾六成。港鐵繼續封站,商場繼續停業,站內或商場內的商戶生意難免受影響,受影響自然會向港鐵投訴;港鐵的處理方法不外乎是減租留客,無論留客成功與否,港鐵租務收入減少是必然的結局。雖然商戶簽下租約不能貿然斷約,滯後效應下,其影響甚至在明年三月公布的今年業績,也未必反映到出來;不過若你是商戶,車站不定期封站、商場不定期暫停營業,你難免會向港鐵追究,提供補貼或免除封站日子的租金,應該是最基本吧,連同客戶對在車站落廣告的意欲減低,上述兩個業務的收入按年跌一兩成,或許已是最保守的估計。示威者「和你Shop」的相對和平抗爭手法,對港鐵的財政影響,隨時比武力破壞車站設施更大,但公眾的反感程度卻相對較低。

​港鐵無辜嗎?被牽連入政治風波內,確實有些少無辜,但港鐵和國泰一樣,在強權壓力下,根本沒有Say No的空間。撇開政治只講投資,港鐵的公用股招牌早已不保,鍾情公用股的保守投資者,還是忍痛止蝕換馬到中電(0002)、電能(0006)、煤氣(0003)、香港電訊(6823)、甚至香港寬頻(1310),畢竟抗爭也要繼續用電用煤,也要日日上連登留意最新抗爭資訊。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

其他報道: 

【專欄】請用香港方法控制香港

【專欄】再窮也要撐國泰

【專欄】阿爺給過你甚麼?

【專欄】絲.裂

【專題】羅仕揚:後反送中時代的得益者

【專欄】羅仕揚:致陳健波議員的信

【專欄】羅仕揚:中產欠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