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李曉佳:商界領袖心底話 唯陳啟宗敢言

文章日期:2019年9月19日 11:26

恒隆集團(0010)董事長陳啟宗常常語出驚人,反而令人奇怪的是自從他老友梁振英早兩年「冇得留低」之後,他變得低調,少談政治。直至恒隆集團上周三發表中期報告,他在致股東函中發表的政見,才再次惹人關注。

商界人士都知陳啟宗好有心機寫致股東函,每篇英文版都是他親筆寫,聽講即使忙於出差,他在飛機上都會堅持自己寫。今次這篇中文長達14頁的「股東的信」沒令人失望,只是上周三發布時,香港傳媒全都專注於開首「香港政府犯下一個嚴重的政治失誤」那句評語。但若果大家有心機看畢全文,會發現講中美關係那部分更值得玩味。

質疑中央「高度集中決策」存風險

陳啟宗用了足足7頁去談中美關係。在香港人眼中,陳一向愛國,但他在這篇致股東函中又毫不忌諱地月旦刻下中國政府的管治問題。他說中國不要因為取得經濟上成功,就被那份「東方優越感」所蒙蔽。引用他的原文:「本人認為西方模式更安全,特別是在當今錯綜複雜、密集互聯又瞬息萬變的世界裏。除了對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的擔憂外,還有本人此前提及過的一個更實在的憂慮,就是鑑於當今全球經濟體系的複雜性,任何人皆無法掌握所有事實。或許他朝有日人工智能會幫助領導者應付得更好,但就目前而言,高度集中的決策模式會帶來政策失誤的巨大風險,意料之外的結果可從各方而來。」

他形容這種風險「在最有能力的決策者身上也容易發生,即使初衷完全是出於善意。」他又引用幾年前中央在處理股市相關問題,雖然領導人很快就糾正了錯誤,但不能保證下一次不會出現糾正的方法都是錯誤的,而令問題惡化。

陳啟宗當然沒有開名,但放在今天的中國,談「高度集中的決策模式」,顯然是指圍繞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領導。雖然陳啟宗是一介商人,但他不時以國際人物自居,出席不少大國政要雲集的場合。他致股東函這番話,看在習核心班子眼裏,不知會有何反應。

香港的反修例運動剛過百日,還未有平息跡象。愈來愈多分析指《逃犯條例》修訂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運動背後其實是反映香港人從港英年代承襲下來那套核心價值與意識形態,與中國內地近年發展愈益背馳。習近平去年初搞的修憲舉措,使國家主席任期再沒限制,更給人「大權在握」的感覺。陳啟宗對「高度集權」的警告,其實都是不少商界領袖的心底話,只是沒人夠膽像他一樣宣諸於口。

稱「西方模式」更安全

陳啟宗對中美關係的分析,總結是希望兩大國能互相尊重,「虛心地向別人學習」。這種「自省吾身」的態度,總較近年愛國意識高漲下、盲目跟從中央主旋律跳舞的政商權貴優勝。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