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教路】張兆聰:聯儲局倘重新買債 股巿將大升

文章日期:2019年9月19日 08:30

恒指昨日跌36點,收報26,754點,成交金額595億元。沙特指產量已恢復逾半,預計9月底可完全回復正常,油價急挫,地緣政治風險減退,美股和港股皆反覆,市場都等待聯儲局議息決議。無論減息與否,筆者傾向相信市場反應偏向正面,但中長線仍要面對經濟增長乏力的阻力。

市場原預期聯儲局100%會減息,但受到沙特事件影響而出現變數。若9月底可回復正常供應,油價急升急跌只是短期波動,難以左右聯儲局政策,減息的機會仍相當高,剩下的問題會否是鷹派減息。經過特朗普持續炮轟下,聯儲局其實已失去了獨立性,不大可能逆其意拋出再減空間有限的信息。

此外,受到回購市場流動性短暫枯竭影響,聯儲局逾10年以來再次於貨幣市場投放現金。從技術角度看,錢荒發生的背後,是企業到了交稅季節,上周財政部又拍賣了780億美元債券,市場一下子無法周轉所致。但背後還是受到縮表的影響,事關銀行準備金已從2014年最高位的2.8萬億美元,目前僅剩下1.5萬億美元,幾乎腰斬,面對頭些短暫的流動性衝擊,容易出現錢荒。有分析師認為當局或會再度擴大資產規模,每月買入140億美元國債以增加銀行準備金。若如此,則全球股市將會大幅抽升。

新興市場失速 環球經濟最大威脅

但今年市况就是如此,不斷有利好消息推高市况,但未幾又再回落,可能是特朗普出手,或許根本就沒有消息。事實上,全球經濟非常疲弱,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認為,經過近期的局勢發展,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可能會較該行6月份預計的實際增長2.6%更低,名義增長率也將放緩至不到3%,與2017年和2018年的約6%相比,可說是失速式放緩。

要留意,美國、歐洲、日本等已發展國家,經濟長期增長緩慢,但今年見新興市場也非常疲弱,例如印度今年第二季度按年增長僅5%,比中國更慢,在失業率升至6.1%的45年新高下,7月份新車銷售暴跌30%。拉美情况也欠佳,巴西第二季僅增長1%,墨西哥更出現負增長,阿根廷更不用多說。以往是新需求來源的新興市場一旦乏力,全球經濟放緩就非常明顯。

全球經濟疲弱 勢制約股市升浪

以往制約新興市場的因素,主要是美元周期。美國經濟佳、美息升、美元強勢,資金流出新興市場令流動性緊縮。撇除這個因素,新興市場發展潛力本就較大,當迎來聯儲局進入寬鬆周期,往往會受到資金追捧。但其實美國都已轉向寬鬆一段時間,新興市場經濟仍未見起色,似乎是自身出現結構問題。從債息來看,新興市場10年期美元國債利率多介乎2.5厘至3.5厘不等,相對同期美債仍有一定息差;但考慮到經濟下行和政治不明朗因素,帶來的信貸和外匯風險(阿根廷就是好例子,一夜間就崩盤了),外資是傾向持有美國長債,還是流向新興市場套利,暫時似乎以前者更值博。新興市場暫時仍難復蘇,全球經濟疲弱下,暫時仍會制約股市展升浪。

[張兆聰 還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