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我們與法的距離

文章日期:2019年9月5日 21:58

「唔理咩都好,總之犯法就係唔啱!」

金融業藍傾,是預期之內兼每天面對的情況,不過卻不代表在Trading Floor上,黃藍不能並存,因為在「賺錢」的前提下,政見會被暫且放在一邊,等收市後再作討論,又或者完全不討論、不觸碰,避免糾紛的出現。

「黃藍是政見」,金融業內的藍,一般也比較理性,少有如幾個惡名昭著的藍絲面書專頁般造假、歪曲事實。行內的內地人,是金融業支持港共的中堅份子,但我卻不會將他們歸納在藍營內,只因他們自少被國家機器灌輸服從黨國的概念,他們不是藍,是紅。理性藍營的立場,普遍以利益和法律為出發點,他們心底裡或許也對林鄭不爽,但卻不會渲諸於口。「我們愛錢、中國有錢、跟著中國就有錢」的三部曲,是支持藍營盲撐港府及西環的底蘊;而「任何人犯法都唔啱」,則是掩飾自己藍傾、以利益為先的包裝紙。

法律之所以是法律,在於它是由公權所擁護,用作規範人民以免做出錯誤及對別人構成傷害的事。香港一直是法治社會,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擁有能令外資信任的司法框架,是眾所皆知的原因之一,雖然老土,但卻真實。「送中條例」引起大眾強烈反彈,在於香港人不信任中國的法律,特別是兩地的定罪標準差天共地。若果司法互助協議,只將地域定在司法制度相近的台灣及澳門之間,或許早已風平浪靜地簽妥。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林鄭糾結三個月後,終於施捨地回應了正式撤回送中條例的這訴求,但相信連最和理非的淺黃人士,都不會就此收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平息民怨的最低消費,雖然明白獨立調查的重點,並非單單針對警暴,而在於了解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但能夠有獨立調查,至少能有機會重新審視警隊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從以判斷有否違反警例。法律從來應該是公平,既然前綫抗爭者「違法達義」,被捕後會被檢控、被追究責任;劃上法律這同一條線,違反警例甚至濫權濫捕的警察,也同樣應該被追究責任,這才是法律的體現,奈何現有機制下,卻偏偏沒有制衡警權的力量。

甚麼是「違法達義」?就是明知是違反法律,但卻逼不得已用違法行為,去爭取應有的公義。年輕人願意站在前線抗爭,早已豁出去,有著承擔法律責任的覺悟。作為「核爆也不割」的黃絲,能夠爭取到「撤銷對抗爭者的控罪」的訴求,當然最好;但若不能,也算體現香港仍是法治社會,犯法者會被繩之以法。然而,法院上的正義女神被蒙上雙眼,不正是代表法律應該是要以公平原則去審視每一個犯人嗎?如果藍營說的「總之犯法就係唔啱」適用於示威者,難道不同樣適用於親政府人士、警察,甚至是當權者本身?

反送中事件至今近3個月,我們除了看到政府及警察的滿口謊言,更看到香港法制的逐步崩潰。警隊淪為政府壓制民怨的工具,在執行任務的同時,干犯的警例罄竹難書。若果說,是否使用過份武力仍有斟酌;執行職務時刻意隱藏委任證,以逃過被問責、被投訴的風險,已經是明顯違反警例。若果說,對記者、市民、救護員惡言相向只是禮貌上的落差;刻意刮去催淚彈的有效日期,再通過警隊話劇團PPRB說不知道為何日期會被刮走,就是當市民是白痴的「此地無銀」。若果說,理應只負責福利事務的員佐級協會,公開以白紙黑紙叫示威者作「曱甴」,只是不禮貌不理想;以匿名身份配上膊頭「粒花」影相再譴責張建宗,又是另一觸犯警例的實證。

有時實在很難明白,既然警隊已發明了「不完美、可接受、要改善」的金句,在某些無從抵賴的事道句歉,例如使用過期催淚彈、在室內放催淚彈、示威現場爆粗罵記者等,其實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就當是要改善的事項,也算是消了市民的氣;但在警隊形象一落千丈的瞬間,死不認錯似乎成為了風土病。明明犯了警例,沒有人要被問責被追究被停職,還要責難受害人為何要用匿名投訴,卻不知同屬執法機構的廉政公署,大部分的調查均建基於匿名投訴,監管機構證監會亦有匿名投訴機制。有錯不認,從來都是PR的大忌,說些似是而非的謊言去掩飾真相,不是代表自己演說技巧好,反而令整個警隊形象更差,特別是最愛反問記者的Er Er Sir。

至於721、831,已經說到無力。警黑合作的標籤,不是市民、傳媒強加的,而是自招的,「只是遲到39分鐘」、「我無睇錶」等說話也能說得出口,實在難以明白警方是以甚麼心態去處理這事。721發行一個月,才得幾個人被檢控,但示威者被捕卻以光速提堂,更有閒情在831前夕,同日拘捕多名立會議員,難怪連律政司法庭檢控主任也忍不住出信,炮轟警察說「拘捕與831無關」等同說謊。之前有藍絲竟然對我說,警例並不是法例的一部分,只是一份員工守則及指引,就算犯了也不代表甚麼。金融業在證券、衍生工具、企業融資等也有很多非法例的指引,從業員不妨試試獨犯?看看證監會港交所是否會嚴肅追究?但偏偏,觸犯警例的警察每次也成功「過骨」,而監警會只是隻無牙老虎,成為了林鄭不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擋箭牌。

制度,則是與法律並存的孖生兄弟。香港自老董年代實施高官問責制,就是要在政府犯錯時,負責官員需要承擔責任。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引起社會的撕裂至此,到林鄭本周正式撤回修例,竟然沒有任何官員需要問責下台,高官問責制等同作廢。相對之下,03年23條立法撤回後,半個月內起碼也有負責立法的葉劉請辭,連同民望極低的梁錦松陪葬;林鄭政府呢?至今竟然連半個人頭也沒有落過地,問責制慘被閹割,處理得比老董更差,又叫市民怎去相信制度?

法治,是令社會能夠暢順運作的基石,然而作為香港執法者的警察,作為香港當權者的政府,卻偏偏是令法治屢受破壞的根源。藍營若果支持「 總之犯法就係唔啱」,就應該明白追究警察是否濫暴,與追究示威者犯法應該處於同一天秤上;否則當我們與法的距離逐步拉遠,外資撤走只是時間問題,香港也將淪為一座普通的中國城市,到時就再無利益可圖了。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

 

其他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