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再窮也要撐國泰

文章日期:2019年8月22日 19:14

投資界的風向,有時就是轉得這樣快。記得本月初,國泰航空(0293)公布中期業績,好不容易扭虧為盈,股價績後大致靠穩。大行們也紛紛唱好,說其最壞時刻已過,離復甦已經不遠,更指基本因素的改善,有利於股份重新被估值。想不到一場政治風波,國泰竟惹上無妄之災,不單止營運遇上困境,連帶領公司好轉的行政總裁何杲,最終也只能掛冠而去。

利申,我是撐國泰的,即使最終國泰在強權下「跪低」,對被控暴動機師未審先判,對內地民航局的要求絕對服從,我依然撐國泰。明白的,黃藍陣營在國泰事件上,取向南轅北轍,黃營會說國泰為錢折腰,是絕對沒骨氣之舉,深黃者更揚言要「割席」;藍營則會說國泰縱容暴徒,獲得如此下場實屬咎由自取,國泰似乎兩面也不討好:不過,若暫時撇開政治,純粹看看這件事的本質,國泰究竟做了甚麼?沒有!其實國泰甚麼也沒做過!

作為管理層,國泰航空不干涉員工在工餘時間的活動,是守護基本人權的應有僱主態度。事實上,僱員就算去集會、去示威,也是他們的自由,只要他們願意承擔可能需付上的法律責任,原則上也確實不需要得到僱主的同意。國泰管理層信奉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對員工表達訴求採取既不反對、亦不干涉的態度,錯在哪裡?明明甚麼也沒做,但行政總統卻要「被辭職」,在企業管治上可說是天大笑話。

藍絲總能說出100個國泰管理層的錯。說國泰偏袒員工嗎?別忘記國泰工會幾乎每年也發起工業行動,令公司吃盡苦頭,相信管理層就算未到心懷怨恨,想如黑警般在病房虐打醉漢,也絕對不會對工會持正面態度,偏袒實在無從說起。說國泰允許員工罷工、暴力衝擊?當僱員們立定心場要去罷工、要去衝擊,難道僱主說幾句話、做些少行動就可以阻止嗎?我總不相信本港的中資機構沒有任何員工罷過工、衝過擊,同一標準下,是否所有有員工參與過罷工和衝擊的公司,管理層也要辭職?再往上推,若果有公務員罷工過、衝擊過,特首林鄭是否也要問責辭職?

「因縱容暴徒而被內地民航局發出重大航空安全風險警示的國泰航空」,國泰的「因航」之名,似乎從此有了一個新的定義。若說這次的打壓單從安全出發,沒有牽涉到半點政治,真是說出來也沒人信。內地民航局對國泰的要求也確實毒辣,凡參與甚至支持遊行示威的員工,不單止不能服務來往內地城市的航班,甚至連穿越內地領空也不可以,明罷著要將國泰的中港及歐洲航班一網打盡。雖然在執行上,國泰要如何證明某機組人員曾參與或支持示威也有困難,或許可以「隻眼開隻眼閉」,但為免夜長夢多,太古主席施銘倫隨即上京與民航局「講數」,最終的結果大家也知道。不過,大家在怪責國泰前,能否站在它的角度想一想?

國泰的大股東是太古集團,持有45%股權,第二大股東是持有29.99%的中國國航(0753)。國航想吞併國泰的傳聞,自國泰2006年收購港龍航空後,已經在市場傳過不下數十遍。中央的「司馬昭之心」,是想藉國航之手,掌控具戰略重要性的國泰;然而障礙卻在國泰與國航的股東協議,原來限制了國航增持國泰的可能,除非國泰邀請,國航甚至不能在市場上增持國泰,否則當建滔化工(0148)張國榮年前悉售近一成的國泰持股,國航早已出手接貨,幾時才輪到卡塔爾航空?當然,太古、國航、卡塔爾航空已持有近85%的國泰股權,街貨甚「乾」的國泰,國航即使獲准增持,也不知要掃到甚麼價位。

太古與國航的「一致行動人士」身份,協議內容還包括只要英資太古是大股東,CEO一定由太古陣營擔任,以及不能投資或成立本港的其他航空公司等。這份大閘蟹捆綁式的股權協議,到去年初才由國泰曝光,亦解開了為何銀彈充足的國航 (截至去年底現金67億人仔,足夠買起國泰逾15%的所有街貨),多年來也未能將國泰吞下之謎。國航在國泰的「三不」角色:不能增持、不能話事、不能再造王,令國航處境變得相當被動,然而趁著本港的反送中運動,中央終於找到將被動變成主動的機會。

借安全之名去要脅國泰就範,策略上,與林鄭借台灣殺人案來強推送中條例一樣,只不過今次的「乘機」,在政治上加添了商業元素,更貼切應該是在商業加入了政治元素。別忘記上述協議的內容,訂明除非太古放棄,否則任何人也不能成為國泰的大股東,既然如此,就去逼它放棄吧!太古與民航局「講數」的內容,外人或許永遠無從得知,但可以想像,要求太古放棄股權協議、甚至賣股給國航,肯定是選項之一;也只有從營運上施壓,才有望逼使英國佬就範 ------ 既然你不讓我佔最大份,你也不用再做生意了。

為了維持大股東的地位,為了守護股權協議,我相信太古願意付出所有。聽從民航局的指示、辭退幾個涉事員工、甚至「君子獻頭」,以CEO辭職作為終結整個事件的代價,太古也在所不惜。CEO辭職由CCTV率先報道,才再在交易所披露易公布,其實也暗地說明了事件的原委及主次 ------ 中央有恃無恐、不怕讓公眾知道是強權逼令管理層請辭,以達至「殺雞儆猴」的效果;太古也想藉此暗示這並非大股東的決定,只是政治妥協下無可奈何的犧牲。

說回本文初要繼續撐國泰的論點,再窮也要撐國泰,縱使國泰「跪低」,外遊工幹若有選擇仍必先選國泰的我,直覺覺得國泰作出妥協,除了考量著失去中國市場的後果,也有考慮到要維持大多數員工的生計,並以守護股權協議作為最終底線。沒錯,國泰航機的服務及質素,確實大不如前,機票價格也比不少航空公司貴 (幸好近期收購了HKExpress,買平機票也可繼續支持國泰),但不知怎的,乘搭國泰航機,總有一份乘搭其他公司航班沒有的安心及親切感。作為商務乘客的一個卑微願望,我只想國泰一切照舊,標榜著香港人航空公司的身份,繼續為香港人服務,縱然股權上早已染紅,作風和文化也不要染紅。

或許,不少人對太古那份「支持香港政治、行政長官、香港警方」的聲明感到嘔心,但在我看來,這只是一份人人Copy & Paste的無意義刷鞋文,正因為它與多間大企業的聲明同樣隻字不改,更有「止暴制亂」這個由港澳辦發明的主旋律字眼,才更顯出這不是各企業家的內心真想法,而只是一種被逼的表態。只有像誠哥那種具個人特色的聲明,也是真心聲,但又有多少企業家有誠哥的眼界,一早脫離了強權的樊籠,可以逍遙自在、不受掣肘?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