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李鴻彥:對付促成修例的官員議員 美國可以做什麼?

文章日期:2019年6月7日 20:24

《逃犯條例》修訂終於來到關鍵的「二揀一」表決時刻,要麼選擇相信中國一套可以與西方國家理念背馳;要麼成為文大商眼中通藩賣國的「漢奸」,沒有中間。傳統代表商界的自由黨4票與新派政商代表經民聯7票,衡量的離不開「利益利害」這4個大字。

成為「漢奸」的利益利害容易計算,且以在中國「仕途黯淡生意難撈」作為總結,至於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理念背道而馳,那利益利害難以計算,問題西方國家例如美國可以做什麼?可以去到幾盡?

加拿大《廣傳媒》6月初引述消息人士指出,一批移民美國的美籍港人正聯絡包括美國眾議院議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內的多位議員,游說美國行政當局以《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下稱人權問責法),「制裁」涉事官員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以至一眾行會及贊成的立法會議議員。

所謂的人權問責法其實在2016年才正式成為法例,《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以揭發俄國政府腐敗而被關押及死在獄中的俄羅斯律師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命名,及後這條針對俄羅斯的法例演變成針對全球違反人權的法例。“Global Magnitsky” is a potentially revolutionary tool. It allows the United States to sanction the world’s worst human rights violators and corrupt actors wherever they may be, putting them on notice that accountability knows no borders.

人權問責法最重要的「制裁」是限制涉事官員進入美國境內,同時會凍結他們在美國的附屬財產,大家不要以為不在美國置業或做生意便沒有問題,只是你持有美國股票或相關金融產品,一樣會受到影響而被凍結資產,沒有邊界(No borders)正正是法案威力所在。

雖然難以將林鄭月娥等港官與俄羅斯或嚴重侵犯人權的個別小國官員作比較,但至少讓11位代表商界的立法會議員在投票時,考慮多一個元素,要在中國價值與西方價值中二擇其一。對於修訂《逃犯條例》我有什麼立場?我的立場很簡單,只要香港人有廣泛共識便可以,而不是倉卒地進行諮詢並急急腳通過。

一條討論20年的修訂用不足半年討論?

李鴻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