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送誰的終?

文章日期:2019年5月30日 19:40

「Louis,唔好講笑,你知我平時唔理政治嘢,仲要好親中好建制,投票都係投李慧琼,但呢壇嘢,我真心淆底!」記得誰是Raymond嗎?就是我那個在中資行做資產管理的Happy Hour腳。不記得不要緊,因為絕不影響故事的推進,你只需記得他的職業便已足夠。是甚麼令平時一無所懼、敢於由外資行跳進中資行,「撈」了幾年而且「撈」得風生水起的Raymond如此驚恐?

「送中條例!呢個朵真係改得好!究竟邊個咁有才,將送中聯想到送終?」我想我還是第一次從Raymond口中聽到有關時事的話題。看來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終於喚醒了被視為政治冷感、金錢動物的中產關注。「送中條例」的討論已經爭論月餘,卻是甚麼原因,觸動了這個平時只愛談風花雪月、罵上司怨花紅的金融奴才的神經?

「Louis我問你,你覺得送中條例想打擊嘅,係邊啲人?」Raymond迴避了我的問題,更反客為主先出招。送中條例的始作俑者,當然是在台灣謀殺了女友的渣男陳同佳,原意是想將他繩之於法,於是引伸出要修訂逃犯條例。然而要在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台灣已表明不會協商嫌疑犯的轉交安排;但當局突然發現,「送中條例」有望合法地將想「送中」的人「送中」,於是繼續借渣男事件,力圖強推已引起社會強烈反對的修訂草案。如果條例最終上馬,陳同佳肯定是千古罪人。

所以說,「送中條例」真的是為了緝捕陳同佳?能夠做到當然好,但對當權者來說從來都無所謂,只剩下讓林鄭來演戲、遊說無知婦孺支持修訂的價值。有所謂的反而是如何幫助內地,引渡已逃到香港的逃犯。甚麼逃犯中共最關注?泛民、港獨請不要將自己看得太高,在政治層面上,他們也只是跳樑小丑,根本輪不到要將你們「送中」。想想這幾年習氏政權打擊最嚴的甚麼,當然是打貪。送中條例的目標,自然是這群已走資的貪官富商,以及幫助走資、洗黑錢的「白手套」。

「喂,Raymond,你唔係認為送中關你事呀?你咁睇得起你自己?」我呷了一口啤酒笑著說。「雖然你喺中資行,好多大客都係拎住黑錢入嚟開戶口,甚至證券行老闆都係用黑錢收購間行返嚟,但要捉,都係捉你啲客先,又或者捉你老闆先,幾時輪到捉你?」曾經聽某內地人行家說,內地富豪就算有幾多身家,只有成功轉落香港的,才算是真的身家,食證券飯的人大多明白所言非虛。近十年,內地資金在香港收購或成立的證券行、資產管理公司如雨後春筍,不計幾宗大型的行業併購,背後資金不少都是黑錢,甚至成立金融機構本身的目的,就是方便不同派系的人洗黑錢,這些都是送中條例最想打擊的目標。

「講真,確實係有排都未關到我事,我最多都只係將黑錢洗白嘅其中一間小公司嘅其中一個小職員。」Raymond苦笑說。「但係我啲客近期已經好驚,雖然未到話要到調走啲錢嘅地步,但搵自己幫襯開嘅律師、會計師計數,睇吓有冇Plan B保住啲錢同唔俾人捉到,已經做咗一段時間。」幾時都說,口裡說不,但身體最誠實。就算本來想反、又不敢反送中的商界,最終在中聯辦的召喚下歸隊力撐,但手持走資黑錢的老闆們,早就計劃逃生路線,難道還笨得等你條例通過、落閘放狗,才來狗急跳牆嗎?

「既然唔關你事,你淆底啲咩?」回應本文最初Raymond的擔憂,究竟是我太大安旨意,抑或是Raymond太杞人憂天?「點會唔淆底?你做外資行,你都知呢幾年邊個先係大客,係大陸人呀!更何況我哋呢啲中資細行?我哋啲客,100%係大陸人,仲要好多都係大陸老闆介紹嘅朋友,就算大家唔講唔提詐唔知,你估大家真係唔知果啲係咩錢?」Raymond說起來眉頭深鎖,似是此刻已經大禍臨頭。「當香港有咗送中條例之後,走資天堂嘅地位亦會不保,大老闆相繼提錢走,我哋仲會有咩生意?」

「資,總係要走嘅;黑錢,亦總係要洗嘅。我無你睇得咁灰,我唔相信有送中就無黑錢。」說實在,你覺得這幾年內地大力打貪,真的是想打貪嗎?打貪從來只是政治手段的堂皇藉口,目的就是以打貪為名,肅清非我派系的其他勢力,好讓得勢的一派繼續貪。同一道理,因走資、洗錢而被打擊的,要不是太大貪,就是非我派系。難道得勢一派不需繼續將錢運走?只要「企啱邊」,我不相信中資行會無生意。

「問題係,我哋點知自己有冇企啱邊,甚至係我老闆嘅老闆屬於邊條線,我哋做下屬嘅邊個知?」這是派系鬥爭下做下屬的無奈,也只盼跟著對的老闆。「仲有,今日就話想用送中嚟打走資,你點知聽日佢會唔會用嚟打幫手走資嘅人?唔好忘記送中係有追溯期,如果佢有一日睇你唔順眼,又或者你老闆原來得罪咗最得勢嘅人,搞到要成間行『炒家』,所有RO甚至Director Grade以上都要受牽連嘅,我唔敢想像會唔會關我事。」Raymond長嘆一聲,但不是身在局中的我,確實不知從何安慰。

這星期,歐盟向港府就修訂逃犯條例發出外交照會。究竟是外資抑或中資更懼怕「送中」?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只是若今天給了屠夫一把宰牛的牛肉刀,難保某天他突然興致來了,會用牛肉刀來殺豬、殺羊、殺雞、殺鴨。到時,或許一切都太遲了。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