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從金像獎看香港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6日 19:41

金像獎頒獎典禮日前舉行,今屆主題是「Keep Rolling」,意指港產片應像攝錄機一樣繼續開下去,從編排到起用新人任司儀,都感受到想薪火相傳的意念,給予年輕人信心,突然有種久違的感覺。若從電影業抽身看,便明白這種感覺來自香港社會。

今屆影帝黃秋生於頒獎禮前的訪問指出,現在港產片衰落,是因當年他們一代在黃金期只顧自己賺錢,無培育下一代,才使整個行業今日田地。而他得獎的電影《淪落人》,是由新晉導演拍攝,黃秋生是捱義氣接拍。同場最佳女配角惠英紅也發言鼓勵更多同業支持年輕人。計上同樣義務接拍《逆流大叔》的吳鎮宇,香港電影業開始意識到要為下一代製造更多機會才能共存。回顧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去年評論香港問題,曾一矢中的地指出,現今年輕人覺得自己在社會裏無份,當前要務是如何讓年輕人可以成為一分子。電影業便不自覺地帶頭做了個範例。

對前景的憧憬與希望從來是上流動力,覺得努力過後未來會更好,才會有努力的理由。回顧經濟起飛的上世紀70、80年代,即使不少人仍身困籠屋、寮屋,政府是大興土木建立更多公屋、居屋,十年建屋計劃,整體氣氛是擺脫惡劣居所,而今日是劏房、太空艙愈建愈多,屯門菁雋更出現128呎新盤,呎價逾2萬元,青少年的前路是甚麼,一目了然。世邦魏理仕日前才公布調查結果,香港平均樓價已飆升至近千萬元,冠絕全球。只要上一代有磚頭在手,收屋租、收舖租,已保三代無憂,後來者要做小生意,最多也要逼到樓上鋪或舊區起家。

經濟固然不易分一杯羮,就連整體香港也沒有邁向更美好。殖民地時代在貪污頻仍的年代仍會建立廉政公署,今日是司法制度屢次受動搖,港大的畢業生或教授也可能身陷囹圄,即使年輕人心願是出一分力建立美好世界,卻總是事與願違,政治現實擺在眼前。殖民地時代不一定比現在好,但至少當時氣氛是處於上升軌,自然容易令年輕人投入,現在的香港,卻很難說是上升周期,只要能維持現有的,便已經很艱難。

上世紀70年代到處播放的是黃霑的「寧願奮鬥到百千次,創出幸福快樂鄉」,又或者「理想,一起去追」,大家聽來不覺刺耳;到今日年輕人聽入耳的,卻是「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名牌或金飾,該不該珍惜,人總要向上嗎」等等,也側面反映了兩代年輕人的心境徹底不一樣。即使誠如劉鳴煒所說,少去旅行;甚至學似上一代知慳識儉,或許真的能白手興家入市買樓,只是這樣捱出來,是不是真的開心,又是另一回事。失去年輕人朝氣的城市,其實又是否大家共同願望的結果呢?

賈文清

更多賈文清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558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