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中層的唏噓

文章日期:2019年4月4日 19:34

跨國大型金融機構,當中包括投行但不局限於投行,從來都是奇特的企業。

一間企業最重要的是甚麼?當然是管理層,有好的管理層,才能作出正確決策,從而令企業邁向成功。然而,很多人都把管理層與老闆兩種身份混淆,更會認為老闆就等同管理層,這對外資企業來說是匪夷所思的,外資崇尚專業化管理,認為老闆的責任是找出最適合領導公司的精英,若老闆的子孫沒有魄力,一樣會被拒諸於管理層門外。可惜老闆等同管理層的觀念在華人社會太根深柢固,要向老一輩解釋「老闆無權」、甚至是一間企業可能沒有老闆的概念,簡直是天方夜譚。

曾經有一個姨媽姑姐在新年聚會時問我:「其實滙豐(0005)老闆係邊個?」。我隨口回了一聲「滙豐冇老闆」,但真實的答案卻使她覺得我「Hea佢」。礙於長輩的面子,我嘗試向她解釋,沒有人持有滙豐多於5%的股權,也因此沒有老闆,豈料她卻硬說我說謊。「長和(0001)老闆係李超人,新地(0016)老闆係郭氏,恒基(0012)係四叔嘅,就算中移動(0941),都有共產黨政府做老闆,滙豐點會冇老闆?」隨之而來的問題,包括「無老闆邊個負責請人」、「無老闆邊個決定派幾錢息」等,然後引伸到「你入咗投行做嘢叻啦,有貼士都唔益吓姨媽,仲對住長輩謊話連篇」,剩下一臉無奈的我。

說了這麼多,目的是想點出,不少跨國投行與滙豐的情況一樣,根本無老闆。正因為無老闆,大家為了掌握更大權力、分到更多錢,於是會用盡方法搵錢,期望晉升成負責分配派幾多錢的一個。別以為投行的執行董事、董事總經理就等同老闆,實際上純粹職級,大家都是受薪出糧。或許分花紅後,MD或Director確實會拿著0.00X%的股權,但都只是少都不能少的股權,投行的甚麼董事,與上本市公司的真.董事,確實有著天淵之別。

正因為董事們事實上不是老闆,這些我們戲稱為「老闆」,實際上僅為上司的主管們,分裂為兩大類。一類是積極上進型,希望所管轄的業務賺得越多越好,期望賺得越多、分得越多,更會出盡力「捽」下屬的數,積極與嚴苛從來只是一線之差。另一類是Hea做交差型,既然不是真老闆,也不用太上心,總之上頭們交帶的Budget,一定盡力做到夠數,但夠數後卻會放軟手腳,畢竟賺得更多,下年Budget更高,最後辛苦還是自己,倒不如每年剛剛好,讓自己或旗下業務還有進步空間。更重要的一點是,就算賺得更多,這些年也不代表分到越多。世事既然被看透,願意做後者一類老闆的主管們就更多。

「鐵打的投行,流水的董事」,這是行業的法則。一間企業的老闆不能換,只能做到成功、或者趨向失敗,想改變的可能會去找些有才能的人看看可否起死回生,但只要老闆拿著股份,他依然是最終話事人。投行的老闆呢?卻從來不是同一回事,業務做到不好、賺錢不夠多,比你高級的老闆就有撤換你的權力,就算你昔日多輝煌,一兩年無數,被裁撤也是遲早的事。要適應到這種壓力,要勸服自己這是投行薪高的代價,才是生存之道。

投行的階梯,就像一個金字塔。最頂尖的高級管理層有操控生死的權力,最低端的低層員工只能依從著指令工作,順帶每天罵罵老闆,也算是自得其樂。最唏噓的是中層,上有比你高級的老闆「捽數」,但若你向下「捽數」,卻隨時惹來下屬的反彈。「咁勤力博咩?」、「佢講就易,你叫佢自己跑,有數返咩?」。下屬表面上恭敬地叫一聲「老闆」,但這句「老闆」背後卻滿帶著不滿和藐視。夾在上司和下屬之間,想兩面討好,但卻兩面不討好。投行人功利而精於權鬥,下屬有野心勃勃想取上司而代之的並不罕有。中層要提防上司的責難,又要提防下屬的冷箭;向上看不到晉升機會,向下的卻個個想升,中層每天想了又想,依然找不到解決良方。

派B仔,即派花紅的一天,是投行員工最期待的一天,雖然期待值已一年比一年低。期待花紅的金額是虛無的,期待一年一度可以「鬧爆」上司的機會,變成了近年派B的重頭戲。投行派B的形式是,上司與更高級的上司在房間內,一個接一個叫同事入房,高級上司說幾句「今年不是好年」、「你已很努力,但某某業務不達標」等廢話開場白後,通常會由直屬上司宣布派彩,然後讓下屬表達感想。聽說,激動的人會謾罵,冷靜的人會不發一言,愛爭辯的人會和上司理論自己對業務貢獻有多大,愛比較的人會說聽聞某某同事派得比自己多。問心,就算派得再多,誰人會開口說自己很滿意?

中層的唏噓在於,派彩的人是他,但決定派多少彩的人卻不是他;接受謾罵的人是他,但他卻不可將謾罵上傳給上司。下屬怎會不知道中層上司沒有控制分派多少B仔的權力?但氣還是要出的;中層怎會不知道下屬就算多不滿,也沒有令他滿意多些的能力,例如略為添點B仔?但氣還是要受的。一位在另一投行任職中層的朋友說,某年向下屬派B後,下屬拿了信封,不發一言,用凌厲的冷眼掃射了他一眼後,便用力關上房門離開。「那個狠毒嘅眼神,好似我殺咗佢父母咁,但其實我咩都冇做過,亦咩都做唔到,只能自己睇開啲,當係人工包埋,你可以上心得幾多?」

當然,中層也不能呻更多,畢竟比起年紀更少、入行更遲的新丁們,在投行這夕陽行業內,連再上一格的機會也欠奉時,你又能怨些甚麼呢?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