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性格巨星

文章日期:2019年3月30日 00:16

 

曾經看過一項調查,說本港大學生的十大理想僱主中,除了政府位居榜首外,其餘一半都是金融機構,而當中以投行為主。能夠在投行工作,從來都令不少人趨之若鶩,亦是多少大學生用盡方法也誓要踏進的行業。然而殘酷的事實是,投行聘請的本地人從來不多,更準確點說,投行多老外,一直都是千古不移的大道理。

 

自百富勤沒落後,港資金融機構已十多二十年來,沒有躋身過一二線投行之列。本港主要投行均以外資為主,特別是規模最大、出手最闊的幾間,都是美資行、歐資行,最有香港味道的,可能已經是滙豐,但聽說投行部門逾半高層亦是老外。用人唯親,除了是中國人的習性,外國人亦然。舉個例子,每年暑期Intern季節,有些外資行寧願專程「飛」些歐美籍學生過來當實習,也不願意多聘請幾個膽正命平的本地大學生,就知道在這些管理層心目中,同種同族的份量有多重。

 

儘管程度有輕重之分 ,外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許歧視黃種人,這是在投行工作多年的親身見聞。其實歧視與否,從來都不太重要,畢竟在歐資行內,同一職級的華人年薪較外國人低,這是已知的事實,亦在入職時已經認命,時刻追求同工同酬,反而是自己看不開;至於日常工作,也不太需要刻意以種族來區分,彼此關係不就簡單至只是公司同事?交代工作時客客氣氣,見面時點頭Hi Bye,又不是要深交,又何需將歧視和不滿宣諸於口?

 

反而真正有所謂的,是不同人種的Trading 手法,的確有所不同。投行Front Office內,Research一向最多內地人,只因在本港上市的內地公司越來越多,讓內地人來研究內地公司,才能明白箇中外人無法明白的隱秘。Sales則本地人、內地人參半,始終是要「湊客」的工種,而有錢的內地闊客越來越多,總不成找個老外來和他們雞同鴨講。最多外國人的工種,非Trading莫屬,一來現時的操盤模式、技巧,發源地都是西方,外國人一向以自己的Trading Skill自詡,二來最容易從外地進口、短時間內就能適應的工種,就是Trading,很多問題亦由此而起。

 

很多人或許以為,交易員的工作就是替公司「坐盤」,即是給予你若干投資本金,讓你在某段時間內隨意買賣,再看看能為這筆資金增值多少––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理解,主要錯誤在於「隨意」。交易員的工作確是「坐盤」,但卻不是毫無規範地想坐甚麼就坐甚麼,難道某Trader今天看到電視廣播(0511)盈警後急跌,就可任意入場掃十手八手「撈底」?當然不可以,是否買、買多少、持有多久,都是有規、有矩、有風險部門監控的。如果交易員可隨意因一己看法而買賣任何股票,這與中了冧巴降、買8字頭股份的散戶有何分別?

 

交易員要坐盤,首要條件是有客戶開倉,舉例說,某客戶想開騰訊(0700)好倉,除了純粹買騰訊正股外,亦可以買期貨、期權,甚至是專為客戶度身訂做的結構性產品,Sales接到客戶要求後,會向Trader問價,Trader衡量交易難易度、計算利潤率等後,再由Sales報價予客戶。當客戶覺得價格可接受並決定落盤,Trader才能夠「坐盤」,當然Trader是否坐足、會否因為覺得會升而買多些、抑或覺得會跌而和客戶「對賭」買少些,則是Trader的個人決定,這亦是一個交易員的價值––體現在對股票的觸覺、Delta View及賺錢能力上。

 

不同國籍的交易員,坐盤方式差異甚大。遇到內地人Trader,Sales一般都會很高興,因為A股產品還沒有如本港市場般多樣性,內地Trader對港股一知半解卻又不求甚解,通常價也是亂Quote的,Sales容易促成生意,自然感到高興,至於賺不賺錢,則大可推到內地Trader身上。土炮Trader是銖錙必較的,通常不會做沒把握的生意,取態以保守為主,甚少願意承擔大風險,也因此Quote出來的價,Sales都要與客戶經過一番牙骹戰才有望促成。這種取態可說是「有辣有唔辣」,保守為上,風險控制極得宜,即使及後股價連番波動,也已在Quote價時預留水位。

 

至於外國人Trader,則是Free Style的。Quote價通常以心情起落決定,時好時壞,無從觸摸,而歸根究底,在於外國人對於港股的不熟悉。同事A的客戶有次想開恒大地產(3333)的Structural Product,外國人交易員隨手按按Bloomberg機,知悉恒大是地產股後,竟然說出「就像Toll Brothers一樣,房地產股不嬲唔多郁」(原文是英文)的驚人結論,然後再以一個比期權低甚多的價位向Sales報價,連Sales也忍不住提醒「你真有把握能對沖?」,但老外卻覺得此話等同挑釁他不懂Trade,幾乎要在Trading Floor上動武。

 

又試過有一次,同事B的客戶對吉利汽車(0175)有興趣,Quote價時又再遇上老外Trader。「吉利是類近GM多啲?抑或類近Tesla多啲?」這是Trader當時的疑問。Sales解說吉利有生產傳統房車、也正在開發電動車,豈料Trader竟然說:「GM也破過產、Tesla又新聞多多,吉利都係唔好掂!」(原文是英文) 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客戶的Quote價。作為本港上市汽車股龍頭兼藍籌,竟然說不開就不開,豈不是自己倒米?

 

老外交易員猶如「性格巨星」,撇開歧視等問題,非我族類除了忍,還是要忍呀!別忘記,美資行、歐資行「打骰」的,都是他們的同鄉……

 

羅仕揚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