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這些機會.....

文章日期:2019年2月21日 19:50

農曆新年,是朋友們聚舊的日子。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的話題由近期看了甚麼電影,變成了如何投資、如何計劃人生、買樓未、結婚未等;到近幾年,朋友們不少已晉身人父人母,話題更漸變成育兒心得。隨著小孩年歲漸長,今年更進一步升級至幼稚園面試。

「其實根本唔係in小朋友,係in家長。」人母A說。「入到房,成地都係玩具,小朋友梗係衝埋去,有個阿媽即刻捉住佢個仔,大聲話『我哋要禮讓,我哋讓俾其他小弟弟玩先』。頂,佢憑咩就認咗自己個仔係哥哥?」作為男人,我實在不明白這事有甚麼值得生氣之處,但即使已事隔一段時間,人母A說起來依然滿臉怒氣。「小朋友得兩三歲邊識咁多?根本就係考父母。」

「我上次同阿仔去in嗰間,門口企咗幾個老師,要考小朋友識唔識行過去打招呼。」另一位朋友人母B說。「入到禮堂,喇叭播兒歌,啲老師就觀察阿B識唔識得跟住跳,唔跟住跳嘅就無得留底。唔通唔俾有啲小朋友唔鍾意音樂?文靜啲唔通唔駛讀書?」說得這樣激動,不難想像她的兒子應該是沒有跟跳的一群。「真係好虛偽呀!只係兩三歲,就已經要識討好老師,其實同我哋擦上司鞋無分別,點解要小朋友咁細過就認識大人嘅虛偽?」我確實難以代入人母的思維去,打招呼、跟跳舞,拉到去與虛偽有關,是否有些過份聯想?

「講到尾,都係我哋唔夠好、唔夠叻。」人父C接口說。「如果我哋好有錢,將仔女保送到國際學校讀;又或者我哋識人多,有Network,根本唔駛逐間學校去拍門咁慘。」我發覺身邊已成父母的朋友,都總喜歡自怨自艾,覺得自己未能夠將最好的給予子女,本身已是原罪;但回想我們的成長階段,不是也出身草根,但何時埋怨過父母?現時倒是父母怨起自己來。「Louis你唔明架啦,你有冇見過啲富二代,根本咩都唔駛做,就自動名牌大學畢業,畢業後即刻有份好工,人生自此一帆風順?」有,投行已有大量,而且充斥著各部門,又豈會未見過?

富二代,這幾年因為社會的仇富風氣,給人的感覺普遍是負面的,然而我認識的富二代中,討人厭的確實不多,甚至可以說極有教養。富二代的種類繁多,如果周圍告訴別人「我爸是XX」、「我家裡很有錢」的,這些九成不是富二代,最多只是突然變得很有錢的暴發戶。具有顯赫家世的富二代,自幼生活的上流圈子裡,父母也不是省油的燈,自然對子女悉心栽培,又怎會淪為只懂炫耀的傻子?

富爸爸為子女尋找最好的師資及教育,就好像古代的皇帝,委任最出色的鴻儒為太傅,為皇子們傳授知識般;再培養他們具品味的興趣,樂器又好、體育又好,總之要多才多藝,最後找間知名歐美大學作學府,循序漸進為他們鋪下一條康莊大道,從讀書到工作,構建出一份完美的履歷。經過以上的洗鍊,普通土炮的整體能力值,已經遠遠比不上富二代;不過富爸爸仍然未放心,總想為子女安排一份具地位又收入不菲的工作。

專業範疇如醫生、律師等,不是說入行就入行,要從大學選科開始就安排好;也不是所有富爸爸也有家族生意,可以叫子女「返屋企」打理。有錢人不免會成為投行客戶,而投行的入行門檻,說實在也不大需要特別專業的出身,基本上只要肯請,Undergrad讀甚麼也可以,只是有些學科比較易上手。當客戶開口,負責與他接頭的職員不敢拒絕,總會盡力安排面試機會。為了避嫌,近年投行已不敢明目張膽去聘請客戶的子女,但別忘記富二代的能力確實不俗,只要履歷上繳了HR,就算未有刻意聘請,能夠進入Final Round Interview的,大多都是富二代,選來選去也是類近出身的人,因此投行內不難發現,身邊的不少同事都甚有家世。

富二代與土炮的最大分別,是機會。先別說因出身關係,能力值已大有不同,就算土炮很爭氣,要獲得向上爬的機會,也比富二代難得多。單是富爸爸的人際網絡,從而引伸出來的Career Path,已經是其他人望塵莫及。就算大家獲聘同一職位,富二代成長於上流社會群,身邊朋友都是富家子女,年長後當上專業人士的也不少,職場上大家在有需要時相互提供助力,這些都不是土炮可擁有的。再說,投行講求的客戶和利潤,必要時叫些Uncle來開戶,又或者Uncle有生意轉介時率先想起有個任職投行的世侄。土炮也只能嘆句「這些機會不屬於我」。

最愚蠢的是有些富二代,明明因為自己的家世身份,才獲得其他人沒有的機會,但當自己有成就時,又想別人知道自己的「努力」,包括如何艱辛地接管父母的生意、如何一日工作10小時、或如何「親力親為」地「落手落腳」去做家族生意中的庶務、又或如何「排除萬難」地利用父母提供的資金,創立出自己的事業。有背景、有家世是優勢,能夠利用優勢是富二代的幸運,也很難說甚麼公平不公平;但如果利用了優勢去工作,就覺得自己與其他捱苦中的廢青一樣艱辛,更加要在媒體上指點江山,訴說自己的付出與成就,就難怪會被人嘲笑是「投胎界KOL」了。

「其實咁辛苦幫個仔搵學校,讀書讀到幾叻,最後都可能係幫富二代打工,都係逆轉唔到有錢人同窮人的地位。」人母B突然感慨地說。起跑線不同、機會不同,主從關係自然也不同,難道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

羅仕揚

更多羅仕揚文章: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3.php?col=1463481147417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