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新年的禁忌

文章日期:2019年2月7日 18:00

豬年大吉!農曆新年假期後回公司,除了口袋要備有足夠的利是,與同事們分享喜悅外,口邊亦要有幾句隨時也能說出的恭喜說話傍身。

金融人市儈,利是既在乎心意也在乎大小,為了添著幾分福氣,華人上司普遍在利是上頗豪爽,外國人上司相對「縮得就縮」,倚仗著老外沒有派利是的習俗,一句「Kung Hei Fat Choi」就急腳走入房間,盡量避免與下屬接觸,甚至放假避年至初十;但與他高級的華人上司派利是呢?卻照收不誤。難道他們不明白入鄉隨俗的重要性?

滙豐(0005)派了500元電子利是予員工,有行外人羨慕不已。行外人或許以為金融機構都是這般大手筆,但事實是,純粹滙豐今年特別豪爽。外資投行中,不少都以自己是「鬼仔」身份為理由,連一封官方的開工利是也沒有;也有投行每人派20元或50元,由秘書以點名方式逐位同事派發,但金額卻會記錄在員工收入內,即是要交稅。記得年前有媒體作了個《開工利是大檢閱》的報道,紀錄了多間銀行的開工利是金額,中資行普遍比外資行「手鬆」,但世事豈有兩全其美?中資行的整體人工、B仔等,與外資行又是另一個世界,所以,最好還是別把利是這類小恩小惠太放在心上。

派利是的時候,派的抑或是收的,總要備上幾句恭喜說話。金融人迷信者眾,「新年快樂」應了股市「落」的忌諱,懂得避諱的會自動說成「新年快上」。錢在金融人眼中比天大,「財源廣進」、「橫財就手」等與發財有關的祝福說話,往往最受歡迎。年紀漸大,也明白「身體健康」非必然,有健康才有力量賺更多的錢。至於其他「開機大吉」、「股運亨通」、「生意興隆」等,說給上司、高層們聽就最順耳。不過,有些祝福說話卻不是人人都受得起,像「連生貴子」、「添丁添財」等,就最好不要說給投行Front Office女同事聽,因為這並非人人「啱聽」。

生仔,是不少女士的事業,但對於職業女性來說,這是一個要格外「諗過度過」的計劃。當然生仔定必要計劃周詳,但即使政府宣傳增加產假、侍產假再多,飯碗至上,不少女士們仍對此卻步。「生仔就預咗會冇咗份工!」這是一個懷孕的前女同事的語錄,一語成讖,不肯定與生仔有沒有直接關係,她最後也確實離開了公司,而且是被裁的。

沒有上司喜歡女下屬生仔,這雖然算不上是百分百正確,但據我多年觀察及經歷,也算是職場的真理,特別是投行。Middle Office或Back Office等競爭上相對沒有如此激烈的工種還好些,但Front Office卻並非如此。細細一數,在我過去10年在投行FO工作中,起碼已親眼見過八九位女同事,在產假後回來不久就被裁,而相似事件在行家口中,也聽聞在其他投行出現過。

投行是最功利、最重盈利能力的行業,當一位女同事懷孕後,高層們總會自動覺得,女同事又產檢又安胎,請病假少不免,付了薪水豈非蝕本?法例規定懷孕同事炒不得,確實也有人會「恃胎生驕」,以為「大肚」就等同免死金牌,乘機將工作推給其他人;但即使是安份的同事,高層們也會嫌棄她們懷孕後的貢獻減低,孕婦的身體狀況也確實支持不了再勞碌工作。這些明顯地歧視孕婦的想法,雖然講不出口,但心裡這樣想,再付諸實行的上司確實不少。同情心?「咩嚟架?食得架?」

懷胎十月事小,產前產後的十數個星期產假事大。投行最忌是失卻了存在價值,當某女同事因產假而消失三個月,但該部門的P&L卻見不得受影響時,上司第一個想法是:「哦!原來冇咗佢,賺錢都唔會少咗。」,再下一步的想法是:「即係呢位女同事冇乜存在價值啦?即係我炒咗佢,都唔會有影響啦!」礙於法律,孕婦炒不得,產假期間也不方便「炒魷」,於是等她從產假一回來,就著手除去新晉媽媽大行動。剛成為媽媽的女同事,畢竟離開了崗位幾個月,要Pick Up也要些許時間;再加上心繫嬰孩,有人會全天候用手機直播家中傭人的湊B現況,也有人會不時走開泵奶,總之工作上比不上產前熱心,這些都成為了上司手起刀落的磨刀石。

「你生仔期間,發覺冇咗你都冇影響,所以決定縮減人手。」「你生完仔返嚟,都冇心做嘢嘅,日日都睇住手機直播,又遲到早退,所以要炒你。」不不不,這是上司的內心想法,但是說出口會構成歧視的真話,倒不如用回經濟不景、公司要縮減人手、每張枱都要交人等傳統理由來裁員,怎說也冠冕堂皇得多。這些說法,天知地知上司知產後媽媽知,都是掩飾,但公司只要補足錢,也確實滴水不漏,沒有甚麼可以挑戰,畢竟投行確實是經常裁員,人來人往。新晉媽媽只好領著支票,離開工作的戰場,全心投入育兒的另一個戰場去。當然,工作只是工作,但生仔卻是人生大事,如何取捨,相信很多人也很易作出抉擇。

生仔要有被裁的覺悟,這是沒有人會說,但職場人人都知道的道理。有人說,「生仔搵命博」,其實除了命,還要「搵份工博」;廣東話俗語有云:「生仔同閻羅王隔張紙」,除了閻羅王外,冒著失去工作、薪水的風險,與財神何嘗又不是隔張紙?

羅仕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