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朝換代】低欲望社會 香港的2019年

文章日期:2019年1月2日 17:35

去年日本有一本暢銷書叫《低欲望社會》,據聞不少日本人也有共鳴,而香港人來到2019年,既對政治心死,又碰上經濟遇冷,似乎無可避免要步入低欲望年代。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去年8月,以《香港可能是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地方》為題寫網誌,引述報告指出,香港出生率全球尾四,但他推斷,撇除「單非」嬰孩及外傭在港所生子女,本港實際生育率或較政府公布的1.126更低,「可能是世界上最低」。

沒錯,香港人不願意生育是客觀事實,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本地2017年出生率為7.7%,較1986年的13%跌近一半,迫近2003年歷史低位(7%)。但香港人並非未曾對未來懷有希望,2003年至2011年期間試過遇上「嬰兒牛市」,在這9個年頭,出生率由最低位7%急升至歷史高位13.5%。

背後原因,不妨以客觀環境因素推敲,自2003年起那段期間,在沙士、負資產的陰霾下,香港政治及經濟漸見復甦:政治方面,香港人的團結力量,似乎有用,推動了一點點民主,爆發50萬人舉行反23條立法遊行,不但成功推翻23條立法,還間接令特首董建華下台;經濟方面,當時香港經濟受惠內地而起飛,全城沉醉於阿爺送大禮,卻不知悄悄輸入通脹,谷起樓價和物價,但那就是後話了。

來到2019年,香港人仍很氣餒,先撇開政治,只談經濟,樓價縱然開始下跌,大部分人仍然買不起樓,轉移終日為資助性房屋吵吵嚷嚷,政府要搶地起公屋和居屋,令市民逐漸失去向上流的野心和動力,估計很快就像《低欲望社會》作者大前研一所指,無論物價如何降低,消費無法得到刺激;經濟沒有明顯增長,銀行信貸利率一再調低,而30歲之前購房的人數卻依然逐年下降;年輕人對於買車幾乎沒有興趣,奢侈品消費被嗤之以鼻。

低欲望樂壇,投票給古天樂;低欲望影壇,港產片絕迹;低欲望經濟,MPF揀保守基金;低欲望政治,連投票都會懶。香港,甚麼時候方可否極泰來?

大灣區國舅

其他報道:

【港股收市】新年首個交易日恒指瀉近3% 國指創近兩年低位

【血汗錢】康宏:12月強積金人均蝕約7800元 2018全年蝕2.1萬

【有片】專訪何猷君:最想贏媽媽一句Well done

【市道不好】持牌地產代理數目連升9個月終斷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