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言壯語】Home on the range --- 失落的家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2日 18:47

小兒未滿周歲時,我就常常唱一首叫《Home on the range》的歌哄他睡。一次偶然從發聲玩具中聽到這首歌的旋律,勾起了我的回憶,而小兒當時也聽得入迷,所以我就經常唱。現在他即使不明歌詞,有時也會跟著哼。可惜的是,歌詞中的世界,在他的未來很難實現。在他長大後的香港不會有Home on the range,只但求沒有home on the island。

第一次接觸《Home on the range》是在《宋家皇朝》這套戲裡,父親宋查理把三姐妹送到美國留學,離別時小女兒宋美齡要父親唱首歌,他唱的便是《Home on the range》。在離別之際,唱的歌第一句卻是「Oh, give me a home」(噢,給我一個家)。而且這是美國中部堪薩斯州的民歌,與三姐妹要到的東岸相差千里。姑勿論當年宋查理是否真有唱此歌,導演這個安排其實別有用意。

電影的背景是辛亥革命前幾年,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宋查理多年來資助孫中山的革命事業,始終不見起息。宋家三姐妹自小便看過革命黨人被當眾槍斃。歌曲第一句「噢,給我一個家」,這裡的家是理想的國家。

Oh, give me a home, (噢﹗給我一個家)

Where the buffalo roam, (那裡有野牛信步走)

Where the deer and the antelope play; (有鹿和羚羊在嬉戲)

Where seldom is heard a discouraging word, (只有激勵人心的話)

And the skies are not cloudy all day.(沒有遮天蔽白日)

在當年的中國或者很難有這個家,宋查理把希望押在這三姐妹上,他心目中的這台戲是相當宏大,可惜在二女兒宋慶齡決定嫁的是他好友孫中山後,他慨嘆這台戲搞砸了。而事實上,三姐妹一個有財、一個有名、一個有權,可惜終究沒有替人民建立出這個家,一個沒有令人氣餒的說話、沒有烏雲遮蔽天空的家。

再說《Home on the range》這首歌,講述的是勇於開拓新地域的牛仔,在一個草原上定居後的心境。來自印弟安納州的Brewster Higley,於1871年受《移居法》(Homestead Act)的鼓勵,移居至堪薩斯州,可謂開荒的牛仔。《移居法》是指凡年滿21歲人士,在宣誓獲得土地是為了墾殖目的,並繳納10美元費用後,均可登記領取最多160英畝的宅地,登記人在宅地上居住並耕種滿5年,就可獲得土地的擁有權。

Brewster Higley在移居堪薩斯後,於1873年創作了此歌。由於歌詞內容反映早期美國人移民到中西部的情境,所以被稱為牛仔的國歌,亦最終在1947年被定為堪薩斯州的州歌。

小時候看著《宋家皇朝》,只覺得這首歌旋律優美,琅琅上口,但不知箇中深意,到現在才看到關於這首歌的資料。從19世紀的美國牛仔,到20世紀初期的中國政治家,追求的都是一個在山腰上的家,被閃爍的星光照亮著的家(With the light from the glittering stars)。今日的香港人,同樣都只追求一個沒有遮天蔽日的家。

但宋查理在民國最紛亂的時代中不鬱而逝,亂世之中任何人都是身不由己。至於未來的香港人,要到荒島上追求這個家嗎?或許只有創作這首歌的人,才真正能掌控自己的命運。

文濤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