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有C】中國有水難放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日 20:27

倘若有人認為,人民幣貶值8%可以緩解中美貿易戰額外10%關稅帶來的壓力,你應該知道,那人對宏觀經濟認識有限,不要浪費時間嘴嚼、研究他說了什麼。要解釋人民幣貶值為什麼無補於事,大家可以從1985年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及1987年的羅浮宮協議(Louvre Accord)著手,中國正擔心另一件事。

關於廣場協議大家認識較多,是1985年美國在龐大財政赤字下夥同日本、英國、法國、西班牙及德國等國家,在紐約廣場飯店商議將美元兌日圓及德國馬克有序貶值,嘗試增加美國貨品出口的競爭力。這是一般對廣場協議的認知,不過大家不知道落實廣場協議後2年也即是1987年,七國集團(G7)發現即使美元貶值對美國出口無補於事後,在法國羅浮宮召開商議穩定美元匯率的另一個會議。

換句說話,即使美元貶值亦無助刺激美國出口,美國與其他國家出現貿赤是美國自身政策上的問題,時空轉換在今天的世界,即是即使人民幣升值削弱中國商品出口的競爭力,對美國刺激出口及削減貿赤也不會有甚麼幫助。

對於廣場協議拖垮日本經濟大家或許聽得比較多,普遍認為以美國為首的多個國家聯手迫使日圓升值,間接迫令日本經濟爆破繼而出現逾20年的迷失,至於中間如何間接令日本經濟爆破,大家不太理會。搞清楚邏輯的話便會明白,日本經濟爆破前其實先出現泡沫,泡沫來自當時首相中曾根康弘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中曾根康弘為了抵銷日圓上升導致出口減少引發的經濟衰退問題,他選擇推出透過擴大公共投資及放寬貨幣政策去「挽救」經濟,結果資金都流向股市、樓市等資產領域,引發超級泡沫。

目前中國面對相同的困境,即是中美貿易戰令中國出口受損,出口放緩有機會觸發中國經濟硬著陸。中央透過讓人民幣有序貶值只是權宜之計,一方面希望出口美國的訂單不會因為10%關稅而大幅減少;其次是增加美國以外的出口訂單。說讓人民幣貶值是權宜之計,因為人民幣貶值雖然可以保住國際收支平衡賬內的貿易賬,但同時對資本賬購成壓力,因為沒有投資者願意在人民幣貶值下繼續前往中國投資,間接令股市、樓市受壓。

人民幣貶值過急同時引發資金流走是另一個嚴重問題,一旦漩渦形成民間出現2016年的走資潮時,要用更大的力度才可以扭轉或煞停。汲取日本過度擴大公共投資及寬鬆貨幣引發的泡沫教訓,除非中國經濟出現崩潰,否則中國不會盲目放水,憧憬大水漫灌的話,可以死心。

李鴻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