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老散愛小米?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2日 19:33

金融市場近期有句諺語,叫「偷雞不成蝕小米」,所說的是本港首隻同股不同權的新股小米集團(1810),終於在本周上市。小米招股上市期間風波不少,全城唱淡下,估值不似預期,集資規模不似預期,招股反應亦不似預期,破發似乎是意料中事。豈料上市首日表現也不似預期,是跌得不似預期般多,首個交易日只是輕微下跌,小米雷總應該要好好感謝保薦人的護盤有功。

風水輪流轉,正當市場預期小米沽盤陸續有來,更有媒體表列做淡小米方法一覽供散戶參考;想不到小米上市次日,股價竟然大爆發,不單止成功上水,更曾出現逾一成的升幅,一時之間,市場風向大轉。既有沒份保薦包銷的大行,發出了一份目標價為30元的唱好報告;又有恒生綜指出手打救,讓北水本月下旬便有機會南下「得米」;再有富時指數打破常規,火速將小米納入指數內,指數基金被逼焗買。三管齊下,最開心肯定是身家因股價回升而暴漲的雷總,還有得罪了所有本港媒體的小米PR,因為焦點再度回到股價身上,將其低劣得可列入教科書災難示範的的PR手段拋諸腦後。

小米招股反應冷淡,最終要以下限定價,眼見股價潛水後竟然火速回升,不少散戶或許會很「揼心,畢竟曾經有一隻中籤率100%的新股擺在面前,我沒有珍惜,就連上市首日潛水也不敢去「撈底」,等到股價上水的時候才後悔莫及,魚缸內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肯定有老散會歸咎於股評人唱淡,令他們錯失賺錢良機,也肯定會有人說誠哥無寶不落,早知跟誠哥買總沒錯。然而時光倒流三十天,回頭再看小米上市期間發生的事,你真的夠膽去抽這隻新股嗎?

偷雞不成蝕小米,說小米是「偷雞」,只因它在上市過程中,確實存在不少「偷雞」之處。首先偷的是市場的「雞」,挾著為同股不同權創先河的聲勢,替小米保薦的幾間大行,在最初申請上市的消息傳出時,搶先「有咁大吹咁大」。聽說最「狼死」的估值,曾經吹至逾千億美元,折合近8,000億港元。無他,只因市值吹得越大,如果最終能以該高估值掛牌,保薦人的分成有機會就越高;而該批保薦人如能為小米上市這單「世紀大刁」 打響頭炮,未來更多獨角獸企業赴港上市,財源自然滾滾來。當然,保薦人狼,市場投資者也不蠢,市場認為小米不值如此高估值,股份最終只能以下限定價。

小米再次「偷雞」,偷的是內地監管機構的「雞」,你或者會問,連阿爺的雞都敢偷,難道雷總吃了豹子膽?你看,小米整個偷雞過程,內地媒體章回報道,小弟只是依書直說。大家還記得,小米本來想CDR與港股同步上市嗎?中證監在六月突然加快本來只聞樓梯響的CDR落實方法,為的當然是想為小米開綠燈,想讓這隻手機巨擘成為首隻以CDR方式上市股份,為後來者樹立好榜樣。有心算無心,小米看穿內地監管機構的焦急,毫不客氣地獅子開大口,逾千億美元的估值沒有了,也希望藉新政策「唔衰得」的前題下,提出700、800億美元的估值入閘一闖,卻反而更觸動了中證監的神經。

純粹睇財經新聞得知,中證監為了審閱小米的上市申請,已經連夜趕工,短時間內作出長達30頁的查詢回覆;然而在估值上,監管機構與雷總似乎存在嚴重分歧,當然這只是媒體報道,當事人肯定不會認。小米的如意算盤或許是這樣的:你監管機構想有人替你為CDR響頭炮,我當然願意當先鋒,但上市也是為錢,既然是國家政策肯定要做,我開了高估值你也不要太干涉,總之我要錢你要面,大家各取所需。然而比起沒面,中證監似乎更怕中國股民輸錢,始終在估值上各不相讓,最終小米為怕CDR延期影響港股上市,到時又要補Stub,牽連更多上市費用和更長時間,才決定孤身南下,投入港交所小加「乜都有得傾」的懷抱內。

眾多有關小米上市的新聞,印象最深刻的是這一段。有內地傳媒就小米「縮沙」暫緩CDR上市尋求官方回應,最終得到獨家的接近中證監人士指:當小米在香港上市後,價格一定會有合理區間,等到合理區間後再發CDR,將更有利市場及投資者。意思即是說,中證監明顯覺得小米定價不合理,所以等香港做爛頭卒,如果小米在本港維持到高估值,不妨讓你風光回A股;但若小米在本港破發,你也別寄望回歸A股能待到好價。報道內的接近中證監人士,饒有深意地說了句「讓子彈起飛一會」,且把今晚的諾言,留待以後一一發展。你以為中證監很焦急嗎?不,原來真正著急的,反而是趕住Cap水的小米。

小米最後想偷的,還有大戶散戶的「雞」。明知招股反應差,外電最初報道小米想用中下限定價,但保薦人明白價定得越高,首日跌得越深,估計必定痛陳利害後,才說服到雷總接受要以下限定價。這也算是皆大歡喜的結局,首日止蝕的蝕得不多,願意多坐一日的更有錢賺。整個股價上落卻害苦了保薦人,如果你是小米管理層,眼見股價次日急漲,豈會不向保薦人大興問罪之師,痛斥其定價錯誤,讓公司集資集少了錢?回頭已是百年身,誰又會記得小米招股反應冷淡到連孖展也抽飛?

指數相繼納入小米,MSCI指數出手是遲早的事,基金買盤或將繼續成為小米的支持。然而即使小米突破20元,市值亦只有約4,500億元,與逾千億美元的最初估值仍距離甚遠。要做黃大仙很難,但做事後孔明卻很易,再一次問,讓你回到三十日前,讓你再選擇抽不抽小米,老散真的愛小米?你真的敢抽?

羅仕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