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神】世界盃中的香港

文章日期:2018年6月19日 18:13

「世界盃可以令人開心,凝聚到一班人,連平時唔睇波嘅都睇埋一份。」昨晚瑞典對南韓,面前的老友如此說,不期然又想到香港人悲觀這個說法,最近特別常聽到,有前財爺曾俊華,也有美國大學教授許如藝在電視節目裏說過,通常是外國回流的人感受尤深。現在香港的新聞彷彿是悲劇小說,愈看愈心痛,對於每日活在惶恐之中的香港人,悲觀不悲觀,又豈盡是隨心所欲。

曾俊華早前在論壇說,香港人總愛懷緬過去,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七、八十年代是光輝歲月,今日經濟常有人說被上海、深圳超過,政治更早已掉進深淵,至於文化,就連廣東話都被官方指不是母語,明明說河水不犯井水,香港卻不知不覺間被批評得體無完膚。很多事以前沒有想像過在香港會發生。香港人一直信賴的港鐵(0066),工程彷彿沒有顧到往後數十萬的生命,承建商錯漏多得像一本揭不完的字典,至今仍幾乎日日有新聞,謂之豆腐渣亦無過矣。觸犯基本法的一地兩檢條例在大律師公會反對聲浪中通過,迎接的是政府的一片歡呼聲。還有《鏗鏘集》最近重提,三聯、中華、商務印三間書店均與中聯辦有關,但受訪的市民愛理不理。不管用不用過去來比較,香港人也不得不悲觀,沈溺於過去也許是一帖麻醉劑。

近期電影《中英街一號》用六七暴動與雨傘運動來比較,前者反英後者反中;姑勿論兩者相比是否恰當,六七暴動換來的是麥理浩十年建屋計劃,懷柔安撫民怨,而雨傘運動得來的是清算一代人。當初普選承諾固然落空,連梁天琦、周庭等先後亦被剝削參選資格,即使獲民意授權的議員亦被釋法DQ,平民的參選權一併被收回,梁天琦更被判囚六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頓成空話。愈緊張香港前途的人,總愈被潑冷水。

時至今日,當初曾經咬牙切齒的不少年輕人陸續罷看新聞,返回平凡的日常,找份穩定的工作過日子,但求來自物質的快樂,或金錢帶來的安心,而事實是,除此之外香港人心底剩下的只有無盡的不安,自《中英聯合聲明》以來未曾止息,卻只有日深。現在的歌舞昇平,大概似行刑前的一碟雞髀飯,能吃多少便多少,不然,又有多少人能直接肩負這份恐懼?墨西哥測到地震,有說是當地球迷太興奮,若是如此,也難怪香港幾乎從不地震了。

然而只有掩耳盜鈴地過活也於事無補。29年前六四事件發生後,倪匡在《今夜不設防》裏說:「我覺得香港人表達情緒嘅事,已經全部做到足,以後香港人要做嘅嘢要比較實際啲,表達情緒已經對件事無咩幫助……所以香港而家一定要維持穩定,一定要維持香港人以前做嘢嗰種作風,努力工作,維持香港人喺國際上嘅地位,香港人喺國際上嘅地位愈高,將來俾人屠城的機會就愈少。」近期中國政府自中興(0763)一度被制裁後,立即資助香港創科計劃,地底泥擢為掌上珠,川劇的變臉都在一瞬之間。

要顯得有價值,要活過來,應是活得與大陸不同,卻不是帶頭諂媚與大陸接軌。曾持有英國護照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也好,自豪在海外管理多條鐵路的港鐵也好,當年無理否決候選人的選舉主任也好,也該懂得一旦壞了國際標準,我們甚麼都不是了。做人要想的,不應只是當下的物質快樂,還有下一代,這可能是萬物唯一比人類更懂得的道理。

賈文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