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君爭產】盤問中感不適停訊五分鐘 羅老太:激到我肚痛

文章日期:2018年6月7日 18:59

羅老太羅杜莉君撤換信託人匯豐一案今午續訊,代表匯豐信託的資深大律師Paul Girolami盤問羅老太時指,其實在2016年2月羅老太聯同三名兒子到何韋鮑律師行,草擬信件發出新指示時,並未正式對匯豐信託發出指示購入鷹君股份,質疑她當時是否知道投訴匯豐信託甚麼。羅老太則回應不記得當時信件內容,反而在聆訊結束前投訴匯豐信託曾去信給她,指她無權及無資格去過問事件。

羅老太指,記得在2006年初到中倫律師事務所時,有6名子女出席,包括三子鷹君(0041)主席羅嘉瑞、四子瑞安房地產(0272)主席羅康瑞、五子羅鹰瑞卻沒有出席,但是她不清楚亦不知為甚麼這樣,只知道有幾個兒子安排,包括長子孔瑞、二子世紀城市(0355)主席羅旭瑞及孻子新福港集團主席羅啟瑞。在Paul Girolami問到,當年在1月4日署名的意願信件中時,是否要從嘉瑞方面取回鷹君控制權時,羅老太說:「嗰時未有咁諗」。對於律師提到該意願書,是否要求子女要達到大多數決定時,她說聽不懂。

至於在口供纸上,Paul Girolami指羅老太提過,得悉嘉瑞、康瑞及鷹瑞曾向她提過已經在家族信託失去控制權及話事權,與她的理解有出入,後來嘉瑞、康瑞及鷹瑞透過匯豐信託的Paulina Lau,要求和她開會,在與信託人開會有結果前,要求暫停執行1月4日的意願書方面,羅老太回應說:「無做過」,更認為口供纸所述不正確,亦未見過有關內容。她亦記不清楚透過電話和Paulina討論暫停執行信件的事情,只記得出信投訴匯豐信託,無論她投訴及要求取回錢均不執行她的指示,似有人「撳住」,在匯豐信託不聽話下,便要求取回錢。

羅老太又說,之後轉由何韋鲍律師事務所跟進及草擬16年2月24日的信件。Paul Girolami問到何韋鲍的律師如何得悉要在信件上寫上甚麼內容時,羅老太:「有啲仔幫我講,有大仔(孔瑞)、細仔(啟瑞)、中間仔(旭瑞)三個幫我做呢啲㪐㩿嘢」,至於當時信件書寫甚麼內容方面,她則謂:「唔知,ask me so many questions」,Paul Girolami回答:「I understand that」。羅老太不諱言當時有人解釋信件內容,但是她現時不記得。至於在有關信件中,提到受託人沒有充份理由拖延1月4日的意願書,又指Paulina Lau在1月21日和她說過不執行1月4日意願書方面,羅老太則說,沒有和Paulina講過這番說話,又形容情況「咁複雜」。她只希望匯豐信託看過信件後,「叫佢聽話,叫乜做乜」。

Paul Girolami再跟進當時羅老太對匯豐信託的投訴時,羅老太即回應稱:「叫佢買股唔做,限定2個月買40股...,買400股,太多...唔講得出來」,但是當律師提醒她,發現當時未向匯豐信託正式提出購買鷹君股份時,羅老太稱:「最近無」,並謂不記得日子,不記得所有東西。至於在律師追問羅老太為何當時要投訴匯豐信託時,她則說:「無原因,唔聽我話,攞番錢,係咁多」,又謂想將家族信託的錢全部取回,直言:「唔聽我話,乜都唔得,攞番係應該喎,天公地道」,並批評信託沒有回信。

在今日聆訊中亦發生小插曲,羅老太一度因感不舒服,要求法官批准叫停聆訊五分鐘,在庭外時羅老太訴說:「激到我肚痛」。在聆訊尾聲時,法官陳嘉信指,恐羅老太不明白問題及所有文件外事情,認為盤問或令她混淆事情多於搞清楚事情,Paul Giorlami則預算明日上半節盤問完畢。跟著羅老太出聲指:「匯豐仲寫信畀我,寫咁多,話我無權、無用,無資格去問呢件事,無權問?嬲到我啊!」,經過一輪宣洩後,臨尾她向陳官致謝,陳官罕見面露笑容說:「盡我職責」。

記者:陳偉燊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