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君爭產】匯豐信託: 要求增持鷹君涉超越自由增購權額度

文章日期:2018年5月31日 17:27

鷹君集團(0041)羅老太羅杜莉君申請撤換信託人一案,今日續由代表匯豐信託的資深大律師Paul Girolami陳辭。他指出,當提出及成立信託,已等同將權力授權信託,信託亦不能夠將其履行的義務去貿然改變。同時自2004年羅氏家族既將部分股份約9%分配予多名受益人,後來家族信託在鷹君持股再降至33%左右,但是因按自由增購權每年2%,若有人來信要求增購股份,增購比例又超過自由增購權的比例規範,便須按收購及合併守則,向所有股東提出全面收購。作為羅家的信託人,他們需要留意有關情況。

Paul Girolami又稱,羅家信託持股儘管降至33%,未致如持股五成以上般取得有效控制權,甚至要靠家族其他成員持有股份,去達到對鷹君股份的有效控制權。同時只要家族其他成員持股在信託以外持股低於三成,就算兩者持股共有五成以上,亦可以不用觸及全面收購觸發點,甚至可以向監管機構提出申請豁免全購,為家族持股帶來保障。

他續指,在前述機制下,無論鷹君遭遇第三方提出敵意收購,或有人聯同另一方合作並成為一致行動人士去收購三成以上股權,以至遇到有人向家族信託提出收購,家族信託以私人配售手上所有持股,均容易導致任何買方因為觸及持股增至三成以上的全面收購觸發點門檻。一旦家族信託與鷹君主席羅嘉瑞產生衝突,與家族之間變成非一致行動,家族信託一旦停止羅嘉瑞職務,羅嘉瑞只要持股三成以上,或聯同其他人持股三成以上,便需要按例全面收購。家族信託因此可在持股僅三成以上,便能夠有手段力阻任何人來犯。

不過,在成立信託時,無疑可以有權新增或撇除某些合資格受益人,但是若要將某些人撇除在信託成為合資格受益人,Paul Girolami稱,被撇除者將造成不必要的永不超生。

在處理家族信託分散投資方面,Paul Girolami說,一般家族信託均尋求分散投資,若未能達致分散投資,很多時與信託資產未能夠賺錢有關。若出現集中風險,便出現將所有資金簡單集中在高風險資產的情況,既不易鎖定收益,又易在資產跌價時出現極端損失。

Paul Girolami又指,就算成立信託前,成立人就算事前已訂立意願書,全權信託就算要行使權力時,也要隨時代而去因應轉變,非一成不變。意願書亦非去規範家族信託的一套法律,去判定家族信託有否違反信託人,主要是按一套相關法規去行事及去進行合規規範。

記者:陳偉燊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