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有C】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3日 19:19

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噪音問題由來已久,是不是「殺街」取消行人專用區便可以解決問題?街道不見了,人還在。

油尖旺區議會在周四(24日)召開會議,兩個關於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議程分別有由經民聯提出的「『表演』嘈到拆天 『取消行人專用區』別無他選?」以及由民主黨提出的「『行人專用區』運作失控 強烈要求政府設發牌制度加強監管」,理論上前後兩個議程沒有衝突,即是可以同時取消行人專用區及就街頭表演設立發牌制度,不過政府似乎沒有興趣設立發牌制度。

旺角行人專用區早在18年前即2000年12月開始運作,由最初只有三幾位街頭表演者到今天街頭街尾超過20個單位,即使兩度縮短行人專用區運作時間情況亦未受控制,所謂的失控在於行人專用區的噪音分貝長期高企在90至100,而連續8小時噪音分貝達到85或以上將令聽覺受損。數據顯示,旺角行人專用區涉及噪音的投訴亦由2011年每年的592宗大幅增加至2017年的1216宗,增加超過1倍及創出有紀錄新高,問題出現了,究竟可以怎樣解決?

為此區議員提出「殺街」,取消行人專用區後那些街頭表演者自然各散東西不復再,這是支持「殺街」的經民聯或民建聯區議員所想的,但我不同意。首先,永久取消行人專用區不等於以往表演的團體會消失,而行人專用區亦不是旺角獨有,意味原來在旺角表演的單位有機會移師到銅鑼灣等其他行人專用區;其次是除了表演單位除了音樂外,還有其他包括創意藝術、攝影、戲藝及街頭手工等沒有產生噪音的表演單位,這些都因為「殺街」而受到影響。

目前街頭表演流行於世界各地,外國甚至專門研究怎樣可以在街頭表演中獲得最多的捐獻,例如衣著不可以太光鮮或太過襤褸,團體表演較單人表演優勝等等。大家走到倫敦、紐約、新加坡以及台灣街頭都可以看到不同形式不同類型的表演嘉賓,世界各城市均採取發牌制度而不會因場地問題或噪音問題而一刀切抹煞了街頭藝術。以倫敦為例,倫敦地鐵及高雲花園(Covent Garden)均設有街頭表演發牌制度,前者由專業人士及地鐵職員聯合評核,以表演技巧、音樂造詣、曲目及原創作為評核準則,讓表演者在25個地鐵站內共39個指定地點進行表演。

我們的政府習慣以消極的方法處理問題,「殺街」不等於「殺人」,表演者不會因為場地而貿然放棄街頭表演,政府應該考慮如何透過發牌機制進行規管,至少我相信經過評核,旺角不會只充斥劏豬的大媽。

李鴻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