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任性

文章日期:2017年11月16日 20:09

27歲已過了好幾年,雖然未能達至《陀飛輪》歌詞中所說的「應該有已盡有,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也講究」,但出道十年,三餐養活得起自己,一個月食一兩餐好,一年去一兩次旅行,總算負擔得起,應該算是個不過不失的80後,我滿足。

環顧身邊年紀差不多的同學、朋友,似乎混得不錯的人也不少。少部分高薪厚職的,早在兩三年前已經買樓,令人稱羨。大部分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工作多年,普遍屬於職級階梯中的中層,向上有比自己年長的70後尾、80後頭「頂住」,再升職似乎不是易事;但向下已有兩、三個Junior可供差遣。最Routine、最Tedious的Daily Work,已有小朋友代勞。當然在我的圈子內,大部分舊同學都是從事金融業。生活雖然刻板而沉悶,但卻穩定中有序,正所謂「三十而立」,30歲後能夠擁有一份收入不俗的工作,是成家立室的保障。

不是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成家立室,同學之間,總有幾個被世俗稱為「怪胎」的人,別人會說他們任性,但他們卻會說是堅持夢想。同學A是「怪胎」之一,一向關心環保的他,大學期間已經常當義工去海灘執垃圾。成績不俗的他,畢業後沒有隨波逐流地投身金融業,反而到了一間名不經傳的小型環保NGO工作。曾經無知地問他,如想從事環保工作,為何不去Greenpeace等更有名的組織效力,起碼資源也較多。豈料他答了我一句:「嗰啲大組織我唔去做,都繼續有資源運作落去,但呢度,如果我唔去幫手,就無人幫了!」我承認,那刻我有無地自容的感覺。

同學A的生活也貫徹他的綠色理念,慶幸他有個與他志同道合、同樣從事環保工作的女友,和他在元朗租了一個小村屋單位作居所,平常以單車代步,再配以公共交通工具出入。坦白說,兩個任職NGO的人,收入有限是常識,生活物質雖然算不上豐富,但精神上卻感到富足。再坦白一點說,要習慣了城市生活的我回歸大自然,我肯定做不到,也不願意去放棄較高的收入去做這類有意義的事,這是選擇,也是多數人的取捨。可以想像,總會有些因循的人,例如同學A的父母,會認為這是任性,但正因為難得,我對他們才更佩服。

同學B是另一個曾經被標籤為任性的舊同學,為甚麼用「曾經?因為今時今日的他,已經與任性扯不上關係,他是一個飛機維修員。同學B會考成績勉強過關,中七高考結果不太理想,但也總算「掹車邊」獲得了入讀大學的資格。然而自少對機械抱著極大興趣的他,卻毅然選擇放棄學位,決定投身飛機維修的行列。這個「任性」的選擇,引起了同學B父親的強烈反對。沒辦法,老一輩對大學有近乎痴戀的執著,總迷信讀了大學等如將來可以名成利就。同學B的堅持,代價是家庭關係決裂。你可以說他是任性嗎?

好戲在後頭,同學B修讀飛機維修的在職培訓,整個人像開了竅般屢獲佳績。或許興趣真是莫大助力,在汗水交織下,同學B在飛機維修的仕途上平步青雲,除了獲得專業資格外,亦順帶補回了大學學位,與家庭的關係亦大有改善。時至今日,同學B是註冊的飛機維修工程師,聽說人工接近6位數,比不少「捱驢仔」跑數的金融業同學更好。你說他任性?如果沒有當初任性的堅持,怎能有今日的成就?

說了同學A和同學B這兩個例子,大家以為我想說任性未必是錯嗎?不,我想說的是任性也有很多種。認清方向,選擇一條與別人不同的路再堅持,捱得下去,這種任性是值得鼓勵的,像同學A謹守綠色生活的原則,又或同學B忠誠面對自己的興趣。他們的任性,只是不跟從大眾眼中的青雲路,而是選擇一條較少人行的路,以達到他們眼中的目標。相反,很多人的任性,是他們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想怎樣,但卻說不出自己想怎樣。同學C的任性,就是這一種。

同學C是同屆同學中,「撈」得較差的一個。畢業時,與不少金融相關學系同學一樣,投身了Big Four的懷抱,然而只是做了兩年不夠,就辭職不幹了。「你知唔知有幾辛苦、隻job有幾wok呀?我唔想十年之後,仲坐緊喺電腦前面做緊audit囉!」清楚知道自己唔想wok,但想做甚麼呢?因為有些許會計背景,同學C去了一間證券行做internal audit,但因為未考到牌,要從初級做起,想不到又是做了一年多,他又辭職了。「成個部門得幾條友,咩都係我做,人工又唔係高,又睇唔到有咩前途,唔通唔走咩?」用了四年時間,終於清楚自己接受不到workload太高及人工太低,但這不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嗎?

接著幾年,同學C好像又轉了幾次工,每份工的任職時間,普遍不超過兩年。有人說,「跳槽」是加人工的最佳方法,只因老闆不會嘉許忠誠的員工,卻願意付出更高薪金到外面挖角。這某程度上是對的,但必須建基於你仍從事著同樣的工種,靠經驗才叫到更高價。然而在同學C的案例上,由於他每做一份工的時間不長,便會再轉去其他工種,根本累積不到相同範疇的經驗。轉工時人家當他是Junior,最終只得個吉。經過那些年,同學C到底清楚知道他想怎樣嗎?我年多前在同學聚會上問過他。「唔知呀,總之唔好辛苦,準時放工,人工唔好太低,唔好太悶,個個打工作都想咁啦!」對,這是人人都想要的「荀工」條件,但不是目標和方向。

想不到自己的方向嗎?很簡單,暫時收起你的任性,以錢為目標,打份人工最高的工,儘快儲得最多的錢,有錢就可以任性了。

羅仕揚

(本專欄文章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