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牛市中的輸家

文章日期:2017年11月2日 19:21

如果說現在是牛市,應該沒有人會反對吧?

港股由年初至今升了幾千點,關關難過關關過,兩年前的大時代高位輕鬆突破後,就算近期上升力度稍竭,兩萬八關口依然牢牢守住,逼近十年高位。難得的是,大市上升之際,投資者未有出現亢奮性的追買,藍籌股仍保持亦步亦趨的上升格局,二三股亦未有「喪炒」,遠遠未達至「全民皆股」的瘋狂程度,這亦是不少股評人認為大市仍未見頂的原因之一。

投行工作得太久,會對股價變動失去敏銳度,究竟大市是否瘋狂?散戶投入程度有多高?平時會「玩吓股票仔」的羅師奶,即本人母親,是我的風向儀。無可否認,羅師奶今年在晚飯間談起股市的次數,確實比去年頻密,小斬獲或許是有的,但她與她的師奶朋友團,卻似乎未有嘗到大牛市的「大茶飯」。牛市中,大家對賺錢故事見怪不怪,坊間更傳出一注融創(1918)獨贏幾億的傳奇;但凡事有兩面,牛市中一樣有輸家,而且可能存在於你和我身邊。

究竟買了甚麼,才會在牛市中變成輸家?如果有投資者在年中買了細價股、莊家股短炒,又碰巧遇上今年名噪一時的「粉塵大爆炸」,確實有機會損失慘重。

不過,細價股洗倉是無論在牛市抑或熊市,都會發生的人為事故;買得這類股票,賺錢是運氣,蝕錢也怨不得人,根本不能說是輸家。基金經理有所謂的「跑贏大市」的KPI,意思是即無論是升市或跌市,總之表現優於大市,就算是「交到功課」,難道在股災年,也要基金交出正回報嗎?同樣原理apply落輸家法則,牛市賺錢易,若果一個緊貼大市的投資者,非但不能交出合理回報,反而多次買中股也「食唔到」,顯然就是牛市中的輸家。

楊太是羅師奶的股友之一,雖然她們不是那種會在銀行、證券行內「打躉」的「磨爛蓆」師奶群,但閒來無事,飲茶、逛街時的話題,總離不開股票。聽羅師奶說,楊太是典型的「贏粒糖、輸間廠」式散戶,進出股市的次數雖然頻密,但每次的注碼不大,金額高過5萬元的交易,一年應該不超過5宗。說她是「贏粒糖、輸間廠」,只因她對獲利極心急,舉例說,當她買入的股份升了幾個價位,便會急不及待獲利,但計及洗費,獲利可能只有幾百、甚至是幾十元;但另一邊廂,她又極其「坐得」,當買入的股份跌了幾個價位,她不捨得止蝕,反而繼續持有等反彈。這亦是不少散戶的通病:止賺不止蝕,結果整個倉中,只剩下已累積不少跌幅的「蟹貨」。

楊太這種細注、幾格走、不止蝕的策略,如果在過去幾年的牛皮市中,問題不大,反而大市沒有單邊的明顯方向,其他人獲利機會不多,「埋單」計數或者和其他以不同策略部署的投資者,沒有明顯分別。然而一到牛市,高下立見,訂下止賺策略的人,未到價不肯走,而大市今年越升越有,肯等多幾日,到價機會甚高,投資者亦因此能獲得更高利潤。止賺的相反是止蝕,牛市中也有弱勢股,跌穿支持位便果斷「打靶」,不要嘗試等翻身,寧願利用同一筆錢買其他股份再「博」過。這些都是不少投資者經常採取的策略,但卻並非楊太的哲學。

首先要分享的,是楊太買吉利汽車(0175)的事跡。或許有人會問,吉利不是今年大升特升的藍籌之一嗎?就算任何時間買,今年應該也有錢賺,楊太如何連買吉利也變成輸家?吉利的升浪是由去年十二月底開始的,當時股價只有約7至8元,對比今日約25元的股價,只能嘆一句「這些機會不屬於我」。楊太在一二月時開始關注這隻汽車股,但一直等到三月中吉利公布末期業績前,股價約在12元左右才上車。結果業績未公布,股價輕微回落至11元左右,心急如焚的楊太,正埋怨自己是否「陀衰家」之際,吉利在業績後重返12元。楊太眼見股價「返家鄉」,也未及理會手續費等雜項開支,便急不及待先行平倉,才同時將及後逾10元的潛在升幅變成泡影。

「沽早咗」的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也並不局限於今年內買的股份上,比亞迪(1211)是另一隻令楊太飲恨的股份。楊太的比亞迪持倉是去年購入的,當時股價約50元左右。大家到任何一報價機看看日線圖,比亞迪股價在去年底曾失守40元,「好坐得」的她當然沒有止蝕,任由持股變成「蟹貨」,之後股價圖一如已被certified的死者心電圖一樣,在40元附近維持一條直線長時間。楊太等了又等,終於等到比亞迪在今年九月開始發力,然而她在股價第二日開動時,便以53元左右沽貨獲利。持貨一年,一手獲利僅1,500元。更痛心的比亞迪近期曾高見80元以上,要「摸頂」沽當然有難度,但贏多10元、20元應該不是難事。楊太又再度上演「有食唔食」的高難度動作。

記得今年四月,港股炒作「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概念嗎?正所謂「執輸行頭」,師奶炒股愛聽消息,楊太也在4.3元左右接火捧,買入兩手當時熱炒的水泥股金隅股份(2009)。雄安概念的炒作轉瞬即逝,楊太持股變成「蟹貨」,至今仍在等待「返家鄉」。可以想像,當雄安概念下次再「落鑊」,楊太應該又會急不及待在4.5元沽貨,結果持貨長時間,獲利只有幾毫,貫徹她一向的投資風格。

「媽,你聽埋楊太講咁多『膠』嘢,你唔教精吓佢?」這是我向羅師奶提出的疑問。「牽涉到金錢轇轕,都係少講為妙,萬一你叫佢等多陣,結果個價又真係落咗,到時怨我咁點算?」師奶果然有一套獨特的處世哲學。牛市中的輸家,或許就是這樣煉成的。

羅仕揚

(本專欄文章不代表明報立場)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