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仕揚blog】跨代妒忌

文章日期:2017年10月26日 21:35

作為「打工仔」,就算你高薪到任職投行,依然逃不掉你是「打工仔」的身份,依然需要為老闆服務。老闆不一定是公司最終決策者,任何高級過你、可差遣你的,都是老闆。老闆的每個指令,緊繫著你每天的工作量,他或她的一呼一吸、一顰一笑,是你能否準時收工的指標。有人說,一份工作「筍」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的老闆有多好。在職場上久歷滄桑後,相信不少「打工仔」都深表認同。

不過,若你回到十多年前大學畢業時,你對好老闆的定義,會否有所改變?年輕的時候,勇字當頭,對工作充滿憧憬,「蝕底」不要緊,最緊要「學到嘢」。那時候的你和我,不會對工作量斤斤計較,也不會埋怨「點解人哋少嘢做過我都高人工過我」,反正作為職場新鮮人,最希望的是從工作中獲得經驗,從而培養出純熟的實戰技巧。那時候,一個能夠「教到你嘢」、「肯俾機會你」的老闆,很肯定會被初出茅廬的你覺得是個好老闆。Jacky也一直覺得,他第一份全職工作遇到的老闆Ben Sir,是個好老闆。

Ben Sir是某間中小型證券行的研究部主管,他與真‧Ben Sir有著相近的特徵:說話幽默、會講粗口,亦喜愛作育英才,遇上後輩有甚麼做得不好,必定先以粗口問候,再傳授正確心法,聽說很多上一輩證券業「老鬼」,都喜歡用這種方法教導後輩,吸收到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Jacky投身Ben Sir麾下,也是因緣際會。畢業那年,金融海嘯,Jacky選擇根本不多,細行Offer成為了最後的一根稻草。八月初,Jacky無驚無險,開展了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

上班的第一個月,剛好是企業業績期,研究部的工作量雖然有所增加,但實際上亦相當有限。細行的分析團隊人數不多,主管Ben Sir、分析員一個Senior一個Junior,連同剛畢業的Jacky,合共只有四人;工作亦算簡單,出席分析員會議的資格當然沒有,日常運作是消化市場及熱門股份資訊,參考大行撰寫的報告,再轉化為簡單易明的要點,讓經紀可以用最顯淺的方法,向主要是師奶的客戶「落咀頭」。Jacky在首月上班也沒有甚麼具體工作,主要負責「執頭執尾」,如買外賣、將pdf內的數字轉化為excel等。Jacky覺得沒有所謂,畢竟全組職級最低是他,就算做些低微的瑣碎工作,也是理所當然。

兩三個月後,Jacky「抵得諗」的性格,開始獲得Ben Sir的歡心,組內同事也對這個後生仔給予正面評價。Senior同事開始將每早send給客戶的市場摘要交給Jacky來處理,而Ben Sir也在粗口謾罵中,向Jacky傳授了不少「睇盤」技巧。上一輩的證券研究,講求的不是CFA等專業資格,像Ben Sir貴為研究部主管,資歷亦只有大學畢業一項。他們對「砌model」的認識是0,亦不太講求分析財務報表等較學院派研究方式;他們擅長的是對市場的感覺,能夠通過看一隻股票的買賣盤,以判斷它有否「爆上」的潛力。大學學過不少理論、閒時也愛炒股的Jacky,所欠的正是對市場觸覺;不過他亦明白專業資格不可少,細行任職的三年,他成功考獲CFA專業資格,而Ben Sir在粗口中對他的循循善誘,他也是心存感激的。

嘉倩BB話齋,一個Comfort Zone入面留三年,可能自己都會覺得悶。畢業三年,某本地銀行的證券研究部向Jacky挖角,他知道是時間要move on了。還記得在細行的Last Day,Jacky向Ben Sir再三道謝,那時Ben Sir對他還是一切正常的,也寄語他要好好努力。懂得「睇盤」技功的Jacky,恰恰彌補了本地銀行內學院派分析的不足,短時間內成為新老闆的寵兒。又過三年,Jacky仕途順利,獲得一間歐資投行挖角聘請為Associate,人工比起畢業時已不止幾級跳。這幾年間,Jacky一直與Ben Sir保持聯絡,對他亦恭恭敬敬,然而自轉會大行的那年開始,Ben Sir對他的態度變了,更漸漸與他疏遠。

不明所以的Jacky,帶著滿腦子疑問,在投行內展開忙碌的工作,是真正需要「砌model」、計目標價的分析員工作。日夜顛倒的生活中,偶爾傳來Ben Sir周圍說他壞話的流言。「舊時成個傻仔咁,連寫吓Daily都未寫X得好,而家仲學人做投行?」、「爬得越X高、跌得越X快呀!」、「X!大行分析員,舊時咪又係幫我去大家樂買焗豬?」、「佢識乜X嘢?所有嘢咪又係我教?投行請佢?請我好過啦!」初時不願相信的Jacky,當聽到類似流言越傳越多時,內心亦不禁猶豫,Ben Sir真的如此看我嗎?我一直視他為啟蒙導師,對他事必躬親,為何幾年間,對我的態度會出現180度轉變?

去年Jacky升VP,與舊同事Gathering時,終於獲得了答案。是當年與他同組的那個Junior同事告訴他的。「Jacky你咁叻仔,你咁都唔明Ben Sir諗咩?佢妒忌你呀!」

老闆跨代妒忌下屬?這是笑話嗎?「佢喺間細行做咗十幾二十年,人工都係得幾萬蚊,你轉兩次會人工已經六位數。喺佢心入面,佢覺得你仲係當年嗰個會犯錯嘅Fresh Grad,覺得你唔夠料,知你而家搵大錢,條氣點會順?佢根本唔相信人會進步!好似我喺度做咗近十年,已經唔係Junior,就算上頭問有冇人recommend升職,佢都從來唔會諗起我,我冇你咁叻走唔到,咪忍佢囉!佢根本唔抵得任何人好過佢!」Jacky心有戚戚然,不願相信這個真相。

聽完這個故事,我對現時成為了我同事的Jacky表達看法:一個連下屬青出於藍也要妒忌的老闆,還值得你尊重嗎?別為一些已經在你生命中變得不再重要的人而婉惜,你不是過得正好嗎?

羅仕揚

●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

相關新聞